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九)



金俊勉一大早就到學校去了,朴燦烈盤算著要先載爺爺去店裡還是先去買菜,卻聽見沙發上在看晨間長青歌唱節目的爺爺慢慢開了口。

「燦烈啊,」興許是他在這裡也住一段時日了,爺爺喊他也喊得自然。「記得提醒俊勉,這幾天是恩仲的生日,叫他去看看。」

突然聽到陌生的名字,朴燦烈有些愣住,隨即清醒了過來。

──莫非「恩仲」,就是金俊勉的前男友?

在鄉下青梅竹馬長大,但是戀情不容於世,最後前男友另娶他人,金俊勉就留在鄉下照顧前男友的爺爺,守著初戀的記憶……或之類的?

雖然聽起來是頗為白爛的劇情,但朴燦烈知道現實生活的起伏跟婆媽劇的情節往往不具備太多的差異。多想了一點,也就自然把金俊勉的過去拼湊了大概。

當天金俊勉倒是還挺早回家的,手裡還提了一袋東西,都是零食小菜之類的,居然還有酒。

朴燦烈從金俊勉手上接過那個並不算太小的塑膠購物袋,一邊拎著走進廚房,一邊半回頭交代著。

「……哥,爺爺說恩仲先生的生日快到了,提醒你一聲。」

說起那個陌生的名字,朴燦烈多少還是有點彆扭。金俊勉自顧自脫了鞋子,跟著走進廚房,語氣倒是莫名平靜。

「嗯,我記得。」

看到金俊勉過度冷靜的樣子,朴燦烈反而有點手足無措。把金俊勉採買的東西一項一項放到餐桌上,他猶豫地探了探頭,才慢慢開口。

「哥……需要我陪哥去嗎?」

大概是他的語氣太過小心翼翼,還在忙著把採買的乾貨放進櫥櫃的金俊勉居然停下手裡的動作,轉過來瞪著他,一雙眼睛凸了出來。

「……蛤?」

「也……沒有啦。」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朴燦烈撇過頭,遮掩似地開始收拾起餐桌上的東西。「想說哥可能不想自己去……反正、就看哥方便啦。」

明明應該是自己基於善意的同情,說出口卻覺得窘迫。朴燦烈自認在社會上打滾了一段時間,說出這種話大多是無關緊要的嘻皮笑臉,更何況平常也沒什麼人會拒絕帶他一個大明星出席生日派對的場合。但今昔不同往日,更何況現在談的是金俊勉的前男友。

還在惴惴不安,金俊勉卻又把頭轉回去了。

把一罐果醬放進冰箱裡,年長的青年才慢慢吁了一口氣。


「──好啊,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朴燦烈的胸口驀然鬆開,一股暖流湧上來。

選套好一點的衣服去吧,總不能給金俊勉丟臉,是吧?



※※※



見車子往距離城鎮越開越遠,朴燦烈還以為金俊勉的前男友住在外縣市之類的,還想靠著車窗睡一下,卻沒想到車速放了慢。朴燦烈緩緩瞇開眼睛,卻發現眼前是墓園。

不是掃墓時節,墓園裡人煙稀疏,但今天天氣還不錯,陽光灑到臉上不算太曬,倒沒什麼陰森的感覺。看著四下無人,朴燦烈也乾脆把平常拿來變裝的帽子、墨鏡和口罩全摘了下來。

見與自己預測去參加舊愛的生日宴會不同,朴燦烈閉上嘴,幫著金俊勉把原本以為是禮物,但現在看起來是供品的食物搬下車,腦子卻還是不斷轉著。

莫非是前男友病重逝世,臨走前把年邁的爺爺交給金俊勉,所以金俊勉才離開首爾,在鄉下地方教書?

