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十七)



金俊勉講完那串落落長並且也沒有特別動人的故事以後就自顧自睡著了,留下朴燦烈灰姑娘似地收拾晚餐廚餘和啤酒罐。

唯一的好處是因為金俊勉在客廳沙發上睡著了,朴燦烈終於有得以睡床的機會──雖然金俊勉留在這房子裡的床也只是一張床墊,外加簡單的薄被,連枕頭都沒有,但畢竟這還是他家。朴燦烈這幾天都是在沙發上度過的,睡到差點落枕。

原本都已經洗完澡正準備躺到金俊勉的床上,朴燦烈這時卻又沒那個種真的去侵占別人的床。

他很孬地走回客廳,蹲在已經自行在沙發上躺平的金俊勉旁邊。

「哥。」鼓起勇氣戳戳金俊勉,朴燦烈真覺得自己好心到簡直天打雷劈。「回你房間睡啦,沙發是我的。」

金俊勉的眼睛突地張開,圓睜著,像是什麼恐怖電影的場面。朴燦烈嚇得往後一退,一屁股坐到地板上。


「嗯。」


醉鬼發出一個單音,眼睛又閉上了。

朴燦烈膽子本來也沒很大,大半夜裡被這麼一嚇,魂都被驚飛大半。他抖著手指又試探性地戳戳金俊勉,沒想到這次對方這次是真的不動了,軟綿綿的。

……什麼啊,哪有這種發酒瘋的。

心裡絮叨著,朴燦烈這才有些回神。甩甩頭,伸過手搭住金俊勉的肩,扶著對方坐起來。

「走啦,去床上睡喔!」

金俊勉發出幾聲無意義的咕噥,類似「敬表同意」的意思。

因為身高實在有點差距,朴燦烈原本想扶著金俊勉走回房間,最後還是改成從背後推著的姿勢。

頭半抵在金俊勉的頭頂,朴燦烈感到相當無奈。

其實用抱的最快。但根據他現在扶著的重量評估,金俊勉也是有點分量的,沒那麼好抱。

而且他跟金俊勉……用那樣的姿勢,是有點太親密。

但跟一個「房客」掏心掏肺後,他們彼此間也算是沒什麼秘密了。要這樣算來,也算是另一個層次的親密。

因為是從後面推著金俊勉前進的姿勢,一到床前,朴燦烈就把金俊勉往床上推。稍微一碰,那人就往床上趴下去,發出「啪」的一聲,沉甸甸的。

朴燦烈有些好笑。隨手抓了被子往金俊勉身上蓋,正想關上寢室的電燈,卻聽見背後傳來說話聲。


「──過來。」


左張右望了一會兒,朴燦烈確定房間裡只有他們兩個人,所以剛才的聲音,應該是趴在床上的醉鬼無疑。

只當金俊勉又在說醉話,朴燦烈只是回復原本關燈的動作。在室內霎時陷入漆黑的瞬間,他再次聽見那個聲音。


「睡。」


命令式的。

朴燦烈真有些無奈了。他走到床邊,蹲了下來,像剛才蹲在沙發邊那樣。

「哥是在叫我?」

黑暗中他看不見金俊勉的表情,但聽見被褥間有哼聲,類似肯定的意思。

朴燦烈嘆了一口氣。

他輕輕把金俊勉撥到一邊,爬上床。

果然金俊勉當年是滿有錢的,這床躺起來觸感不錯。

也沒有心再對金俊勉當年風華多做評論,朴燦烈靠在金俊勉的耳邊,小聲念了一句,多少有點歉疚。

「不好意思啦,哥。」

他翻過身,以盡量不打擾金俊勉睡眠的方式睡下。

在他還有些半夢半醒的時候,他感覺到自己的被抵了一顆頭的觸感。他不太確定。

但他聽見了,那張埋在自己背上的臉,悶哼了一聲。

「……嗯。」


朴燦烈的嘴角勾了起來。




※※※



「今天是在首爾的最後一天。」早餐依然是沒有溫情的麵包和牛奶,跟金俊勉平板的聲音一樣毫無生氣。「你有要去哪嗎?」

朴燦烈對於金俊勉的變化沒有太大意外,覺得那大概就是一個人酒品很好的友善表現。

雖然他還是覺得金俊勉如果可以平常也那樣就好了……。

「我……。」突然被問到這個問題,朴燦烈一時也反應不過來。「那哥呢?去看看伯父伯母之類的?」

「我?」乍聽到朴燦烈的提議,金俊勉有些諷刺性地提起嘴角,隨即把話題轉回朴燦烈身上。「你要去看你爸媽?」

突然被反問,朴燦烈有些噎住。「呃……是也很久沒見了。如果有時間的話,可能會去看一下吧。」

金俊勉點點頭,帶些不置可否的意味。




最後當朴燦烈輸入自己家的密碼,瞥見金俊勉垂著手站在一旁的樣子,覺得有點荒誕。

原本還以為是各自探親,沒想到金俊勉只是聳聳肩,丟了一句「我跟家裡沒什麼好說的」就閉上嘴。最後就變成這樣了。

點開密碼鎖前有按門鈴,半推開門就看見朴媽媽站在門後了。

他看著他的母親,他的母親回望著他。

明明分開也才快一年,以前工作一忙起來也時常無法見面,但是經歷了過去這些,現在跟母親面面相對,朴燦烈卻覺得恍如隔世。

還是他的母親先走上來,輕輕抱住了他。

「回來啦。穿這麼少,不冷啊。」

朴媽媽的臉大概就到他的鎖骨,聲音很平靜。但朴燦烈卻莫名知道媽媽現在是想哭的。

……因為他自己也想哭。

