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十三)



朴燦烈本能就覺得這是金屋藏嬌的結果。

就算金俊勉以前在首爾的薪水比較高,但終究不過是個教師而已,能賺多少?哪住得起這類高級公寓?

等大樓電梯的時候,朴燦烈無法克制地想像金俊勉以前在首爾的模樣──跟富少交往的高中教師,瞞著雙方家人跟生活圈的不匹配戀愛……,壓力應該很大吧,這樣想想似乎可以理解為什麼金俊勉會在分手以後躲到鄉下去了。

金俊勉住的公寓在16樓。打開門的密碼鎖,金俊勉一陣風似地走進去,連燈都沒開,把行李丟在玄關就往外走。

「自己開燈坐一下,很久沒打掃了,可能有點髒。」站在沒關好的門口,金俊勉半回過身的側臉已然失去了鄉下教師的味道。「我去一趟樓下。」

……什麼?

深恐金俊勉是要去住樓下的前男友家尋仇,朴燦烈有樣學樣把行李丟在客廳,後腳立刻跟上金俊勉。

「──一起去吧!」見金俊勉半是不解、半是抗拒的表情,朴燦烈連忙補充了一句:「我自己一個人在這也無聊,一起去吧。」

金俊勉沒有再多堅持,走出門外,示意朴燦烈順手把門關上。

站到下一層樓的門口,朴燦烈原本做好了要陪著金俊勉爭吵哭鬧一番的心理準備,卻見金俊勉木著臉按了門鈴。

門開的速度還算快,門後站的是個管家大嬸,回頭對著屋內喊著:「夫人,樓上1605的金先生來啦!」

朴燦烈還沒反應過來,一個穿著樸素的中年婦人便迎了上來,嘴裡唸著:「金先生,您總算回來啦,這漏水真的很嚴重……。」


──嗯!?


乍聽到那兩個字沒反應過來,朴燦烈當場傻了幾秒,恍惚間看見金俊勉扯著世故的笑臉回話:「李太太,好久不見,方便讓我看一下是哪裡漏水嗎?」

中年婦人直接招呼了金俊勉要進屋,瞥見站在一旁的朴燦烈,有些尷尬。「這位是……?」

一時間想不起來怎麼介紹還戴著口罩遮掩身分的自己,朴燦烈只能胡亂扯起在鄉下時最常用的藉口。

「呃……。」他指了指金俊勉。「我是他表弟。」

「喔,對啊。」愣了一秒,金俊勉回頭看看朴燦烈。「他今天剛好陪我來看看。」

大約是覺得無所謂,李太太打了個「請進」的手勢,便逕直走進屋。

屋子整理得挺整齊的,朴燦烈左張右望,跟著李太太走進廚房,這才看見問題在哪。

漆得雪白的牆壁上浸著水痕,角落已經開始發霉。天花板上裝飾的木條透著一層灰綠。

「已經漏水一段時間啦。」指著滴水的地方,李太太沒有盛氣凌人的樣子,反倒是相當苦惱的模樣。「叫水電工來修啦,但他說是樓上、就是您家的問題。可是您很久沒回來了,我們也不好直接請管理員開您的門……。」

看著從天花板上像點滴一樣垂落的水,金俊勉堆在臉上應付人的世故笑臉更顯尷尬。「真是不好意思……打個電話請水電工來吧,一起看看要怎麼處理……。」

……原來是因為房子出事才會被找回來。看樣子還滿嚴重的,金俊勉搞不好還要賠償鄰居整修的費用。朴燦烈看著李太太請傭人打給水電工,估量著金俊勉到底需要從他的微薄薪水裡拿出多少來賠償。嘖,還是先幫他墊一點呢……。



事實證明,金俊勉一到家沒查看就直接去找鄰居根本是大錯特錯。

一帶著水電工回到屋裡,就發現滿屋子都是垃圾跟腳印,過期廚餘的味道瀰漫整間屋子。大概是被人闖入過。廚房已經淹水了,主因是因為水龍頭根本沒關好。大概是非法闖入的人發現空屋沒東西可以偷,吃吃喝喝洩憤後就跑了。

確認管線沒問題,還要跟水電工還有鄰居討論修復和賠償的問題,金俊勉顯然一時之間無法接收這麼多的訊息,在你一言我一語的對話中明顯露出疲態。

趁金俊勉應付麻煩的當兒,朴燦烈默默收拾起狼藉一片的屋子。幸好在鄉下的這段期間幫忙整理家裡和看店也逐漸上手,收拾起來居然也滿快的。等到金俊勉又去了一次樓下鄰居家,把事情談好後再上來時,朴燦烈已經把垃圾一袋一袋堆到門口了。

「………。」看著那一堆堵住門口的垃圾,金俊勉的表情跟他目前的處境一樣是進退不得的尷尬。「不好意思,麻煩你幫我整理房子。」

「不會啦,請我吃晚餐就好。」豪氣地拍拍金俊勉的肩頭,朴燦烈暗自估量著金俊勉會在首爾待多久,如果多待幾天,他可能可以抽空跟金鍾大碰個面之類的……。「吃肉啦!」

「走啊,這附近有一間還不錯。」沒有任何被敲詐的怒意,金俊勉從口袋裡拿出錢包,在他面前揮了揮。「我以前下班以後常跟朋友去吃。」

……下班?

