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十一)



一拆喜帖,朴燦烈就知道金俊勉完全沒有去的可能性。

喜帖是用英文寫的,原本以為是新人本身具備某種虛榮心,後來才看到婚禮辦在荷蘭,想必邀請了一些外國朋友觀禮之類的,才用英文寫。

吃個喜酒還要跑去國外,一聽就不是金俊勉會做的事。

新人的名字是Kim Minseok跟Lu Han。後者的名字挺異國風情的,像是個外國人;前者就是相當普通的韓國名字,上網搜尋會跑去上千個同名者的那種。

朴燦烈仔細回想自己來這裡以後,沒聽過金俊勉提過這兩個名字其中一個,日常生活中也沒聽過有人講過這些人,不像是什麼從這個鄉下小鎮出身然後去首爾打拚的人。

把設計精美的喜帖反覆又看了幾次,朴燦烈順手撈出自己的手機, 想都沒想就直接在網頁搜索欄上打上了新人的名字。

敲上的是英文字母,搜出來的前幾個想當然耳也是英文網頁。朴燦烈點進排在第一個的新聞標題。

那是韓國在地的英文報紙的小篇幅報導,似乎是介紹在地創意產業的新興創業者。英文基本上對朴燦烈來說就是鳥語,沒興趣也沒耐心去看懂,把兩個人的名字跟合資創業的公司名字再次鍵入搜索欄,這次總算出現了韓文報導。

這次的報導是專訪,內容相當詳盡,除了公司產品的照片外(有了母語的講解,朴燦烈這才看懂原來這兩個人開的是創意家具公司),還附上了兩位創辦人的合照。朴燦烈盯著那張訪問圖,這才了解為什麼婚禮地點要訂在荷蘭。

……原來是兩個男的。那個Lu Han還是個中國人。

報導內容不脫年輕人創業艱辛、經歷許多波折之後終於苦盡甘來,站穩事業版圖,未來打算在亞洲地區展店,目前已經在洽日本跟中國地區相關的廠商……。

其實這些內容在朴燦烈看來都有點諷刺。主要還是因為根據報導,新人之一的金珉錫(看了報導,朴燦烈才知道原來Kim Minseok的韓文是這麼寫來著)是某個財團的小開,不願意被看成二世祖,所以自己跟朋友(顯然記者沒有追蹤到他們原來是一對情侶)創業,主打色彩繽紛、同時兼具創意和質感的家具,目標族群正是時下的小家庭跟單身族。因為金珉錫身分的關係,不少富少名媛主動友情宣傳,打響了知名度。

這種自稱辛苦過來的富二代,朴燦烈在演藝圈也看了不少。比起真的在擔心唱片是不是真的只能賣出100張左右的新人,這類富二代的父母多少會私下透過管道自掏腰包衝銷量,就算真的混不下去,家族企業也總是有個閒散的管理職等著富二代去接,吃苦於此類人而言,更像是一種人生體驗。

如果沒有金珉錫的背景,就算如報導裡所說,這兩個人都是都過一些工業設計獎項的新銳,恐怕也沒辦法這麼快就募到資金、站穩腳步。

關上網頁,朴燦烈最後瞥見報導最後提到的,那家公司的主標語。


I’m coming home.


把手機調成休眠,朴燦烈卻不明所以地嘆了氣。

講得好聽,但是何處為家?何以為家?

果然這些少年有成的人就是想不到這些啊……。



※※※



看完了專訪,朴燦烈隔天早上起來才想起自己似乎忘記去想到底喜帖為什麼會寄來給金俊勉這回事。

金珉錫這種有錢人,怎麼看都跟金俊勉這種無趣的高中教師搭不上邊;至於Lu Han,雖然看報導是在韓國住了很長一段時間,但感覺上也跟金俊勉不是一路人。也許有可能是大學時期認識的……?

但話說回來,朴燦烈也不知道金俊勉是念什麼大學的,關於這點無從查證。

鑒於自己躲到鄉下來就是為了圖個清靜,朴燦烈想想也不必耗費自己本來就懶散的腦細胞去追溯房東為什麼會跟一對有錢的gay couple扯上關係,把喜帖扔到一邊就當成沒這回事了。

喜帖是扔進了垃圾桶,但上面的日期朴燦烈還是記進了手機的行事曆裡。

──搞不好到時金俊勉真的要飛去荷蘭參加婚禮,到時候他就得自己照顧爺爺,還是有點心理準備比較好。

到了婚禮那週,金俊勉沒有任何收拾行李的跡象。朴燦烈稍微放了心,也就跟平常一樣過了。



稍微反常一點的是婚禮那天。那是個相當平常的周末,金俊勉卻說找了邊伯賢和吳世勳一起去逛街唱歌,拉上朴燦烈一起去。

朴燦烈有些錯愕,猶豫了半晌,才問說,那爺爺呢?

