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二十五章



張東雨從美國回來以後有點懶懶的。雖然說好聽點可能是時差還沒調回來,但是都已經過一個星期了,李浩沅只能用「懶散」解釋對方的行為。

真正讓他意識到這件事,是那天一大早起來,冰箱裡居然連牛奶都沒有,搞到他連最簡單的想吃牛奶泡穀片這種垃圾吃法都沒辦法。

浩沅看了看手錶,想著現在離晨練還有點時間,索性拖著腳步走回臥房,蹲在床邊。

「……哥。」

這一聲當然是喊心酸的。他從來知道張東雨不可能這樣叫就起床。

嘆了口氣,浩沅把頭靠在床沿,稍微拉高了音調。「……哥,今天不去晨練啊?」

「嗯……。」東雨的臉蹭了蹭枕頭,嘴唇動了動。「今天早上晨練不是輪到我陪啊,班表好像是說是民基吧。」

「還是去一下吧。」浩沅的手探進被子裡,拉住東雨的手,晃了晃。「平常不是輪到哥,還不是都有去。」

「那是因為你老是一臉期待地看著我啊,我就欠你的。」只有嘴巴在動,東雨的眼睛還是閉著的。「我今天真的好想睡啦──。」

「家裡連牛奶都沒了。」又捏了捏東雨的手心,浩沅盡量表現出溫和的樣子討好張東雨大爺。「走啦,練完回家順便去逛超市。」

「……就是要叫我去超市當黃臉婆喔。」好不容易睜開一隻眼睛,東雨瞄了他一眼,馬上又閉上眼睛。「我現在時差還是很嚴重啦,要調養身體。不去。」

「哥……。」李浩沅已經是有點沮喪了。坦白說他的確不是很喜歡自己一個人在超市裡拎著籃子晃來晃去。

「不要一直叫啦!是叫魂喔!」東雨有些煩躁地扁起嘴,甩了甩頭,眼睛還是死閉著的。「陪你去晨練加買菜,我又沒加班費,那你要給我什麼好處?」

見對方有一絲動搖,浩沅立刻打蛇隨棍上。「除了我年輕精壯的肉體之外,應該是沒有更好的獎品了。」

「蛤。」東雨總算睜開了眼,轉向浩沅的表情有一點呆滯。「可是我吃膩了耶。都吃這麼久了。」

「……欸,同樣的食材,有不同的煮法啊!」被形容成吃膩的食物,王牌游擊手心裡有一點刺痛。

「你又不夠軟,怎麼玩也都同幾招吧──。」張東雨不愧是防護員,對人體構造很清楚。

「我每天都有拉筋耶!是哥都不運動吧!」



※※※



李浩沅其實相當喜歡從平躺的角度看著張東雨的模樣。

他的身體正承受著東雨埋入的撞擊。不符合生理構造的結合確實不是很舒適,但是經過前戲的充分擴張,僅僅是輕微的摩擦也會帶來興奮感。

「呼──。」

東雨低著頭對上他的視線,汗水沿著頸部滑到胸口。浩沅伸出手,在東雨的胸前沾起一滴水珠,緩緩劃下對方的腹部。

「……啊。」

喘息聲更加濃重了。東雨下半身的動作轉趨急躁,進入浩沅後庭的動作變得劇烈。

浩沅緩慢地擺動自己的腰部,配合起東雨的節奏,眼神仍是瞬也不瞬地看著東雨的表情。

已經不像高中時那樣瘦削的臉了,卻還是有些稜角分明。大概是天生的線條吧。臉頰跟頸部都因為激情而染上血色,牙齒死死地咬住嘴唇,像是要逼出血一樣。

浩沅把腳勾上東雨的腰部,示意對方全部放進來。

青年沒有猶豫地遵從了雄性的本能,在挺進的當下,忘情地扯住他的頭髮。

「──浩沅啊……。」

