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十二)



朴燦烈回去以後把自己所有的專輯都聽了一次。有得獎的、沒得獎的,甚至是當年參加選秀時的歌都拿出來複習了一次。幸好現在網路發達,要找到過去的影片並不是太困難。

幾張專輯走的大多是流行樂風,中間也有一兩張玩票性質的非主流,捧場的都是基本盤粉絲。一輪全部聽下來,朴燦烈沒覺得自己成就了什麼了不起的事業,卻感嘆著自己幾年來哼哼唱唱都是為愛著迷、為愛痴狂,最後歌詞裡寫的戀情也沒有一場留得住。

金俊勉說喜歡的「感染」是他兩年前的主打歌,發行以後紅了大半年,還拿下一次年度歌曲。朴燦烈還記得當時自己站在頒獎台上,酸酸地說「謝謝讓我可以唱出這首歌的你」。

台下的粉絲們歡聲雷動,隔天網路媒體卻紛紛刊載朴燦烈這句話是對剛分手的前緋聞女友隔空喊話。

經紀公司跟朴燦烈都沒有多做澄清。反正也沒什麼好澄清的,圈內人都知道那個純情派年輕女星跟朴燦烈交往了一年多,最後以雙方在不同的派對上無意間跟別人睡了作結。

也沒什麼特別可惜的。朴燦烈很清楚,縱使不是以這種方式分開,日後兩個人也不可能走在一起。他喜歡的是女方的美貌活潑,女方同樣也是喜歡上他的臉和高知名度;為了什麼原因在一起,感情也會隨著那些條件消失而自然淡去。

但兩年前那時候,朴燦烈還真是很傷心。

分分合合那麼多個女友,這個女孩不是他最上心的。但就是在心平氣和分手後、女孩把東西全都打包走的隔天,看見公寓裡曾經是兩個人一起居住的痕跡被生硬拔除的當下,朴燦烈牙都沒刷,就窩在沙發上痛哭失聲。

金鍾大來接他跑行程時嚇到屁滾尿流,一直說「死定了,眼睛哭成這樣,等一下要怎麼上妝」之類的屁話,直到把朴燦烈勉強打理好、塞進保母車的時候,才想起來問一句說你還好吧,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


朴燦烈即使現在回想起來,也不知道自己當時為何那麼傷心,像是要把眼珠子都哭出來那樣的撕心裂肺。

不過他想,也許是他太寂寞了也說不定。


關上床頭燈,朴燦烈把耳機戴上,設定單一歌曲循環播放。

「感染」。



※※※



這幾天金俊勉的電話有點多。

一般來說,金俊勉的手機是連繳基本費都嫌太貴的那種。平常打給朴燦烈問去接爺爺了沒就簡單兩句話,加上也沒什麼朋友,連朴燦烈這種避風頭的傢伙電話費都比較多(大多是上網費用或是接網拍宅配到貨的電話)。

但最近金俊勉的電話老是響不停,就算裝死不接,還是會一直打來的那種。金俊勉通常會盯著來電號碼猶豫很久,然後才用上刑場的表情接起電話。

原本朴燦烈還以為是金俊勉被學生家長告或是他真的有學生在學校出什麼大亂子之類的,但沒想到有天突然看見金俊勉憑空生出一個看起來用了很久的名牌行李箱,打開了,一個人坐在地上整理行李。

「……哥?」

小心翼翼地繞過那個行李箱,朴燦烈閃躲著在散亂在地上的衣服,深刻體認到金俊勉真的是個在收拾方面有很大障礙的人類。

「我這週末要去首爾一趟。」大概也是覺得自己的行為有相當的解釋空間,金俊勉沒從行李堆裡抬頭,只是平鋪直敘地解說。「你這幾天就幫忙照顧爺爺吧。」

照顧爺爺向來是金俊勉人生的要務,能讓金俊勉把爺爺拋下,還是去首爾,怎麼想都覺得可疑。

朴燦烈直覺想到那張從首爾來的喜帖。金珉錫。Lu Han。

還在猶豫要不要問金俊勉到底是發生什麼事,剛洗完澡走進客廳的爺爺卻是一臉氣定神閒。

「我自己沒問題,燦烈你陪俊勉去首爾吧。」

看見爺爺沒事人一樣走到客廳沙發上開始吃水果的樣子,朴燦烈還沒反應過來,就聽見金俊勉氣急敗壞地站起身。

「爺爺!」

「前幾天賣魚家的來店裡吃飯,說鎮上有老人旅遊,問我要不要一起去。我想說你們這種年輕人大概不愛老人團,就沒答應。」完全沒有被金俊勉震懾到的模樣,爺爺繼續剝橘子皮。「既然你們要出去,我等等就打個電話跟他家說我跟他們一起去。」

「──爺爺!」已經顧不得自己還在整理的行李,金俊勉三步併作兩步坐到沙發上。「不行啦!讓燦烈陪你去吧!」

朴燦烈完全不懂自己何時成為專業伴遊,但爺爺已經搶在他之前先開口:「你回去首爾,麻煩事才多吧!燦烈陪著你,也好有照應。」

大約是被「麻煩事」三個字刺中要害,金俊勉立刻閉上嘴,一張臉陰鬱難解,像是爺爺正舒心吃著的橘子跟他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