金俊勉看起來胸有成竹,拿起錢包和車鑰匙,回頭白了朴燦烈一眼。

「昨天就跟爺爺說了,今天就休息不做生意,去鎮上藥房爺爺家串門子。」

──果然是個計劃狂。朴燦烈攤攤手,正想回房間去收拾自己的東西,轉頭就看見爺爺早就梳洗打扮好出來,一臉奇怪地盯著他。

「……燦烈怎麼還沒好啊?不是要出門嗎?」


這下倒像是我拖時間了……。朴燦烈嘟噥著,撇撇嘴走回房間,卻想不透金俊勉這玩的是哪招。



※※※



他們開車進市區的時候還算早,吳世勳就直接講說想吃早午餐。

「金老師找我們出來玩的,要請客啊~~」對著車窗外東張西望,吳世勳的語氣有無法遮掩的喜悅。

朴燦烈預測下一步就會是邊伯賢碎碎念吳世勳沒大沒小,卻不期然聽到金俊勉平靜的回應。

「好啊我請客。」目不斜視地看著前方,金俊勉講話的樣子還是像在課堂上宣布作業。「附近有一家早午餐店好像還可以,去吃吃看吧?」

感覺到自己臉頰上的筋跳了幾下,朴燦烈想如果這不是自己中風的前兆,那就是金俊勉被盜帳號了。

不會吧,不過是沒去參加那個有錢人的海外婚禮啊……。



事實證明稍有名氣的餐廳共通的潛規則就是要等上至少20分鐘,等到一小時以上就是全國性爆紅的名店了。即使在這種南部的小城市,還是有些人覺沒睡飽就在門外守著要吃略有名氣的早午餐。

金俊勉先去跟站在門口的服務生登記,回來說四個人的位置,要等半個小時。

這種情況也只能摸摸鼻子站到人行道邊,各自打開手機開始滑。金俊勉拿的是智障型手機沒得滑,只是半靠在一旁商家的骯髒柱子上,對著大馬路發呆。

朴燦烈在電玩打到第三輪時才發現金俊勉已經完全呈現神木狀。他抓抓頭,把手機塞到口袋裡,靠到金俊勉旁邊。

「──哥,要不要去買本雜誌看?」

有點從恍神之中找回智力的樣子,金俊勉點點頭,沒等朴燦烈跟上來,就逕自往便利商店的方向走去。


便利商店的店員看起來有氣無力,大概是因為值早班的關係。朴燦烈隨手拿了一份感覺金俊勉應該會喜歡看的嚴肅報紙,正想付帳,一轉頭卻看見金俊勉站在雜誌區放空。

側面看過去,不高的金俊勉還真有幾分迷路兒童的樣子;可是已經這把年紀了,在便利商店裡對著商品發楞,應該會被歸類到街友。

戳戳金俊勉的肩頭,朴燦烈半側過臉:「哥,走了啦!」

金俊勉沒有動,看起來相當清醒的眼瞳只盯著某個方向。按捺住不耐煩,朴燦烈順著金俊勉的目光望去,才發現那是知名的偶像娛樂雜誌,封面是現下正當紅的小天王。

KAI。朴燦烈的同門師弟。當年出道還商請朴燦烈去當showcase的嘉賓,那時滿場都是朴燦烈的粉絲,對新人來說不免有些難堪;風水輪流轉,已經沒人記得那個土氣、話都說不清楚的新人金鍾仁,登上雜誌封面和廣告看板的,是韓流潛力股KAI。

不知道金俊勉到底為什麼盯著那本雜誌看那麼久,朴燦烈想或許金俊勉其實是在看金融雜誌,是自己看錯了;但即使是錯認,對朴燦烈來說也沒有比較好受。

──有點感謝這個世界已經忘了自己,但是又埋怨著這個世界已經遺忘了自己。

早就知道這是自導自演並且自作自受的鬧劇,卻又無法忍受自己生活在其中。朴燦烈想難怪自己不適合當演員,畢竟他連人生的演出都如此彆腳。


「……我比較喜歡你的歌。」


金俊勉的聲音掃過了他的聽覺,朴燦烈倏地收回視線,想確認自己剛才沒聽錯。

講話的那人沒有太多反應,只是接過了朴燦烈還沒付帳的報紙,掃了一眼標題。「最近我班上的學生都改聽他的歌了,但我還是比較喜歡你的歌。『感染』就還不錯啊,不知道為什麼孩子們都不聽了……。」

朴燦烈愣在那裡,眼眶有點熱,但是喉嚨火燒似的乾,說不出半句話。

他後來只能難看地笑,笑著說:「那都兩年前的迷你專輯了……。下午不是要去唱歌嗎?我現場LIVE唱給哥聽。」

怪看了他一眼,金俊勉搖搖頭,走去櫃台付了報紙的錢。



走出便利商店,見金俊勉還是低著頭,朴燦烈伸手攬過了對方的肩膀,這時才覺得身高確實是種優勢。

「哥今天心情不好?」

「嗯。」出乎意料地坦白,金俊勉垂著頭,似乎是懶得再把微笑戴回臉上。

「我可以抱著哥一下。」半擱在對方上臂上的手捏了捏,朴燦烈走路腳步配合著放慢。「雖然有點噁心啦。」

「謝謝。」喔喔,會就這種事情道謝的金俊勉真的不太正常。「……我可能會需要。」


朴燦烈沒再說話,只是換了個方向,把金俊勉的臉按在自己胸前,然後拍拍對方的背。


即使傷心的原因和情境是完全不相干的兩碼子事,但在這一刻,我們的悲傷可能是等質等量的。

總算找到有人可以陪著我哭。










2015.09.09 Wed l [EXO/suyeol(燦勉)]二手光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