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十六)



金俊勉的家境還算得上可以。

這顯然是個謙遜的用法。現在雖然已經是人人都可以念得了大學的時代,但要念到頂尖的大學,爸媽們還是得把大把的錢往孩子身上砸。

正確一點來說,金俊勉是中產階級的小孩。從小一路乖乖上補習班,高中時參加個不像樣的社團沾醬油,之後就穩妥妥地上了名門大學。

他就是在那裡認識金珉錫的。

金俊勉向來知道學校裡有些紈褲子弟,大多是集中在一些「○○英文學程」裡互相取暖。據說那個地方就是有錢人互相認識彼此的先修班,之後去國外過個水回來就要準備接家業了。

認識金珉錫倒也不是很意外。金俊勉當時也就只是抬頭而已,就見到那個無緣無故停在他桌邊的人垂下了頭。

「不好意思,筆記可以借我抄嗎?」

抱歉的語氣,卻是肯定的神情。少年看起來相當小,金俊勉猜想應該是個大一的學弟。

他把筆記借給那個少年,對方點點頭,說「我下個星期帶來還你喔,謝謝!」。

沒把這當成一回事,金俊勉繼續收拾書包正要走人,同班同學卻不懷好意地一屁股坐到他旁邊。

「──發了喔,借完筆記,下次F集團的副理就是你了吧?」

金俊勉動作頓了頓,怪看了身邊的同學一眼,摸不清楚這話從何而來。

憐憫似的,同學這才娓娓道來那人其實是集團副主席的長子,高他們一個年級。據說很常翹課,每逢期中期末就會到處跟人借筆記,全然沒一點少爺樣子。

……噢。原來還大我們一個年級啊,看起來很小。

金俊勉的反應顯然讓同學相當不滿意,哼了一聲撇頭就走。

金珉錫是個守信的人,隔週便在課堂上把筆記還給金俊勉,還附上了一杯星巴克。

其實大可不必的。這種無所謂的示好或感謝,也不過是順水人情而已。金俊勉剛想客套拒絕,就聽見金珉錫有些猶疑地說了。

「今天星巴克買一送一喔,但限定同口味……你不介意喝太妃糖核果拿鐵吧?會不會太甜?」

……我還沒喝怎麼知道會不會太甜。金俊勉有些哭笑不得,抬起眼看到金珉錫過分認真的表情,還是笑了出來。

「笑了啊。」圓圓的包子臉鬆了一口氣,面部線條緩和下來,看起來更顯年輕了。「看樣子應該沒買錯……。」

我就還沒喝了到底是哪來的結論!金俊勉第二度在心底怒吼,看到金珉錫的臉誒又生不出氣。

都怪金珉錫長得太好脾氣了,一點都沒有大少爺的樣子。

認識金珉錫確實對金俊勉是有好處的──他從小的夢想就是像這樣:念金融相關科系,進入商貿領域,然後點石成金。跟金珉錫這樣的少爺當朋友,無異是讓她多了一塊對理想的敲門磚。

金俊勉的父親是證券公司的低階主管,他從小見到父親衣冠楚楚卻是一臉疲憊,只能掙著與努力並不相符的薪水,心裡逐漸清楚雪亮的是自己決不要如此一生庸庸碌碌。

跟金珉錫相交,更讓金俊勉覺得自己有可能達成夢想。

金珉錫的興趣是工業設計,閒來無事還會做做木工之類的,對於商業貿易金融之類的全然沒有一點興趣,充其量就是講講場面話不太會怯場而已。金俊勉順手把報告剪剪貼貼弄了一份,讓金珉錫拿去交差,也算是友情的表現。

企業的大少爺如果不會念書,家裡通常會幫他派個伴讀,日後少爺接管家業,這個伴讀就會進公司跟著輔助。金俊勉倒沒有想到要藉金珉錫爬到多高的地位,只要起跑點比別人稍微前面一點他就可以接受。

