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十五)



人的習慣養成是一種類似動物對熟悉的地方做記號的習慣,一旦待熟了,就算有更好的地方,也不見得會願意離開。

看見知媛把車子開進熟悉的大樓,金俊勉不太意外。他甚至熟門熟路地在下車後走向電梯的方向。

這個招待所他之前還在首爾時跟朋友常來。雖然裝潢跟服務都不算是頂級,但是從事業草創期就是他累積人脈的地方。就算之後累積了身價,去應酬的地方一個比一個高級,真正要跟老友聚會還是在這裡。

他知道。金珉錫知道。他只是沒想到時至今日,金珉錫還是會來這裡跟朋友聚會。

金俊勉有時候覺得愧疚感會殺死一個人,像他這樣的人。他明明和金珉錫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卻幾乎以為自己會在負罪感中溺斃。

知媛什麼事情都不知道,開開心心地跟金俊勉念叨著這幾年發生的事,尤其沒有錯過金珉錫跟鹿晗的那段。

「……真不知道珉錫這麼敢啊!」

哪有什麼敢不敢,情之所至而已。金俊勉心裡暗嘆口氣,卻只是笑著點頭。

當年沒有的,就是錯過了;對比過去跟現在,也沒有辦法對假設式的情境做出更多延伸的幻想,只能持續往前走。

電梯很快就上升到了招待所所在的樓層。警衛要求檢查證件時,金俊勉還愣了一下。後來才模糊想起這裡確實是門禁森嚴(這也是當初他喜歡來的原因之一),只是以前他太常來,警衛幾乎不會查他;現在新人換舊人,門口西裝筆挺的保安會把穿著平價襯衫和舊鞋子的他攔下來,也是正常的事。

知媛正想開口護他,金俊勉已經掏出皮夾讓警衛查身分證,臉上掛著客客氣氣的笑。

「身分證在這裡,麻煩一下。」

警衛轉身過去登記身分證,知媛有些不忿地向金俊勉嘟嚷著何必這樣,金俊勉只是搖搖頭。

「正常程序是這樣,人家警衛也只是按程序走,沒什麼。」

又盯著警衛看了一眼,知媛這才回頭。「……以前你才不會這樣呢。」

「那是因為現在也不是以前了啊。」見警衛登記好身分證,金俊勉接過自己身分證,客套地回了個笑才又接下去。「現在的我也不會來這樣的地方。」



不需要知媛帶路,金俊勉也知道聚會在哪個房間。2307室,簡單的現代風設計,高挑敞亮,設備多功能,可以開小型會議也可以開簡單的宴會,甚至還配備了卡拉OK機。這間房間當年幾乎是被金俊勉包下來的,招待所的經理甚至曾經笑稱根本不需要登記2307是誰在用,反正SUHO天天來嘛,連睡衣都放這了。

找到了2307,金俊勉還有些猶豫要不要開門,門卻先開了。

門後的臉不是金珉錫,是跟他們大學同一幫的同學。似乎是沒認出這樣過分邋遢樸實的金俊勉,對方的表情相當疑惑。

沒來得及取笑老友,金俊勉越過對方的肩膀,剛好對上的是金珉錫的眼。

那人還是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小上許多,可只有一起做過生意搭檔,才會知道金珉錫雖然是個少爺,卻不是吃素的。他的手段不一定狠戾,卻是軟磨硬泡到對方必須接受他的條件。在以和為貴的現代社會裡,比起電影式的趕盡殺絕,這樣的作風顯然有些優勢。

金俊勉當年會喜歡上金珉錫,多少也有這樣的因素。


他看見金珉錫對他笑了出來,上揚的眼角逐漸瞇了起來,帶出一片細褶。

老了。金俊勉想著。連看起來那麼年輕、那麼娃娃臉的金珉錫,現在都老了。

那現在的自己呢?是不是更不堪?

往自己燈心絨的褲子邊一抓,金俊勉才發現自己的手已是冷汗津津。



真難堪。他有些自嘲地笑了出來,正迎向金珉錫的笑。

多窘迫。多年以後再遇上,自己居然是這樣狼狽的樣子。

幸好他已經不再在乎自己在金珉錫面前的模樣。




※※※



大概是SUHO真的只是一個都市傳說式的存在,朴燦烈搜索到有關於SUHO的內容,大多是一些看起來像是報明牌的網路新聞跟對經濟趨勢似是而非評論的網誌文章,整體而言對了解SUHO這個人幫助不大。

但偶而也是有些驚喜的,例如在搜索圖片時,就會看到除了那些刻意被打扮成樣板金融菁英形象的金俊勉以外,還有一些生活偷拍照。

狗仔再怎麼無聊,也不會去偷拍一個財經台的年輕名嘴。記者真正的目標,是跟金俊勉同一個圖片框裡的人。

金珉雅。

根據那些其實沒多少內容的小道消息來看,財經名嘴新秀SUHO似乎正跟某財團小姐金珉雅交往中,消息尚未被證實。朴燦烈利用關鍵字想繼續搜尋相關資料,卻沒看到後續的結果。

金珉雅的財團的小姐,SUHO後來出了事,大概財團也不會讓女兒嫁給這種麻煩人物,兩個人的交往沒有下文也不是什麼太讓人意外的事。但當朴燦烈把財團的名字跟金珉雅當成關鍵字一起搜尋時,金珉錫的名字就出現在某個八卦新聞中。

