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二十三章



後來張東雨並沒有跟智雅出去逛街。至少李浩沅沒有看到。他因此引以為精神上的勝利。

但是該來的總是會來。

那天分明就是個休假日的清晨。李浩沅的右手用力往床鋪的另一邊甩去,卻沒有如預期一樣地被反揍一拳。

有點掙扎地撐開眼皮,他看見張東雨正站在床邊,拉開衣櫃的門。

「……哥?」其實浩沅也不確定發出聲音的到底是不是自己的聲帶。只是他微弱的記憶確實記得今天沒有比賽也不用練習,是個徹底的假日沒錯。「要出去?」

「嗯。」東雨沒有回過頭看他,只是逕自從衣架堆裡揀了一件簡單的休閒襯衫。「跟人家有約。」

是誰啊假日一大早約人沒禮貌是會不會挑時間啊──把不用換氣也沒有標點符號的抱怨收進肚子裡,浩沅總算覺得有點清醒。「有約?」

「……對。」頓了一下,東雨懶散地把襯衫的鈕扣解開,隨便地套在身上。

「──誰啊?」浩沅以匍匐前進的姿勢披著棉被趴到東雨旁邊。「我可以跟嗎?」

「……。」東雨的背影在那一秒徹底地僵了起來。然後轉過身,手裡還在扣著襯衫鈕扣,挑起一邊眉毛,有些似笑非笑。「你想跟?」

「嗯……。」看著東雨的反應,倒讓浩沅真有些好奇了起來。踢開被子立起身,他半跪在床上,一把拉住東雨的衣領。「不能跟?」

「──要跟也是可以啦。」瞇起眼睛,東雨看起來還是有點猶豫。「幫我把襯衫扣好。」

「……我比較想把它脫掉。」李浩沅的回答有著運動員誠實的本能。

「可以啊,我這個姿勢壓你,不是剛剛好?」

「………。」





剛到球場門口,浩沅就想把包包遮住自己的臉裝成路人了。

即使隔著一段距離,他也可以看到智雅拉著明煥靠在球場入口的柱子邊,開心地向他們招手。

拖著腳步,浩沅低聲地對著一旁鎮定自若的東雨發了難。「……哥是跟他們約?」

「是啊。」東雨聳了聳肩,看樣子是連哼一聲都不屑。「我有逼你來嗎?」

「……。」被這麼一說,自己還真的是智商退回三歲。浩沅有些不服氣地嘖了一聲。「怎麼會約?」

「智雅說明煥想調整一下打擊姿勢之類的,問我有沒有時間。」呼了一口氣,東雨舉起手,向著那對姊弟招手。「剛好排今天。」

「……。」

李浩沅有點慶幸自己有來,這樣至少可以盯著張東雨;但是就另一方面來說,又覺得自己疑心病簡直就是可以進加護病房的重症了。




※※※



見到浩沅來,明煥的反應簡直像是中了樂透一樣,只差沒有當場直接去買彩券確認自己是不是真的那麼幸運了。

……畢竟一開始只是約防護員來指導,誰知道職業選手自己送上門。登登。

既然有職業選手在場,東雨跟智雅也自然地走到一旁閒聊,把指導學童的重責大任交給浩沅。


──明明就是休假,幹嘛來自討苦吃。


既然是自己送上門的,好像也沒什麼可以抱怨。浩沅認命地幫著明煥調整完姿勢,確認少年擊球的準確度,一回頭才發現剛剛原本在休息區聊天的東雨和智雅,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蹤影。