跟著金俊勉走出門,朴燦烈琢磨了幾秒,還是問了出口。

「……哥以前,也是老師嗎?」

他心裡早就有了答案。能住這種高級社區的,怎麼想都不是一般的教師。但到底是什麼職業,那也只有金俊勉才知道了。

「不是。」金俊勉倒也回答得爽快,只是沒有下文,顯然是沒有要繼續這個話題的意思。

深知這種情況下還追問不該問的問題也只是自討沒趣而已,朴燦烈沒在說話,掏出自己的手機開始當低頭族。

打開通訊程式,聯絡人並不是很多。畢竟自從他到鄉下以後就換了新號碼,潛在加好友的對象大概只有超市的店員。但剛好最近新增了一個好友,只是從來沒有聊天過。

朴燦烈深吸了一口氣,點下了「chen chen chen鍾大」的對話框。


「我在首爾」
「要出來碰個面嗎」



※※※



金俊勉的家實在是空屋一間。朴燦烈一早起床把昨天吃完晚餐後去買的雞蛋打進煎鍋裡的時候,有相當沉痛的感慨。

沙發就是IKEA剛買回來的樣子,連椅套都沒有。電視沒有有線台就算了,螢幕還因為太久沒用而積滿灰塵。瓦斯爐用起來有點卡,轉開的時候還要拿捏力道。

看樣子是真的很久沒有回來了,不然也不會空成這樣。

金俊勉倒不是太在意的樣子,把牛奶倒進玻璃杯裡,慢吞吞地坐在桌子邊。

「……我今天要出門一趟。」把瓦斯爐的火關掉,朴燦烈在煎鍋逼逼撥撥的響聲中開了口。

「喔,好。」頭都沒抬,金俊勉自顧自捧著牛奶喝了一口,才有些想起來的樣子。「你這樣大搖大擺的在路上晃,可以嗎?」

「跟朋友吃個飯而已,搭計程車來回,帽子口罩墨鏡都會戴著,應該還好。」反正當明星時為了避免歌迷注意,也是常常全身包緊緊。幸好現在是冬天,即使這樣打扮也不太奇怪。「哥呢?都在家?」

「大概吧……是也可以出去走走啦……。」大概是對於突然生出來的悠閒時間不太習慣,金俊勉皺起眉的樣子生出的是真正的苦惱。「你跟朋友約哪?」

「新沙洞啦,找地方喝東西而已,沒要幹嘛。」把荷包蛋盛到盤子裡,朴燦烈把樸素到幾近寒酸的早餐端到桌上,施施然坐下。「──哥要一起來嗎?」

今天他只約了金鍾大,雖然不排除對方會再帶個朋友,但以金鍾大謹慎的個性,最多也就是帶個雙方都熟的朋友來。帶上金俊勉是個可選可不選的配套措施。

「………。我在旁邊坐著可以嗎?」拿著筷子對那疊荷包蛋戳了戳,金俊勉看起來有些尷尬。「不會打擾你們,只是出去坐坐。」

「好啊,沒關係。」對於自己煎出來的成品不抱太多好惡,朴燦烈三兩下把沒熟的蛋黃咬破。「哥也很久沒回來了吧。」

金俊勉還在荷包蛋上戳來戳去的筷子停了一下,好像想說些什麼,卻又不是那麼確定。

他終於把蛋黃戳破。蛋汁緩慢地流下,像是無法癒合的傷口。



「對啊,很久沒回來了。」




※※※



大概是因為搭計程車比較不用花時間找車位,等到他們飲料都上來了,才看見金鍾大匆匆忙忙鑽進店裡的身影。

朴燦烈沒有急著跟金鍾大打招呼,卻盯著跟在金鍾大身邊緩步走來的人影瞧。

沒等金鍾大打招呼,朴燦烈就先招了手。

「暻秀!」

嬌小的青年臉上有些要笑不笑的表情,這才向朴燦烈歪了歪嘴。

「這麼久沒聯絡,大呼小叫的,以為我跟你很熟喔?」

朴燦烈嘿嘿一笑,沒多回嘴,指著面前的位置要都暻秀坐下。

「拜託,你不是約我嗎?幹嘛把我約來又只招呼暻秀?沒禮貌欸。」沒等都暻秀坐下,金鍾大已經先拉了椅子坐下。「──咦?你也帶朋友來啊?」

注意到金俊勉的侷促,朴燦烈等都暻秀落座,才收手搭載金俊勉的肩頭拍了拍。

「這我在A鎮的房東啦,俊勉哥。」朴燦烈看著金俊勉半生不熟地跟自己朋友打招呼的樣子,覺得有點好笑。「俊勉哥是高中老師咧!啊,這我朋友,金鍾大、都暻秀。」

金鍾大中規中矩地含笑點點頭,朴燦烈卻注意到都暻秀禮貌性寒暄的眼神裡帶著點疑惑。











2015.09.23 Wed l [EXO/suyeol(燦勉)]二手光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