流言總是停不住的,半個學期後,大家開始叫他「金少爺的金秘書」。



金俊勉跟金珉錫去過幾次所謂上流少爺小姐的聚會,但實在是融不進三五個字就一句英文的環境,最後只能坐在一旁乾笑。

也許是發現金俊勉的不自在,金珉錫坐到他身邊,遞上一碟點心。

「……無聊啊?」

掙扎著要不要說真心話,金俊勉最後選擇了折衷的答案:「有點。」

似乎有些意外於他的誠實,金珉錫愣了愣,彎起一個笑。

「我也有點悶。起來啦,出去走走。」

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金俊勉在還沒完全意會過來以前,就已經被金珉錫拖著走。

金珉錫那時已經有車了,以大學生而言是相當讓人羨慕的一件事。他把金俊勉塞進副駕駛座,哼著歌一路駛離原本聚會的場所。

車子開至一處舊工廠。金珉錫俐落地解開安全帶下車,金俊勉有些尷尬的困在座位裡,七手八腳解開了安全帶才跟著下車。

一路上幾個工人畢恭畢敬地向金珉錫打招呼,想來這應該是金珉錫家業的某一個極小的分支之類的。

工廠是在處理木料的,到處散亂著木屑和灰塵。金俊勉摀住口鼻,有點擔心會不會因為肺部沉積過多塵屑而生出許多毛病。

金珉錫卻毫不在乎地向工廠深處走去,最後停在一張工作檯邊,咧出張至耳邊的笑。

「──師傅,我來啦!」

工作檯邊的略駝背的老邁身影極緩慢地揚起視線,金俊勉這才看清那是個老人,從嚴肅的神情看起來,脾氣相當壞。

然那老人瞇起眼,似是吃力地多看了幾秒,隨即笑開了花。

「喔!來啦!你東西做到一半咧……。」

從頭到尾沒搞清楚這場面從何而來,金俊勉呆立在當場,看著金珉錫走過去擁抱了一下老人,然後轉過頭對他招招手。

「師傅,這我同學,叫俊勉。」

老人盯著金俊勉看了一眼,似乎也覺得有些尷尬,不自在地轉向金珉錫。「你上次弄的那個……。」

「喔對,弄到一半。」拍了一下額頭,金珉錫一副大夢初醒的樣子,再次向金俊勉揮手。「欸,幫個忙吧。」

等到幫忙把那個所謂「做到一半的東西」搬出來,金俊勉才發現那是張椅子。

「我自己釘的喔。」金珉錫一臉驕傲,像是高中生在介紹心愛的遊戲一樣。「還不錯吧?」

其實燈光太昏暗,那張木椅子也還沒成形,金俊勉很難判斷所謂「還不錯」的標準是什麼,但他還是鄉愿地點點頭。

金珉錫沒有再多說話,掄起工具就是開始比劃。金俊勉從小到大沒碰過這些東西,只能乾站在一旁發揮自己最大的功用:安靜,然後假裝有用地遞水遞筆。

那一天他們終究沒有把那張椅子完成。釘張椅子沒有那麼難,但金珉錫卻花了太多的時間。

「如果可以多花點時間練習,應該就不用花這麼久時間了。」走出工廠,金珉錫滿臉遺憾,連腳步都變得拖沓。

「你……,」思量了一下,金俊勉側臉看向金珉錫,有點躊躇。「你常弄這個?所以翹課?」

可能是因為金俊勉太晚問這個問題,金珉錫看上去有些被這個問題難住。

「不算常啦,光跑來這裡都會被唸到臭頭。」大少爺抓抓頭,又露出了比實際年齡更小的樣子。「但我還是喜歡搞這些,至少比念會計學喜歡多了。」


那是個夏天,金珉錫穿著休閒襯衫,頭髮早就因為工廠裡的悶熱空氣而浸成一片汗濕,整張臉紅撲撲的,說著喜歡木工的神情像是對於世事無知無畏的少年。

金俊勉在避開金珉錫弧度過大的比手畫腳時心口抽動了一下。他不確定這份緊張是源於害怕被金珉錫打到,或是其他。

其他,例如金珉錫太興奮說著話時,會有點分岔的語調,還有跳著的步伐。

