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二十)



「──你什麼時候回首爾?」金鍾大的聲音太興奮了,幾乎是大吼的程度。

「蛤……?」

在曬衣服的時候突然接到驚天雷一樣的電話,朴燦烈揉揉耳朵,把通話設定成擴音。

「就問你什麼時候回來啊!!」金鍾大顯然精氣神十足,即使開了擴音,朴燦烈也覺得耳膜有點疼痛。「要約製作人耶!」

「……你到底在講什麼屁話啦。」不耐地掏掏耳朵,朴燦烈看著那一堆還沒曬的衣服,有點挫折。「翻譯成韓文好嗎?」

「就你的歌啊!」似乎覺得朴燦烈在裝傻,金鍾大也開始露出不耐。「不是寄了DEMO來給我!」

「蛤………!?」這才意識到事情似乎有點不對勁,朴燦烈冒著失聰的危險把手機拿近。「──什麼DEMO?」

也許是聽出了朴燦烈的狐疑,金鍾大原本興高采烈的音調也變得遲緩。

「嗯……你的歌?你自己寫的那個?」試探性地問下去,金鍾大開始哼起了音符。「就那個啊,啦啦啦啦搭~~」

靠………。

熟悉的旋律,朴燦烈在大太陽底下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你怎麼會知道這首歌?」盡量不以威脅性的語氣開口,朴燦烈卻難以控制幾乎要怒吃手機的態勢。

「嗯,啊,喔………。」這時候才皤然醒悟自己似乎搞錯重點,金鍾大的態度瞬間變得相當謙卑。「那個、SUHO先生給我的。」

嘴角不受控制地抽動,朴燦烈覺得連吸氣都像是胸口被揍一拳似的鈍痛。

「他……什麼時候──?」

「我也不知道他怎麼找到我的,可能以前認識電視台的人還怎樣吧。」緩慢的講話速度透露出金鍾大正在斟酌怎麼平穩地敘述來龍去脈。「就有天他突然打我手機,跟我說你在寫歌,想問看看評價怎麼樣。我想說你還欠公司一大筆啊,雖然公司都認栽了,可是你寫點歌慢慢打工還債也不錯……。反正他就把你唱的歌錄音檔email過來,我跟李室長商量了一下,覺得還可以。啊你──不知道喔?」

朴燦烈感覺到自己臉上的肌肉正逐漸扭曲,僵成難看的角度。



「不知道。」



在金鍾大來得及反應之前,朴燦烈迅速掛掉了電話,把手機扔到還沒曬的衣服堆裡。

他蹲坐在地上,臉埋進雙膝之中。他想起那天金俊勉突然叫他在店裡自彈自唱,真相大白的讓他心虛。

馬的。




※※※



一如以往,朴燦烈洗完澡出來,金俊勉坐在客廳的茶几邊翻書,大概是在備課。

其實朴燦烈一直沒問過金俊勉幹嘛教國文──這校長也滿奇怪的,幹嘛讓一個拿財務管理學歷的人教國文?雖然學校鄉下,但有這麼缺老師嗎?簡直誤人子弟……。

但他想現在的他,稍微理解了金俊勉的心態。

他不想再碰演藝圈的事情,如同金俊勉不想再碰任何數字相關的東西一樣。(好吧,也許在店裡幫爺爺算帳算是底線。)

蹲到茶几旁邊,朴燦烈挨著金俊勉坐下,引來對方一臉莫名其妙的詢問表情。

「哥把我的歌寄給鍾大了?」他想盡量保持平靜的態度問,卻發現困難度遠比他想像得高。「──我的經紀人?」

金俊勉明顯僵了一下,因為距離得太近,朴燦烈甚至看見金俊勉的手背上起了不太明顯的雞皮疙瘩。

「……嗯。」金俊勉的語氣相當呆板,不知世事故作鎮定還是太過緊張。「問了一些以前的朋友,剛好拿到他的電話。」

都離開那個圈子多久了,更何況當年走的也不漂亮,要拿到金鍾大這種大公司經紀人的電話,想必也是百般低聲拜託,一手轉過一手才拿到那串電話號碼,現在一副自己人面多廣的樣子到底是想騙誰?

