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二十四章



李浩沅本來是想三個人坐下來談的;沒想到練習還沒結束,張東雨就已經踩到場邊,一臉嘻嘻哈哈的樣子。

「領隊昨天就找我,說有事情找我談,我先過去了。」東雨對著他眨眨眼。「搞不好是要加薪喔,我最近這麼優秀──。啊,智雅,我先走啦!」

像是剛才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似的,智雅臉上的明朗笑容更勝七月艷陽。

「今天謝謝東雨哥啦,下次再約!」

看著那兩人一派熟悉地道別的模樣,浩沅的雞皮疙瘩都從指甲縫裡長出來了。

他從來都知道張東雨不是什麼吃素的角色,可沒想到他演技也這麼精湛。



練習過後,浩沅先是把明煥趕去淋浴間,回頭就見智雅正站在自己身後,手裡拿著一瓶礦泉水,遞到他面前。

「浩沅哥。」

掃了女孩一眼,浩沅接過了水,在休息區的板凳上坐下。

智雅也跟著坐下,就這麼挨緊了他的身邊。浩沅頓時覺得有些尷尬,但一時之間卻也無法做出其他反應。

「浩沅哥……。」智雅的聲音不像一般女孩子喜歡撒嬌時的甜軟,而是明快的行板。「現在有交往的對象嗎?」

想到剛才窺探到的、智雅和東雨之間似是而非的劍拔弩張,浩沅的腳縮了縮。

「……有。」

「我也有呢,只是那個人有喜歡的人。」聽起來也不是很苦惱,智雅仰起頭,說起話來像是在敘述一個無關緊要的故事一樣。「而且我的對手……,啊、就是那個人喜歡的人,是個很難纏的對手呢。」

──簡單的刺探。可深可淺。

「戀愛時確實會有對手呢。」浩沅側過頭看著女孩並沒有望向他的眼光,覺得有些好笑。「但應該不是情敵吧。」

「──?」智雅皺起了眉,倏地轉向浩沅。不安和微慍全寫在臉上。

「真正的對手,是對方吧。喜歡著的那個人。」苦笑了一下,浩沅怎麼也想不清,自己是怎麼從升高中那一年的六月,把自己一生的感情都賠了進去。「先喜歡上了的人就輸了。即使想要放棄,花很多時間,也不見得放得開。不管對方再怎麼把你推開,還是會想敲碎那道牆。」


明明知道可以離開,只是不忍心。

不忍心那麼多年的回憶,更不甘心那麼多年的陪伴,所以願意去做所有的事。

這是張東雨為他做的。也是他一直想為張東雨做的。


智雅沉默了。原本靠近了浩沅的坐姿向外移了一點。

他們就這樣盯著不同的方向,視線落在不同的焦距裡。



※※※



李浩沅直接在外面吃飽了才回家。回家的路上想打給張東雨確認對方的地點,但想想對方是在跟球團高層談事情,還是作罷了。

一打開家門,他就發現自己想太多了──客廳燈火通明,電視的聲音直達玄關。還有張東雨那可能會被鄰居檢舉的笑聲。

「靠~~超好笑的啦!」見他回來,東雨似乎沒太驚訝,只是對他招了招手。「我真的超愛『歡樂一籮筐』的。」

「到底看老外作假嚇人哪裡有趣啊……。」浩沅翻了個白眼,把襪子隨便脫在沙發旁邊。「哥回來很久了?」

「喂,把襪子拿去洗衣籃。」東雨對著地上的一雙臭鹹魚皺了皺眉。「領隊就請我吃了頓飯啊,事情講一講就回來了。」

……喔,那很好啊。

浩沅順手撈過茶几上的遙控器,對著電視機點了下去。

隨著關機的紅色警示燈亮起,張東雨的嘴跟著扁了起來,轉過頭看著浩沅,眉毛挑起的角度很是不滿。

雖說是不滿,東雨也沒著急著吵鬧,只是一直盯著他。本來看起來就有點兇神惡煞的樣子,現在更像是在用眼神嚴刑逼供了。

「……哥。」有些討好似的,浩沅拉住了東雨的手;想不透分明應該是自己要逼問對方,怎麼好像變成自己是落水狗。

「幹嘛?」沒把手抽回來,東雨只是從鼻孔裡哼哼兩聲。「雖然衣服還沒洗、浴室沒掃很髒我知道,但是我垃圾拿去倒了,你少在那裡一副苦大仇深要教訓我的樣子。明明自己也沒多愛乾淨……。」

「──哥。」倉促地打斷張東雨可能會持續十五分鐘以上的碎碎念,浩沅簡短地發出聲音,認為自己應該有達到威嚇的目的。

東雨抿了抿唇,瞟了他一眼。「幹嘛啦?」

「……為什麼沒讓我知道?」浩沅吸了吸鼻子,決定不要躲開張東雨還沒搞清楚狀況的目光。「我說,智雅的事。」

「……?」

「我今天,有看到。」盡可能以平板的語氣敘述,浩沅想,這樣聽起來比較不像個變態偷窺狂。「哥跟智雅在談。我都聽到了。」

東雨的眼睛撐了大──但也只是那個瞬間而已。青年從浩沅的手裡收回了自己的手,倒在沙發上,閉上了眼睛。

「嗯,那有很開心嗎?」東雨的語調聽起來並不尷尬,更多的是舒了一口氣之後的疲累。「看到其他人為了你爭風吃醋?」

……哪有爭風吃醋。明明哥就一副隨便我跟別人跑了都無所謂的樣子啊!