這個劇情設想似乎比之前的走向更感人啊……。

思考這個劇情拿來拍成電影或電視劇的可能性,朴燦烈盯著走在自己前方,腳步完全不顯沉重的金俊勉,猜測這大概會是電影的最後一幕。

過了幾年,主角終於從失去摯愛的悲傷中走出,每年都一杯清酒饗故人之類的……。

如果這個時候手裡沒有抱著雜貨的話,朴燦烈想他會掏出手機,把金俊勉的背影拍下來,當成電影的最後一幕。

正想著或許把金俊勉的故事寫成劇本可以幫自己重返演藝圈,卻見金俊勉驀地停下腳步,在一塊墓碑前停了下來。

鋪好墊子,擺上祭品,金俊勉雙手合十,閉上眼,側臉望過去是過分嚴肅的神態。朴燦烈有些手足無措,只能幫忙把東西放好,退到一旁站著。

垂著手站在一邊,朴燦烈瞄了一眼墓碑,卻被上面刻記的日期嚇了一跳。

「羅恩仲 1965.11.13-2011.9.12」

1965……除非金俊勉的一生摯愛是場忘年之戀,不然怎麼想都不對。

朴燦烈放棄多重設想,覺得人生的複雜度已經超乎他平常看婆媽劇和爽片的劇情推測範圍。

金俊勉雙手合十沒多長時間,就慢慢在草地上坐了下來,還轉過身對著朴燦烈招招手。

驀然從放空狀態裡回神,朴燦烈有些反應不過來,見金俊勉再次揮手,才後知後覺地走過去。

還不知道自己到底來幹嘛的,金俊勉已經稍微往旁邊坐了點,拍了拍自己旁邊的空位。

「──坐吧。」

朴燦烈覺得尷尬有點疑惑,縮手縮腳地盤坐下來,然後見金俊勉把手搭上自己肩頭。

「恩仲哥,這是現在跟我們租房子的年輕人,叫燦烈,朴燦烈。」

……什麼年輕人啊,你不是也只大我一歲。

多少有些腹誹,朴燦烈對著墓碑點點頭,不自覺地雙手合十,說了聲「您好」。

金俊勉的語氣相當平靜,像是真的在跟認識已久的老朋友介紹自己家的新房客一樣。

「燦烈原本是大明星,但因為出了點事所以暫時要來我們這裡躲一陣。幸好他以前賺的錢也夠多,不會付不起房租──」

金俊勉講起瑣事就是沒完沒了,朴燦烈還頗為佩服這種能力的,尤其在這種只有金俊勉自己一個人自言自語的情況下。

──到底這個人是誰?為什麼金俊勉要來看他?

聽著金俊勉沒有中斷的閒聊(或是比較像自己想像出來的對話?),朴燦烈有些睏,卻又模糊覺得這樣的情景很是詭異。


回程的路上,朴燦烈沒問,金俊勉倒是先開了口。

「恩仲哥是我在首爾時認識的朋友。」表情沒有剛才在墓園裡的肅穆緊繃,金俊勉握著方向盤的神態放緩了,卻沒什麼表情。「他的父母過世得早,家裡只有爺爺。恩仲哥過世以後,爺爺沒有人照顧,我就搬過來幫忙照顧爺爺了。」

拋棄自己原有的生活搬來鄉下照顧老人家,只是為了一個「朋友」,這種說法,朴燦烈是不可能買單的。

他望向金俊勉,見對方沒有多說下去的意願,也就只是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每個人都有權利保有一些秘密,朴燦烈自己就是秘密被硬挖出來導致現在悽慘落魄的範例,也沒什麼特別的興趣再去探究金俊勉到底沒有說的是什麼。



回小鎮的路上,車內充斥著平板的沉默。朴燦烈有些累了,靠車窗便緩緩睡去。




※※※



他們從墓園回來後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爺爺的店裡幫忙。

金俊勉捲起袖子就走進廚房裡刷碗,朴燦烈正想跟著去幫忙,卻被原本在櫃台打瞌睡的爺爺揪住了領子。

脖子突然被勒到,朴燦烈乾咳了一聲,這才把臉轉向爺爺。

「──怎麼了嗎?」

似乎對自己剛才差點謀殺大明星的動作一無所覺,爺爺慢慢靠近朴燦烈耳邊,壓低了聲音。

「……問你啊。」爺爺的表情有些神經兮兮的,看得朴燦烈不自覺想笑。「俊勉今天去……還好嗎?」

原來是要問這個。朴燦烈點點頭,拍了拍爺爺的上臂。「還好啦,俊勉哥跟恩仲先生講了很多,看起來沒什麼問題。」

爺爺的眉頭還是皺著的,似乎沒有從朴燦烈的答案裡獲得安心感。

「他還是在意吧,那些事情……。」爺爺沒再盯著朴燦烈了,喃喃自語的語氣有點像金俊勉在墓園裡對著冷硬的墓碑聊天的模樣。「我也沒怪他啊……恩仲走了這件事──他就是自己在怪自己……。」

見爺爺有些陷入回憶的樣子,聲音也越來越低,朴燦烈搞不太清楚狀況,只能乾乾地說一聲「我去幫俊勉哥整理」便轉身鑽進廚房裡。

廚房裡太安靜了,連水龍頭因為年久失修而滴水滴不停的聲音也清晰可聞。朴燦烈聽著水滴敲擊在水槽裡的節拍,覺得像是人生點滴走向鏽蝕的前奏。

金俊勉刷碗的速度非常慢,非常慢。那個不算高的身影半駝在流理台前面,臉上的表情曖昧而模糊。

從朴燦烈來這裡以後,他記憶中的金俊勉,總是堅定而自信,偶而露出不耐時甚至會有些氣勢凌人,但多數時候都是把鋒芒歛著,一張笑臉扮演好「金老師」的角色,活在小鎮緩慢的生活裡。

但那個人,顯然不是現在這個在他面前的金俊勉。

他有些遲疑,拖著腳步往那個人邁進,不知道是不是該開口。

在朴燦烈伸出手觸及金俊勉的肩膀以前,那對垂著的肩膀已經縮了縮,金俊勉的聲音的窄小的空間裡飄忽著。


「──我沒事。」


朴燦烈愣了一下,手停在空中一會兒,才慢慢放在金俊勉的肩膀上。

他沒說話,只是輕輕地捏了捏金俊勉的肩頭。


「真的,我沒事。」

金俊勉又說了一次,語氣乾乾的,像是把可以用的字、說的話都說完了一樣。












2015.08.26 Wed l [EXO/suyeol(燦勉)]二手光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