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十四)



這年頭會作詞的不稀奇了,會作曲的在業界才是寶石;做得了暢銷口水歌的是鑽石,連做三首以上的暢銷歌的可能會被唱片公司變成禁臠。

都暻秀是那種各家公司捧著錢求他當禁臠的作曲家。從口水抒情歌、電子舞曲到非主流音樂都寫,曲子要給誰填詞,最後要讓誰唱、誰當製作人,他全都有意見。有公司想買斷他的曲子以絕後續的麻煩,卻被都暻秀撂話要這麼做的話以後就不必合作了。

朴燦烈出道多年,唱的是口水歌,塑造的是白馬王子偶像形象,照理來說跟這種鬼才作曲家是搭不上邊的。但金鍾大沒透過公司,透過私下的管道幫他跟都暻秀牽了線,後來那首花瓶偶像跟孤僻作曲家的合作曲還讓他拿了獎(至於金鍾大怎麼認識這種大咖級的作曲家,朴燦烈把它歸類於經紀人不可說的秘密之一)。


那首歌是金俊勉說過喜歡的「感染」。


也許是朴燦烈看不出都暻秀其實拒絕跟他這種沒什麼思想的偶像當朋友,見面次數多了,一回生二回熟,久了就是朋友了。多喝幾次酒,聊開了,居然也覺得可以交心。都暻秀向來行事低調口風緊,在這種落難時期,還願意跟著金鍾大來見他,朴燦烈心裡還是感激的。

牛奶味太重又極稀的咖啡沒喝幾口,金鍾大已經開始跟朴燦烈報備起他離開之後演藝圈的風起雲湧。KAI取代朴燦烈成為韓流一哥這朴燦烈是知道的,另外演藝圈大咖女神結婚沒多久老公就外遇,外遇的對象還是剛出道走清純路線的少女偶像,一時茶餘飯後的閒聊熱度還更勝朴燦烈的醜聞。

朴燦烈跑路以後,一時間所有代言的廠商要求賠償,合起來的鉅款大概拿公司老闆的房子去抵押都沒辦法。幸好他雖然是公司搖錢樹,但好歹他們公司在演藝圈混也不是吃素的,好說歹說跟廠商談了用其他旗下藝人賠本接代言,這才勉強撐住。

風波稍緩後,公司的律師主張對跑路的朴燦烈提告,金鍾大堅稱他有朴燦烈的下落,表示朴燦烈一定會回來跟公司談(佐以當時已經跟他自己假造跟朴燦烈來往的email),這才讓公司打消念頭。

「總之呢,你還是快點回來啦,不然老闆那裡三不五時就在唸。」終於把火腿可頌吃完,金鍾大無視一桌狼藉,語重心長。「雖然一切還是在你自己,但說真的,你就是吃這行飯的……。」

朴燦烈不是沒想過回去當藝人,只是他想不出有什麼方式可以重回舞台。這麼大半年,觀眾搞不好都忘記他是誰了。

「……再看看吧。」避開金鍾大的目光,朴燦烈低頭看著自己那杯顯然太甜的美式冰咖啡。「暻秀呢?最近還好吧?」

都暻秀顯然沒想到話題會轉到自己身上,渾身抖了一下,才睜大了眼看向朴燦烈。

「啊……喔。還好啊,不錯。」

如果是平常,朴燦烈會毫無顧忌地取笑都暻秀的失態。但從上桌起,他就察覺到都暻秀一直盯著金俊勉看。那樣毫無顧忌的打量,不是向來謹慎低調的都暻秀會做的事。

剛想用比較輕鬆的方式問都暻秀到底是怎麼回事,卻有個聲音從旁插了進來。朴燦烈抬頭,見是個穿著簡單但笑容甜美的女子。


「……俊勉?是俊勉吧?」


對話直指的對象清晰明白,朴燦烈自然轉向金俊勉,卻見後者臉色平靜,刷上一層淺淡的白。

「知媛啊,好久不見。」脫去平常帶學生的諄諄教誨,金俊勉的語氣更多是不熟悉的乾澀。

「果然是你!四五年不見了吧!」叫知媛的女子顯然非常興奮。「剛看到就覺得很像,所以故意多看幾次才確定……你現在住這附近嗎?」

「沒有啦,剛好今天跟朋友來……。」隨意朝同桌的人比劃了一下,金俊勉頗有一點讓對方知難而退的意味。

「蛤,是喔……。」表情隨著語氣的波動黯淡了一點,知媛的腳步卻沒有移動的意思。「我剛好現在要去跟珉錫他們吃飯,只是順路來買咖啡而已……。你一起來嘛!」

耳尖地聽到那個名字的朴燦烈還來不及反應,卻先看到金俊勉不著痕跡地抖了一下。

不被預期的情況下被抓去見前男友,怎麼想都覺得太殘忍。朴燦烈剛想開口幫金俊勉解圍,卻見從剛才到現在沒講超過五句話的都暻秀出了聲。

「俊勉先生應該很久沒見朋友了吧,可以去看看沒關係。」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的平淡態度,都暻秀的反應溫和而友善。「聽我們幾個敘舊,應該也很無聊。」

朴燦烈要衝出口的話就這樣被堵在喉嚨裡,他倏地盯住都暻秀,卻見好友只是對著知媛淺笑。

「對啦,我們超久沒看到你了耶……。」有些埋怨似的,知媛伸手拉住金俊勉擱在桌上的手。「你那時候說走就走,後來連我的婚禮都沒來!明明大學的時候約好要來看我走紅毯的……。」