金俊勉從以前就知道自己不是那麼直,也常常會覺得男孩子可愛什麼的,但那是他終於能夠感受到那些爛俗言情小說裡所說的橋段的時候。

例如心跳,例如小心翼翼避開跟那人的碰觸,以避免暴露自己的情緒。

他想他可能喜歡上了一個人。




※※※



金俊勉出人頭地的計畫裡想當然耳不包括暴露自己性向這麼危險的部分。因此跟金珉錫的妹妹交往,也是相當合情合理的選擇。

他覺得這樣很好,於哪方面而言皆然。金珉雅是個開朗可愛的女孩,跟他很處得來;金俊勉當時已經出社會一段時間了,但才剛是事業要起步的時候。兩人相處的時間變少,金珉雅也不太抱怨,有時甚至還說今天就別碰面了吧,回家好好休息。

見面之後,對方家人也頗喜歡他,有意在兩人婚後讓金俊勉進入家族企業裡接主管職。

這一切都讓金俊勉覺得感激。光明的前程,體貼的女朋友。尤其是,女孩生成他最喜歡的模樣。

金珉雅長得跟金珉錫很像,臉小,白而圓。眨著大眼睛說話的樣子,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小上很多。金俊勉非常喜歡她。喜歡她長得這麼像金珉錫。

那個時候金珉錫跟金俊勉算是有點分道揚鑣的狀態:金俊勉按照自己的規劃從事金融業,金珉錫抗拒著父母的安排,跑去報考設計相關的研究所。畢竟沒有學過,第一年考時還落榜,就這樣當了一段時間的無業遊民才考上。

雖然金珉錫沒有跟他們一群同學一起出社會,但畢竟大學是人在世界上最後有機會可以單純交朋友的地方,他們還是常常會找時間聚聚。等到自己慢慢有能力了,金俊勉也會出手闊綽些,招待一幫老同學到自己常跟客戶約去談事情的招待所玩。

他很喜歡看著金珉錫坐在一旁喝啤酒的樣子。當他們所有人都已經是穿著西裝和洋裝舉起高腳杯的世故時,只有那個人還是穿著針織衫牛仔褲,慢慢握著鋁罐一口一口啜著啤酒。

時間彷彿就這樣停在他的身上。從相識之初就沒有變過。

偶而金珉錫會注意到他的目光,回應似地對著他笑。然後金俊勉會彆扭地撇開頭。

他心跳得難受。




在金俊勉以為一切就這麼順風順水時,羅恩仲的事情爆了出來。他一時間從金融界的未來新星變成沒人聞問的明日黃花,婚事也隨之暫緩,對方家族甚至還有人說不如這婚別結了吧。

金珉錫那時候約他出來喝一杯,說你別擔心啦,等風頭過去就好,我妹那麼喜歡你。

當然金俊勉是不會說他覺得其實沒結成婚也好。抱著喜歡一個人的心去喜歡上另一個跟他相似的人,不知道是誰更不幸福一點。

金珉錫繼續絮絮叨叨地說,可是等風頭過了以後我可能就不能看你們結婚啦。我申請到國外的學校了,可能要去好一陣子。雖然來回機票錢也沒那麼貴,可是學期中總是怕有事情嘛……。

金俊勉感覺自己的臉頰突突跳了兩下。他向金珉錫舉杯,一口乾了下去。

半個月後,他主動向金珉雅提分手,把兩個人一起去選的戒指退回珠寶店。

在金珉錫在社群網頁上宣布自己要出國的日子時,金俊勉刪掉了自己所有社群網路的帳號,停掉了原本的手機,然後開車一路往南到了羅恩仲的故鄉。

逃避不能解決事情,但至少暫時間,可以眼不見為淨。



站在海堤邊,金俊勉在經過那麼多年以來,第一次發現自己還可以這麼自在地呼吸。












2015.10.14 Wed l [EXO/suyeol(燦勉)]二手光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