那則八卦新聞在討論財團的家族系譜,金珉錫跟金珉雅就在同一支裡,樹狀圖上清楚顯示著是親兄妹。

這倒讓朴燦烈有些疑惑了。一直以來他以為金俊勉的對象是金珉錫,但從報導上看來,金俊勉當初是跟金珉雅交往。除非是烏龍報導,又或者可能是金俊勉跟金珉錫拉妹妹當掩護……。

繞了一圈回來,朴燦烈發現自己還是什麼都沒搞懂。反而是因為用了過多的腦細胞,導致他相當的飢餓。

正想著要不要叫外賣,朴燦烈拿起手機的瞬間,卻聽見公寓的門開了。

公寓的主人垂著頭,周身氣氛看起來不是太凝重,卻更像是已經被抽光一身力氣後的無所謂。

朴燦烈小心翼翼地走過去,搖搖手裡的手機。

「……我剛要叫晚餐。」他秀出手機的撥號畫面,以顯示自己確實是勤懇樸實。「哥要點什麼?」

「海鮮湯麵吧。」看起來真的是隨便點,金俊勉迅速回覆。「我有買啤酒回來,等一下吃完飯可以喝。」

「……?」這才注意到金俊勉確實手上有提東西,朴燦烈連忙幫著接了過來。

「先放冰箱吧,謝了。」把鞋子脫了扔在玄關,金俊勉突然長嘆了一口氣。「雖然啤酒喝不醉,但有點茫也就夠了。」

突然聽見金俊勉沒頭沒尾的發言,朴燦烈回頭瞥了一眼那個慢慢爬上沙發的人影,耐住性子。

「哥怎麼了嗎?」

「沒怎樣。」金俊勉已經躺平在沙發上了,聲音迴盪在空蕩的客廳裡,顯得有些詭異。「我這裡的事情應該明天就可以處理好,我們後天就回去吧。」




※※※



金俊勉帶酒回來時朴燦烈就大概想得到那是有幾分借酒澆愁的味道。金俊勉平常為了照顧爺爺,連同事聚餐都不太去,酒自然不太喝。想起上次跟金俊勉喝酒,居然是他剛搬進民宿那時,兩人一起喝之前客人留下來的酒。

朴燦烈訝異於金俊勉其實相當不錯的酒量。雖然眼神看起來已經開始失去焦點,但講起話來還是平穩而有邏輯。

他低低笑著,甚至沒有看朴燦烈,只是拿著空了的啤酒罐,像是在拿麥克風似的。

喂,你知道嗎?哥我是SUHO。SUHO。你知道吧?幾年前很紅呢,財經雜誌上都是我,早上跟下午都要上金融類的節目呢……喔,這幾年當然就沒有了,我去鄉下了嘛。

朴燦烈沒有說話,只是又開了一罐啤酒。



怎麼會跑去鄉下呢?是因為大家都說我害死一個人。喏,你之前跟我一起去見過的,羅恩仲,就是爺爺的兒子。我那個時候本來是不接這種沒多少錢也沒什麼背景的客戶,但是他一直纏著我,我也只能假裝熱心,隨便給他一點像是內線資訊的消息。

那些消息當然不是真的內線,有的只是我在節目上隨口胡謅而已。但羅恩仲一個鄉下人來首爾打拚,爸媽過世得早,爺爺撫養他長大的,他一心只想早點出人頭地,擺脫窮人的日子。

但說羅恩仲窮,其實也沒多窮,都有老婆小孩啦,房子也在付房貸呢……。總之真的是人心不足蛇吞象,錢沒有人在嫌太多的。羅恩仲也知道我不想直接幫他這種資金不夠的操盤,就叫他的情婦幫他投資。他那情婦其實就是他以前公司的會計,原本還照著我給的那點半真不假的消息投資,後來大概是胃口養肥了,貴金屬、高風險基金什麼的都玩下去,等我有天隨口問羅恩仲投資狀況,才知道他跟他情婦已經開始挪公款補資金缺口了。

我快嚇死了──雖然他們是自己亂搞才落到這步田地,但圈子裡的人多少知道我是他們的投資顧問,總不能讓他們砸了我招牌。我還在想辦法想怎麼挽救,羅恩仲就自殺了。

雖然新聞報起來像一般社會事件,但圈子裡都知道我的投資人因為資金轉不過來而自殺,這種事情傳很快的。警察來問話,客戶一個一個跑,親朋好友沒有人再聯絡,我還想過不如跟羅恩仲一樣死了算了。

可能也是剛好吧,我隱約想起來羅恩仲有個爺爺,住鄉下,就想說當成贖罪去看看。發現爺爺一個人年紀這麼大,又自己住,覺得心裡過意不去,後來就一路住在那裡了。



金俊勉講的故事有點噁俗,多少像商場巨鱷(雖然朴燦烈覺得金俊勉也不是什麼特別狠絕的角色)的懺悔,但同樣是從原本紙醉金迷的生活裡掙扎過來的人,朴燦烈莫名生出一些憐憫。不知道是對金俊勉,還是對自己。

沉默太久,朴燦烈花了幾秒才找回自己的舌頭。

「那……金珉錫呢?珉錫先生?」

他知道金俊勉還很清醒,清醒得足以判斷這是否是他想回答的問題。

年長的青年抬起臉來看著他,眼神已經是完全的渙散,聲音輕緩而飄忽。


「他?什麼都沒有啊。」

本來就是,什麼都沒有的東西。












2015.10.07 Wed l [EXO/suyeol(燦勉)]二手光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