不會吧。

轉過頭,浩沅丟給明煥一個平常對球迷專用的笑臉。「明煥啊,我先去一下洗手間。你先自己練一下?」

少年朝著他用力點了點頭,自己又專心在揮空棒上。




確認了少年自己一個人沒問題,浩沅三步併作兩步走向休息區。

是跑去哪了啊……。剛才不是就在場邊嗎。

皺起眉,浩沅往休息室裡探了探。室內只點了盞燈,往球場辦公區域的門卻是開著的。

大概是智雅拖著張東雨到處跑吧。想到女孩每次都對著東雨笑得歡快的樣子,浩沅就有些彆扭。

覷著明煥還在場中練習得認真,浩沅沒有猶豫地直接走向辦公區域。

──這次一定要說清楚了。沒有道理看著自己的戀人對著別人親暱萬分,卻只能束手旁觀。

但這樣,也許會跟智雅鬧僵吧。說不定以後就不來看他們練球了。

或許東雨還會怪自己嚇跑了一個朋友吧……。但是這樣的狀況,已經超出了自己可以忍受的範圍了。

他可以忍受把所有的互動都隱藏在「從高中就認識的學長和學弟」這層包裝之下,但是這不意味他可以接受東雨逐漸被拉走,卻無動於衷。


還在胡思亂想,打算編個好一點的理由,在看到那兩人時可以自然應對。走著走著,卻聽見雜物間裡傳來細微而尖銳的聲音。

直覺讓浩沅停住了腳步,靠在門邊,屏著呼吸、豎起耳朵。



「謝謝囉。」即使看不見表情,浩沅卻可以從智雅的聲音裡聽出完整的輕蔑。「如果沒有東雨哥的話,浩沅哥今天應該不會來吧?」

「我沒有那麼大能力。」張東雨的語氣輕鬆而委婉。「以後你想要約浩沅去玩,自己去約他就是了。他是個成年人,好手好腳的,我還沒那麼大力氣綁著他。而且我今天來球場也有其他工作,你之後自己要約他,就去吧。」

……微妙的氣氛。似乎跟自己想像的不太一樣。

浩沅咬了咬嘴唇,提醒自己不要在這個時候出聲。

「真不知道他到底看上你哪一點。」聽見嘖的一聲,浩沅探過頭,瞥見智雅正抱胸站著,神情滿是惱怒。

「嗯,我也不知道。」因為是背著的角度,浩沅只能看到東雨聳了聳肩。

「……你就這麼有自信?」智雅拉高了音調。「就不怕他被我搶走?」

東雨靜默了幾秒。只是很短的時間,浩沅卻覺得自己的脈搏在那幾秒間也像是被凍結了一樣。

「拿走吧。」東雨的聲音很輕,卻充滿著自信。「如果你拿得走的話。」

從浩沅的角度,可以看得到智雅的表情帶著錯愕。

「如果這麼多年來……這些他都可以整理乾淨,然後轉頭走開,那我祝福他。」雖然是背對著的,浩沅卻可以想像到東雨的表情是微笑著的。「沒有心的話,留下表面的摟摟抱抱也沒什麼意思。」

「──你還真有自信。」智雅唇間蹦出的幾個字像冰塊一樣,落在空氣裡。

「不是。我並沒有想把他拱手讓給你的意思。」緩慢地搖了搖頭,東雨的語氣更加輕鬆了。「只是,我知道,他不會走的。」

「──?」

「該走的就會走。有心要走的話,留也留不住。」東雨攤了攤手,姿勢很是大方。「以前……很早以前,我也以為他會走,但是他沒有。」

浩沅見智雅張了張唇,終究是沒說話。

「那個時候,我做了……一些很傷人的事。雖然那個時候也只是想為了他好而已。」東雨抓了抓頭,一如他以往在不知所措時會做的一樣。「但是他沒有走。如果現在他要走,我不會攔,也攔不住。」



浩沅踮起腳尖,轉過身,輕手輕腳地離開雜物間的門邊。

──沒有再看下去的必要了。

他其實很生氣張東雨什麼都不說,但是悶在心頭的一股怒意,卻怎麼樣都揮之不去。

我很感謝你的體貼。但我不希望那成為你的負擔。


走回球場,明煥已經在一旁喝水了。


「……浩沅哥?」見他從休息室裡走出來,男孩瞪大了眼。「怎麼突然不見了?」

「剛去上個廁所而已。」擠出一個笑,浩沅看著眼前這張跟智雅像得出奇的臉,心情有些複雜。「你的練習,沒問題吧?」

「還好啦,跟昨天也差不多──。」

男孩嘀咕了幾句,浩沅沒聽清,也沒有想追問的意願。



是該跟張東雨說清楚了。











2015.07.19 Sun l [INFINITE/亞東亞]青春畫片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