朴燦烈輕哼了一聲,刻意再往金俊勉的方向貼近了些。

「是那天錄的吧,在麵店的時候。」見金俊勉沒有特別的反應,朴燦烈也就當對方默認了。「……為什麼?」

「你總該回去的。」像是因為對朴燦烈過分的接近感到威脅似的,金俊勉低頭的樣子像是要把手裡的教科書看穿似的。「在這裡留一輩子,想幹嗎?」

「哥就沒想過嗎?」覺得難得見到金俊勉侷促的樣子有些有趣,朴燦烈瞇起眼,低頭繼續總算有機可趁的拷問。「那首歌給了鍾大,他會再給公司。到時候公司隨便掛上哪個作曲家的名字,讓新人拿去唱,我的版權費就這樣蒸發了。」

似乎是沒想到這個可能性,金俊勉被電到似地回頭看他,險些直接撞上朴燦烈的鼻子。

「不、不會吧……。上次在首爾碰面的時候,鍾大先生不是有在說一些你可以復出的事情?我跟他談的時候也是──。」

「原來SUHO也是很容易相信人。」大大地在金俊勉的臉頰上掐起一塊肉,朴燦烈竭盡力氣擺出諷刺的姿態。「難怪要離開螢光幕了;現在這樣子,講的東西恐怕很難贏得了那些名嘴吧。」

沒有理會朴燦烈裝腔作勢的張牙舞爪,金俊勉皺起眉,瞳孔裡的光芒搖曳不定。

「鍾大先生聯絡你了?說要把你的歌掛別人的名字?」

朴燦烈沒有作聲,只是盯著金俊勉。

「──他馬的。」像一顆氣球被戳破一樣垂下雙肩,金俊勉的慌張和無措溢於言表。「燦烈,我不是…我只是想──,啊真的是……總之我─你不要、我………。」


難得見到金俊勉連話都講不好的樣子,朴燦烈足足欣賞了3分鐘。


「沒。」拍拍金俊勉的大腿以打斷對方因為慌張而無法停止的胡言亂語。「鍾大是問我什麼時候要回首爾。」

顯然對這個突如其來的橋段沒有準備,金俊勉還是嘴開開的蠢樣,頓了幾秒才機械式地動動嘴唇。

「那、你剛才……?」

「我只是想確認一下到底是不是哥做的。」看金俊勉的臉一陣青一陣白,朴燦烈有種風雨欲來的感覺。「因為鍾大跟我說是哥把DEMO寄給他的……。」

他原本以為金俊勉會在放心之後對他劈頭痛罵,沒想到那個嬌小的年長青年身體往後縮了一點,把視線放回教科書裡。

「……那就好。」聲音回復日常的平和,金俊勉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繼續拿著比在教科書上做記號。「你租金上次年底一次付清了,付到下個月,如果你這個月就要走,我可以退給你。」