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大約也是覺得再拒絕下去沒有意思,金俊勉慢慢站起,向一桌人微微欠欠身。

「那我就先走了。」金俊勉的聲音聽起來沒有老友重聚的感動,反而更像要上刑場的寒涼。「燦烈啊,我等等再打給你。」

「喔,好……。」兀自回不過神,朴燦烈點點頭,下一秒鐘就見到金俊勉跟知媛步出了店門。

朴燦烈還沒說話,金鍾大已經先搶了白。

「欸暻秀你是怎樣啊!」金牌經紀人皺起眉,看樣子對於這種很不圓融的場面不甚滿意。「人家看起來也沒很想去啊,不用趕人走吧。」

直接忽視金鍾大的質問,都暻秀雙手撐著桌子,直勾勾的望向朴燦烈。


「你最近應該沒什麼閒錢買股票、期貨還是基金什麼的吧?」

「──啊?」


被天外飛來一筆的問句敲到頭昏腦脹,朴燦烈歪了嘴,掉出唇畔的只是一個單音節問句。

「你,沒買吧?」沒有對朴燦烈失去任何理解能力的反應放棄,都暻秀繼續逼問著。「那個人,沒有遊說你買吧?」

「喂,你沒病吧!」金鍾大伸手輕打了一下都暻秀的手背。「到底問這個幹嘛?」

「你沒認出來!?」總算是還想起金鍾大的存在,都暻秀調整目光,盯住金鍾大的眼神跟脫口而出的問句一樣銳利。



「……那個金俊勉,是SUHO啊!」




※※※



朴燦烈對於理財不太在意,賺的錢向來都是交給老媽處理,反正只要戶頭裡還有錢可以付刷卡帳單,他也不會太在乎。

但SUHO這名字,他還是知道的。

大概是在四五年前,便利商店裡隨手買得到的金融雜誌上,大多是那個男人的臉。號稱金融界的投資金童,即將30代前半的年紀就可以坐在股票節目裡跟著其他前輩們侃侃而談。進市場的菜籃族跟小資上班族總是比較喜歡這種看起來衣冠楚楚的青年才俊,加上也確實言之有物、分析透徹,大半年來說的走向跟實際情況相去不遠,很快就成為電視寵兒。

據說「SUHO老師」也只是理財顧問,但因為人氣水漲船高,最後多是客人捧著錢上門求他只點一二。正紅的那陣子,只接熟客的生意。有陣子也有演藝圈的朋友問朴燦烈要不要一起找SUHO老師,但一來朴燦烈對於這種沒幾歲就被「老師」「老師」叫的電視寵兒興趣不大,總覺得是神棍一樣的傢伙;二來那時朴燦烈賺得多,也沒特別想錢滾錢玩一些金錢遊戲,後來也就忘了這件事。

有一次老媽說想找點新的東西投資,問他有沒有意見;朴燦烈一個偶像歌手哪有什麼頭緒,後來隨口找朋友一問,被推薦了一支新的基金。他當時笑著說「這不會是那個什麼SUHO老師推薦的吧」,卻換來朋友一個白眼。

「拜託,早就過氣了。」朋友喝著養生的現榨綜合蔬果汁,數落朴燦烈的氣勢彷彿他是不問世事的山頂洞人。「現在都是聽Leon老師的好嗎?」

……噢,過氣了啊?

但這演藝圈裡來來去去總是正常,更何況這類常上電視的素人本來就是免洗的,人氣有一天突然下去,就再也回不來,被取代也只是遲早的事。朴燦烈連覺得可惜都沒有,只是聳聳肩。

他根本連SUHO長什麼樣子都不記得。雖然他曾經紅了那麼一陣。



「──他就是SUHO?」有些狐疑地重複了一次都暻秀的話,金鍾大原本有點義憤填膺的口氣也變得遲緩。「那個……SUHO老師?」

「是。」都暻秀點頭的動作非常肯定,把視線調回朴燦烈身上。「你都不知道嗎?」

「我…不知道。SUHO紅的那陣子我忙著拍戲還幹嘛的,沒特別注意。」搖搖手以遮掩自己的難堪,朴燦烈皺起眉。「──但就算俊勉哥就是SUHO又怎麼樣?人不紅了總可以去鄉下養生吧。」

「──沒說不行。人想幹嘛都是他自己的自由,但我擔心你。」咬咬嘴唇,都暻秀像是相當緊張似的,連聲音都繃緊了。

「……擔心我?」朴燦烈如墜五里霧中,愣是沒聽懂都暻秀在說什麼。

「SUHO當年之所以突然被封殺,聽說是害死了客戶……。」壓低了音量,都暻秀習慣穿得一身黑,此時更襯托得氣氛奇詭。「聽說是隨便報明牌,結果客戶投下去的血汗錢都花光了,最後想不開就……。好像最後也沒被起訴,大概是找律師搓掉了吧,還是也沒直接殺人怎樣的,不知道。反正搞出這種事情,也沒人敢用他了。沒想到他居然躲到鄉下去……。」



朴燦烈想起爺爺,想起陪金俊勉去掃墓,想起自己搜尋到的報導中,羅恩仲是自殺。

所有的事情好像都串了起來。他終於知道了真相。

他突然覺得暈眩。












2015.09.30 Wed l [EXO/suyeol(燦勉)]二手光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