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二十一)



朴燦烈很久沒開自己的車了。他的車太顯眼,在小鎮裡開不方便,大多時候是開金俊勉那臺爛車。這次為了開長程回首爾,還特別開去保養檢查。

爺爺一早沒去開店,硬是把昨天晚上打包好的行李袋拉開,塞進一些疑似土產的食物。

還在煩惱要怎麼把幾乎爆炸的行李袋拉起來,玄關已經傳來喧嘩聲。邊伯賢的聲音在五米外就可以清晰辨認,朴燦烈可以預知到後面應該還拖著嗷嗷待哺的吳姓高中生一名。

「燦烈哥,幫我簽名吧。」連忙從包包裡掏出CD跟簽字筆,吳世勳獻寶似的拿到朴燦烈的面前。「以前金老師不准我跟哥要,現在哥都要走了,總行了吧?」

咧嘴笑開,朴燦烈接過簽字筆,在那張有點舊的普通盤CD上寫下自己已經許久沒塗寫過的鬼畫符。「要寫名字嗎?還是什麼話?」

「要要要!」熱烈地點頭,吳世勳向來遲緩的聲音像是踩了油門似的。「給最帥的世勳、沒事幹的伯賢,還有皺眉頭的俊勉!」

「幹嘛寫我!」乍聽到自己的名字,準備幫忙把行李搬到車上的邊伯賢發出的抗議聲震耳欲聾。「你的CD簽你自己就好了啦!」

「唉唷我幫你們要啊,」眼見朴燦烈快簽好了,吳世勳露出滿足的笑臉。「老師們都馬是愛吃假小心~」

「吳世勳!這學期非當了你不可!」

「唉反正本來也過不了啊……。」


把大行李箱拖出門,才發現金俊勉跟爺爺已經在門口等著了。

金俊勉向來表情不太有趣,即使是這種時候也不例外。「手機?」

「帶了。」朴燦烈拍拍自己外套的右口袋。

「錢包?」

「帶了。」

「鑰匙?」

「暫時先住鍾大那,到了再叫他幫我開門。」

「腦袋?」

「放冰箱裡,下午記得拿出來解凍。」

朴燦烈講完自己也覺得不好笑,卻看見金俊勉低低笑了出來。

「搞闢啊,」他拍拍金俊勉的肩膀,像是真的很熟的朋友那樣。「又不好笑。」

「……那你還講。」

「──那哥還笑?」

金俊勉肘擊了他一下,腳尖踢了踢朴燦烈。「保持聯絡。」

「……嗯。」


他們連「再見」都沒有說。


朴燦烈從後照鏡裡看見那群人從背後望著他,突然覺得有點不真實。

自己真的要離開了。

可是又有什麼好稀奇的呢,他本來就不屬於這裡。

但他又屬於哪裡呢?

他抬起手,往後小幅度地擺動,作出「掰掰」的姿勢。

朴燦烈知道他們看不見,但無所謂了。


再見。




※※※



金鍾大現在被公司抓去帶練習生們,偶而會去宿舍住,讓朴燦烈借住個幾天不是難事。

「先住下來吧,這幾天再看看哪裡租房子好一點。」金鍾大幫著把行李袋丟到沙發邊,然後就一副氣力放盡地萎靡樣。「你要長期跟我住也行啦,就先約法三章……。」

「我這張專輯有賺錢就搬,你少在那裏。」白了金鍾大一眼,朴燦烈把行李箱拖到行李袋邊放著。「先吃飯啦!還是你有工作?有工作的話我自己吃就好。」

金鍾大頓了一下,臉色變了幾番,連抬頭紋都寫著猶疑。

「我……還好。」瞄了朴燦烈一眼,金鍾大轉身走向冰箱,拿下一張用磁鐵貼在上面的外賣menu。「叫炸雞吧?每天跟那些練習生在一起,都吃一些沒味道的東西,噁心死了。」

大罐可樂快喝光的時候,朴燦烈知道金鍾大總要講出那些話的。不管有沒有喝酒,有些真話總是得說。

「那個啊……。」打了一個響嗝,金鍾大把視線轉向電視的綜藝節目。「事情可能有點變。」

「嗯。」大概猜到會有怎麼一回事,朴燦烈沒有太驚訝,只是努力抑制住語氣裡失望的濃度。「說說看。」

「公司覺得你這次的歌真的很好,」金鍾大的聲音幾乎像是喃喃自語了,不知道是因為心虛還是緊張。「但是…經過評估和一些考量,現在還沒有讓你回歸的打算。」


說來說去,他還是上不了檯面。

朴燦烈想他當年在參加選秀節目的時候就該有自覺的。總有一天,他會從人人搶簽的藝人,變成誰碰誰帶賽的賠錢貨。

他只做錯了一件事,然後整個世界變得再也無法逆轉。一年過去了,也一樣。


看來這一年比自己隔絕於世的懲罰還是不夠。朴燦烈自嘲地笑了笑,「所以現在是要?」

見朴燦烈沒有要大發雷霆的跡象,金鍾大偷瞄著的視線變得光明正大了些。

「公司想…就跟你簽個約,看一下這首歌的收益要怎麼分。那歌……就給KAI唱吧。」

連人選都找好了,他點頭或不點頭,意義都不是很大。

「那…這次找我來就是要談寫歌簽約的事情而已?」咬著免洗筷,朴燦烈覺得在舌尖的炸雞味油膩之至,他有些反胃。「這個把合約寄過來讓我簽名就好了,幹嘛叫我搬來首爾?」

「不、不是啦!」金鍾大的聲音陡地拔高,搖著手的樣子看起來有點蠢。「就、你以後也會常寫歌之類的吧,就留在首爾啊!設備什麼的也都比較齊,歌出來了也比較好跟公司談……。」