沒有預期中的狂風暴雨,朴燦烈卻是萬般不自在。

他說不上來,也就是那一點不對勁的感覺。

但是人總不能只靠感覺過活,那只是生活中所觸碰的某個部分,在腦海裡反覆的部分。但不是真實。

金俊勉的教科書翻了一頁,安靜地。


朴燦烈從金俊勉的身旁退開,爬上沙發,開始玩起手機遊戲。

這樣的情景是他們最普通不過的夜晚,朴燦烈卻覺得空氣裡有某種情緒,正一點一點被消滅。

而他們誰也沒有去挽留那一點無以名狀的什麼。




※※※



朴燦烈要離開的前一個晚上,在客廳裡振筆疾書,金俊勉蹲在他旁邊,沒有說話。

……第26條,雜貨店的老闆常常把錢算錯,結帳前要自己先算好帳,不要白交錢。

第27條,買網拍寫地址時要在備註欄寫一下怎麼找到這裡,不然宅配很難找。

第28條……。


「我又不買網拍。」金俊勉懶懶的聲音從他的左邊透了過來,「……還是爺爺會買?」

──原來還真的有在看。


有些煩躁地把第27條劃去,朴燦烈看著原本也不太整齊的字跡被塗成馬賽克似的線狀。

「……還有什麼要補充的?」他側過頭看向金俊勉,發現對方瞅著他笑。

「我哪知道你還有什麼要補充的。」懶洋洋地爬上沙發,金俊勉抓起一個抱枕摟著,像隻無尾熊。「也沒住多久就寫一堆注意事項,是要準備選鎮長喔?」

「……。」聽不得金俊勉挖苦的語氣,朴燦烈索性丟下筆,掃向金俊勉的眼神帶著敵意。「也不想想快一年了,哥連洗衣服要到洗衣精的比例都搞不清楚,家事都是我在做,有我這麼好的房客嗎?」

大概是朴燦烈的不悅表現得明顯,金俊勉霎時不吱聲了,丟下手裡的抱枕,窸窸窣窣地滾到朴燦烈旁邊。

「好啦。」貼在朴燦烈耳邊的是極為柔軟的語氣,騷動著他的聽覺。「你最好最棒最能幹了啦。」

「嗯。」朴燦烈把頭往右一歪,額角嵌住金俊勉的臉頰。「我是還挺能『幹』的。」

「我同意。」金俊勉的聲音像在哄小孩的樣子,朴燦烈一度懷疑金俊勉其實是小學老師而非高中老師。「我什麼都不會,這點倒是把你教得挺不錯。」

「現在來期末考一下,展現我的實力?」

「……去床上好了,客廳有點冷。」



大概是因為心知肚明這可能是最後一次,金俊勉今晚順從配合的程度相當高。全程服務不說,還主動換了好幾個姿勢迎合,朴燦烈一度以為金俊勉是要逼到他在這裡斷子絕孫不可。

──但他很樂意。尤其是看著金俊勉把臉埋在枕頭裡,臀部高高翹起,搖晃著的動作搭配著呻吟聲差點讓他在對方的體內沒幾秒就要丟兵曳甲。

他輕輕趴向前,胸口貼在金俊勉的背上。

動作沒有停下,他含著金俊勉的耳垂,覺得自己腦子快燒壞了。

「俊勉啊。」朴燦烈有種靈魂脫體的感覺。像是有另一個自己在做愛的同時,從感官間撥出可以正常說話的餘地。「會想我嗎?」

「──我走了以後,會想我嗎?」

金俊勉叫得比平常那副半死不活的樣子熱情多了,卻沒有回應朴燦烈的問句。



朴燦烈停止了動作,把金俊勉翻了過來,一把扯下在自己性器上的保險套,套弄了幾下,把乳白色的液體射在金俊勉的胸口。

有些精液射到了臉上。金俊勉伸出舌頭舔了舔,直盯著他。

朴燦烈喘著氣,四肢帶著脫力的滿足感,心裡卻覺得空蕩蕩的。

牽住他垂在大腿邊的手,金俊勉拉住他的手指,放到唇邊吻著。

跪在床墊上,朴燦烈看著金俊勉吻過他右手的每個指節,像是虔誠的膜拜。

他倒抽了一口氣,然後才聽見金俊勉說了。


「這樣會記得比較清楚吧。」

「記清楚點,以後想起來,也容易些。」


朴燦烈倒在金俊勉的身上,下巴剛好靠在金俊勉的肩頭上。

他閉上眼,覺得有很多話想說,卻又什麼都說不出口。

就這樣吧,也不必說了。










2015.11.11 Wed l [EXO/suyeol(燦勉)]二手光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