老爸不知何時出現在媽媽身後,聲音有點僵硬。朴燦烈想起老爸早就退休了,這時間本來就會在家。

「好啦,進來啦。客人還在旁邊,不要讓人家站著。」

朴燦烈這才回神想起金俊勉的存在,連忙朝對方比劃了一下。

「爸、媽,這是我朋友,金俊勉,也是我的房東。」

金俊勉做足了禮數鞠躬問好,臉上的表情還是多少帶點尷尬。


「怎麼要回來也不早說…早知道叫你姊也回來啦,他也很久沒回娘家了。」坐進沙發裡,母親眉宇間的關切未曾少一分。「剛我kakao他說你要回來,他還說怎麼這麼突然。」

「就…也只是剛好來首爾一趟。」不自然地笑笑,朴燦烈自覺自己現在不過是個無業遊民,說什麼剛好進城這種話,像是在做什麼大生意似的。「沒關係啦,以後還有機會,又不是見不到。」

「都來了,就留下來吃午餐吧。」沒怎麼開口的父親突然開口的樣子反倒有幾分忸怩。「……你媽最近老是煮太多,吃不完。」

──最好是。老媽平常煮的份量老是抓太少,青春期的他還常常喊著吃不飽。

「對啦,東西買一堆。」朴媽媽連忙接話,像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我跟你姊講一聲,叫他中午請一個小時假回家吃飯。」

最好是那個從小跟自己互扯頭髮叫囂的姊姊會願意犧牲一小時的時薪。朴燦烈扯扯嘴角,試圖安撫看起來似乎是有點太高興的父母。

「欸,不用到這樣啦……。」

「那就這樣啦。」立刻站起身,朴媽媽看起來就是要大展身手的氣勢。「那俊勉先生也留下來一起吃吧,謝謝您這段時間對我們燦烈的照顧。」

跟著房客探親本來就已經夠奇怪的了,還要跟人家全家一起聚餐,以金俊勉過度客套的個性來說是無法做到的。

「不──」

「中午就吃排骨吧。」語氣輕鬆地截斷話頭,朴爸爸看著金俊勉的樣子像是公園的阿伯在看路過的小夥子。「……俊勉先生也是做演藝圈相關的工作嗎?」

還沒解決眼前的問題,馬上又來新的問句。金俊勉只得訕訕地回答自己是教師,老家在首爾,這次是回來處理一些事情。

朴燦烈首次感到自己的父母真是轉移話題的高手。

金俊勉沒有特別隱瞞自己以前從事金融業的事,只是避開那些帶著浮誇的部分,講成類似再也受不了兢兢業業的生活,最後跑去鄉下的草莓族人生。

這樣的路數似乎相當符合朴燦烈父母那個年代對於新世代年輕人的想像。朴爸爸先是搖頭嘆了兩聲,說了一些以前那個如何如何的老派故事,最後再帶點試探意味地問未來股市發展的走向。

朴燦烈有些失笑,勉強想起老爸也是個資深小股民外加多少玩點基金。他本身金融觀不是很強,薪水通常都丟給家裡處理,老爸老媽跟姊姊才是玩轉這些金融投資的主要經手人。

原本以為金俊勉會推託一些現在已經不在金融業了之類的把話題轉走,沒想到對方居然還一本正經地分析起當前產業走向,唬得朴爸爸一愣一愣的,中間一度還試圖拿手機錄音。

翻了個白眼,朴燦烈在心底搖頭。拜託喔……。



中午吃飯的時候,始終跟他處於最親密的敵人地位的姊姊居然拋棄了工作,毅然決然請了整個下午的假飛奔回家。

餐後姊弟倆把媽媽推出廚房,裝乖洗刷碗盤。

「……你有病喔!下午不用賺錢嗎?你跟你老公不是還在還房貸。」

「身為新聞從業人員,我對於追蹤焦點新聞對象的後續狀況還滿有興趣的。」挑了挑眉毛,朴宥拉把手裡滴水的碗盤瀝乾。「客廳那個…你新男友?」


朴燦烈心下一凜。遲了幾秒才說,不,不是。


朴宥拉沒多說什麼,只碎念了幾句,看起來人還不錯。

不是因為跟金俊勉被誤認感到慌張,而是猝然發現連家人都接受那則醜聞所接露的「事實」時,慌了。

確實從那件事之後,他對於自己是不是純粹直男這件事有點懷疑。但在他釐清之前,全世界就已經幫他貼上了標籤,告訴他就是這麼一回事。

想想傳媒真的是一個很權威性的行業。思及此,朴燦烈也只能苦笑。



開回家的路上,金俊勉突然冒出了一句:「你家人,很好。」

「──嗯?」沒頭沒尾的話,朴燦烈也只能以故作高深的反應作答。

「他們…願意接受你,不管你是什麼樣子。」側面看過去,金俊勉咬住下唇的動作似乎有些太用力了。「我很羨慕。」

朴燦烈沒有再說話,只是點點頭。

他私自猜測,或許金俊勉的家人,沒有接受他原本的樣子。

或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刻意不去見的吧……。











2015.10.21 Wed l [EXO/suyeol(燦勉)]二手光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