「我有說一定要賣給你們嗎?」露出玩味的表情,朴燦烈有點好氣又好笑。「照理來說,我寫的歌想賣給誰都行吧?」

「燦烈啊──」一個翻滾撲到他的腳邊,金鍾大幾乎是哀求的樣子。「不要忘記你的經紀約還在這裡啊!而且你一年前自己跑掉讓公司損失了一大筆,要還債啊你──」

「現在是怎樣?賣藝償債嗎?」

「不然你比較想賣色嗎?不要啦不要去賺那個皮肉錢……。」

「………。」

嚴肅的話題終究還是以嘻嘻哈哈的打鬧結束,但朴燦烈看得出來金鍾大的笑沒那麼輕鬆,連打在他手臂上的拳頭都是小心翼翼的。

世界從來沒有那麼簡單。只是以前的他,活得太容易了而已。

朴燦烈把晚餐的殘渣打包進垃圾袋裡,把那包垃圾丟在金鍾大腳邊。


「拿去丟。我先去洗澡。」




※※※



他在睡前撥了通電話給金俊勉。

鈴聲只響一聲就接通了。朴燦烈還沒搞懂金俊勉一個手機沒常帶在身邊的人怎麼這麼快就接電話,就聽見那人平穩的一聲「喂」。

朴燦烈乾咳了一聲,「哥?」

「嗯。」話筒另一端傳來沙沙聲,朴燦烈猜測金俊勉現在應該在改作業之類的。「今天開回去,還好吧?」

「還好,不太塞。」如果不是整體環境實在太不同,朴燦烈幾乎又以為自己回到了那個海濱小鎮。「爺爺睡了?」

「剛睡。今天下午客人還不少,有在想要多請個人來兼職幫忙之類的。」金俊勉短嘆了口氣。「你也早點睡。很快就要錄音了吧?」

「大概這幾天吧。」說起錄音,朴燦烈自然免不了又是苦笑。「錄一錄教別人唱。」

「………。」筆尖觸著紙的沙沙聲斷了開,金俊勉的呼吸聲淺淺地在話筒邊浮動著。「……教誰?」

「KAI。」朴燦烈維持著平常的語氣,儘量避免露出失望的樣子。雖然他確實不太好受。「公司說這首歌讓他唱,我這幾天準備錄品質好一點DEMO帶給他。」

「──那你呢?」音調變得低沉,金俊勉的怒意在深夜裡爆了開。「你什麼時候才要出?他們騙你?」

「……哥,小聲一點,不要吵到爺爺。」把手機拿離開耳邊,朴燦烈把通話模式調成擴音。「我…可能就先寫歌吧。暫時應該──」

「混帳。」把音量控制下來,金俊勉的語氣卻一樣咬牙切齒。「你不要跟他們簽約!找看看其他公司什麼的……哪有這種事!」

「我會簽約。」想著難得可以讓金俊勉激動一回,朴燦烈居然莫名生出點成就感。「哥,我打算歌就讓KAI唱。」

「………。」金俊勉倒抽了一口氣,從話筒裡聽起來像是被哽住一樣,許久沒有回應。「你有病嗎?」

朴燦烈幾乎笑了出來。他覺得自己可能真的有病。

「嗯。」他搖搖頭,覺得心情輕鬆了一點。「可能在鄉下住太久,腦子換了一個。」

電話另一邊的金俊勉又是一陣沉默。朴燦烈不太確定對方是想要斥責自己還是根本就忘記講話。

終於他又聽見寫字的聲音。紅筆劃過寫得亂七八糟的考卷,朴燦烈清晰地記得金俊勉最喜歡給一些低於50分的分數。

「隨便你。」回復成平常的無趣語氣,金俊勉的聲音聽起來有幾分倦意。「記得合約要找律師先看過。」

「我跟公司本來就有經紀約在,大概還要當奴隸當個五六年。」回想起兩年前自己簽約時連想都不想的理所當然,朴燦烈真覺得人還是得念點書,或至少花點錢請律師幫忙看合約。「落跑一年多,他們沒告我毀約就不錯了。」

手機裡又是全然的沉默。如果不是寫字聲還持續著,朴燦烈幾乎以為斷線了。



他一邊玩電腦一邊聽著金俊勉改考卷,幾乎又以為回到平常那些他們在客廳裡個霸一方的夜晚。

寫字的沙沙聲緩了下來,朴燦烈聽見在桌上整理紙張的聲音,他猜想金俊勉應該是改完考卷了。

剛想跟金俊勉說聲晚安,卻聽見對方搶先一步出聲了。


「喂。」金俊勉的聲音還是那種偽裝溫和的無趣,卻帶點急促的乾燥。「你的違約金是多少?」










2015.11.18 Wed l [EXO/suyeol(燦勉)]二手光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