浩沅癟了癟嘴,學著東雨把全身都靠在沙發上,頭扭啊扭地移到東雨的臉旁邊。

「……為什麼不跟我說呢?」他不自覺地把聲音沉了下來。浩沅想自己不是失望,只是覺得張東雨比他想得要複雜。「我一開始就覺得智雅會突然接近哥很奇怪啊……。」

「──跟你講?」東雨又從鼻子裡重重地噴了氣,像是隻瓦斯用盡的噴火龍。「你也不能幹嘛啊!難道要跟智雅說你跟球隊的啦啦隊女孩在一起?」

「……。」也是。

太過實際的答案,一直都像是死卡進耳朵裡的刺一樣,讓人煩躁。

「其實不用你講啦,智雅來找我的時候就知道了。」吁了一口氣,東雨驀地睜開眼。「……我們的事。」

「──!?」

似乎是覺得他一臉驚恐的樣子很好笑,東雨對著浩沅打量了幾秒,才又接著開口。

「她本來就有在猜,是想確定才來找我的。」東雨背過了身,抓了個抱枕摟進懷裡。「我被她問的時候,也是嚇到差點跪下來。」

「……。」李浩沅屏住了氣,猜測這也許會是自己職業生涯的終點──,不、也可能是人生的終點也說不定……。「那、她……?」

「沒有,她沒打算當擴音器。」把臉轉了回來,東雨對他咧起一個笑。「她只是喜歡你而已。覺得你喜歡上她,那就不會『不正常』了。還說要跟我公平競爭。」

話是這樣說,但好像也不能太放心。浩沅戳了戳東雨的嘴角,「但是她如果知道我還是喜歡哥,搞不好一氣之下還是會到處說吧?」

「嗯,那就看你囉。」東雨的手沿著浩沅的手臂往上攀,握住了正觸著自己臉頰的浩沅的食指。「如果你害怕智雅爆料的話,現在早點跟我說,我東西整理一下,這幾天就可以搬出去。」



李浩沅在那個瞬間體認到,最可以挑起他的憤怒的,不是所有工作或人際關係上的挫折,而是張東雨這樣一副隨時可以把這份感情拋棄掉的態度。

他以前或許會幫這份感情、幫東雨找藉口,覺得東雨只是過分的不安而已。沒什麼的。時間久了,一切都會好的。

──但是不然。

張東雨還是那個張東雨。那個在天台上拒絕他的告白,然後一副都是為了他好的張東雨。

李浩沅不再感到悲傷。他只是憤怒。



於是他扯住了東雨的領子,幾個字咬出舌尖的感覺如此難受。

「……對哥來說,沒有我,也沒關係嗎?」

似乎是感覺到他的憤怒,東雨從表情乃至於肢體都僵了一下,末尾才木木地伸出手,碰了碰浩沅的手臂。

「不是啊,浩沅。」東雨搖了搖頭,神情有些黯然。「不是的。」

「──那、為什麼……?」

浩沅原本以為自己可以說得更多,但是那些話全部都憋在喉嚨裡了。像是什麼毒藥一樣,一點一滴襲擊他可以正常說話的能力。

「我只是,希望你過得好而已。」垂下了頭,東雨把頭靠上浩沅的肩膀,聲音輕輕慢慢的。「一直都是。從以前到現在都是。」


李浩沅知道他的人生要過得好,只有張東雨是不夠的。

──但是如果沒有了張東雨,他的人生也絕對不會稱得上好。


他舉起右手,握上東雨的肩膀,輕輕拍著。

他們都沒有哭。

比起哭泣更不好受的,是根本不知道要為了什麼而哭。


浩沅還對著天花板發呆,東雨卻突然開口了。

「……如果你不會走的話,那我也會一直在這裡的。」有點啞的聲音,大概是講到口渴了。「如果──。」

「……不會的。」浩沅把頭靠在東雨的頭上。「不會的。我想跟哥在一起。」

大多數人討厭承諾,是因為承諾太沉重了。誠然,承諾確實很沉重,但是那是撫平不安感最快的捷徑。

他們就像咬住了獵物而死不鬆口的鱷魚一樣,以承諾的齒牙攫住對方,深至血肉。

──再也沒有其他的證明方式了。



不知道就這樣靠了多久;正當浩沅覺得有些睏了,想回臥室去睡時,東雨卻悠悠地開口了。

「啊,可是剛才忘記跟你講。」東雨甩了甩頭,對著他轉眼珠。「我要先走一步。下星期。」

「……?」浩沅瞇起眼,搞不清楚眼前這傢伙到底又在搞什麼。

「我下星期要飛一趟美國。」晃晃手指,東雨的表情有些洋洋自得。

「──美國?」挖空了腦袋,浩沅也很難想像到底張東雨是什麼神手聖醫,會讓大聯盟想出錢買個防護員。

「對啊,去接李成烈回來。」這次換東雨戳著浩沅的臉,似乎覺得很是有趣的樣子。「今天聽領隊說那傢伙在美國沒球隊要了,得把他撿回來才行。」










2015.07.26 Sun l [INFINITE/亞東亞]青春畫片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