「不然等等哥打個電話跟賣魚家的確認一下爺爺的行程吧,反正這趟去首爾,應該也是很快就回來了。」不敢明確表態自己要跟哪一邊的行程,朴燦烈選擇謹慎發言為要。「爺爺出去玩,我們也可以跟爺爺隨時手機保持聯繫啊,爺爺手機不是也用得滿習慣的。」

金俊勉還叉著手,眉毛擠在一起,像是在跟自己生悶氣。

「……不要太常打給我,浪費電話錢。」把橘子皮丟進垃圾桶裡,爺爺慢悠悠地從沙發上站起來,拖著腳步走回房去了。

客廳裡只聽見舊式時鐘的滴答聲,走的每一步都是尷尬。

朴燦烈正打算偷溜回房,卻見金俊勉垂著肩膀站起身。

「發什麼呆。」朝著朴燦烈甩甩手,金俊勉的姿勢很像在趕寵物。「去整理行李啊!你不是保養品什麼的很多!」

這才發現自己被恩准陪伴上京,朴燦烈沒有叩首謝恩,只是說了聲「喔」,轉身晃回自己的房間。

當時帶來這裡的行李箱裡面有放個小旅行袋,琢磨著這趟去應該不會花太久時間,帶小行李袋應該夠用了。

把簡單的換洗衣物收進行李袋裡,朴燦烈回頭看看自己的行李箱,才覺得那跟在客廳裡看見的金俊勉的行李箱有點像。

金俊勉的行李箱是某家知名廠牌的,雖然用得很舊,還是看得出來是標榜耐撞防摔的某品牌。上面有些貼紙貼了又撕的痕跡,朴燦烈再清楚不過那是什麼了。

出國多了,行李箱上老是有一些行李貼紙來來去去的痕跡。朴燦烈自己是常常出國參加代言、演唱會之類的活動所以知道,至於金俊勉……?



──誰知道呢。



朴燦烈把化妝水放進行李袋裡,搖搖頭。

搞不好金俊勉真的跟那些有錢人有往來,但是那又關他什麼事呢?

更何況,他認識的金俊勉,只是在這個鄉下漁村生活的,一個平凡的高中教師而已。




※※※



去首爾的路程,金俊勉跟朴燦烈有默契地選擇了搭車到附近的都市後再搭高鐵來回。雖然現在是寒假期間,金俊勉不用趕著回漁村教課,但開車實在太累,縱使是兩個人換手開,兩個人也沒什麼興趣坐車坐到屁股痛。

一出車站,朴燦烈還想著以金俊勉的個性應該是有訂簡單的民宿之類的,沒想到上計程車以後,金俊勉說出的地址居然是某個高級住宅區。

──天啊。

朴燦烈心裡怦怦跳著,想著居然要見到傳說中的金珉錫跟Lu Han了。

他承認從他知道要陪金俊勉來首爾以後,就想著應該是要陪對方見已婚的前男友夫夫,然後有一番狗血劇場的演出之類的。

他甚至猜想以金珉錫的富少身分,可能會引來記者追逐,最後會爆出陪富少前男友來攤牌的居然是年前爆發醜聞的藝人朴燦烈。

光想像就覺得應該是值得六大頁的八卦雜誌報導啊(附表格、時間序解說的那種)。

朴燦烈還在摸下巴思考自己的對策,計程車卻已經停在住宅區的入口處。金俊勉匆匆地付了錢,走到後車廂搬行李。

嘖嘖,看這樣子還真是要去找人攤牌。瞧瞧那個氣勢,哪裡像鄉下學校的老師。


住宅區的警衛還一臉睡眼惺忪的樣子,轉頭見到金俊勉走來,眼神先是一滯,接著瞬間瞪了大。

「金、金先生─!?」大概是太驚訝了,中年警衛連說話都結巴。「您、您您您……您回來了啊?」

「嗯。」朴燦烈見金俊勉一秒把平常應付校長跟家長的笑臉戴回臉上,覺得頗為神奇。「回來處理一些事情。」

「喔,是這樣啊……。」

向尷尬的警衛揮揮手,金俊勉沒多說,拖著行李就走進社區。


朴燦烈原本以為金俊勉勢必要按電鈴之後跟對講機對罵,在社區樓下大鬧一頓之類,沒想到金俊勉對著門禁鎖點了密碼,堂而皇之地走進社區大樓。

「哥……知道大樓密碼?」等電梯的時候,朴燦烈看著金俊勉焦躁又帶點陰沉的側臉,不免心生好奇。

「……。」像是這時候才發現有個人跟在身邊似的,金俊勉全身上下的緊繃緩了下來,瞄了朴燦烈一眼。「這我家,我當然知道密碼。」


………。

嗯?

金俊勉的家?









2015.09.16 Wed l [EXO/suyeol(燦勉)]二手光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