他微笑了出來,腰部挺了高,沒有迴避地回望著對方的眼光。

李浩沅從不否認自己是享受這種時刻的。包覆著對方,看著對方因為自己而發洩情慾,然後喊出自己的名字。

這讓他感覺到自己是愛著這個人的,所以願意承受;對方的凝視,同時也告知了他是被愛著的。



當然也並非每次都是張東雨大展雄風。浩沅在上面時,某些習慣常常會讓東雨在完事之後對著他橫眉怒目。

例如他喜歡從背後上張東雨。命令著對方趴跪下來,然後用粗暴的姿勢讓對方承受自己的慾望。

浩沅喜歡由上而下看著東雨的律動。汗水沿著脊椎線匯成一條小河流,在刺激的撞擊中流動著。

東雨的手總是死死地抓住床沿、枕頭、棉被,或是任何他可以抓緊的事物,然後從喉嚨裡嘆出深淺不一的呻吟,每每激得浩沅又加重力道。

有時候他會向前傾過身,把臉貼在東雨的背上,就維持著交合的姿勢。

「──會痛嗎?」

東雨通常會搖搖頭,仰過後腦勺,髮梢掃過浩沅的臉頰。

他把這看成一個允許。然後挺起身,又是一輪進攻。



直到他們都精疲力盡地倒在床上時,東雨才會用扁平而乾燥的聲音說,馬的,今天痛死了。

浩沅太累的時候會裝成沒聽到這句話。但是大多數的時候,他會哈哈哈三聲笑出來,然後抓過東雨的下巴,胡亂地親下去。

「──我怎麼會這麼愛哥啊?」

「因為我教會了你這白痴打棒球。」東雨回吻著浩沅的嘴角,眼睛還是閉著的。「不然你今天要靠什麼吃飯?」

浩沅又是大聲笑了出來,手不規矩地在東雨身上游走著。

「──靠我精壯猛男的肉體吧。」

「是喔,我覺得我肉體比你猛耶……。」



※※※



那是一個秋天的早晨。李浩沅很正常地有晨練,張東雨雖然今天不是輪值,但通常陪練也是會到的,當然也就跟著起床。

早起是一件不怎麼讓人愉快的事情,即使習慣了也是一樣。他們就安靜地各自刷牙、洗臉、換衣服。東雨走去打開瓦斯爐燒開水,浩沅拖著腳步拿出他們的包包丟在沙發上,順便檢查東西有沒有帶。

早餐很簡單。一個盤子裡兩個荷包蛋、火腿、還有李浩沅在檢查完包包以後烤的蒜醬吐司,外加他們昨天去超市買的牛奶。

反正也不是外國人,他們都自然地拿起筷子吃賣相分明就是西式的早餐。其實兩個人都沒特別喜歡吃西式,只是早上太懶又很餓的時候,這種處理方式是比較理想的。

浩沅夾起荷包蛋,筷尖戳破了蛋白,流淌下來的蛋黃汁滴得滿盤子都是。

「嘿嘿,還不錯吧。」吃著自己那份早餐的東雨突然開了口,語氣相當得意。「我今天成功把你那兩個荷包蛋都煎成半熟的。」

沒有接話,浩沅只是把荷包蛋在盤子上沾了幾下,確認蛋汁都沒有浪費,才三口併作兩口地吃下那顆荷包蛋。

似乎也沒有特別想被他稱讚,東雨說完話以後又逕自低頭吃著自己的東西,幾秒內就掃光了火腿。

浩沅在解決了蒜醬吐司以後抬起了頭,抽了一張衛生紙,遞到東雨面前。

「喔?」東雨停了一下,自然地順手接過,連眼皮都沒動一下。「謝啦!」

就在那個當兒,浩沅抓住了東雨的手指。

也不是很用力地抓住,就是普通地握著而已。東雨沒有抽開,也沒有不耐煩地發問,只是抬起了臉看他,眼角眉梢滿滿的是微妙。



浩沅清了清喉嚨,從嘴角舒出一個笑。


「──我愛你。」

「嗯。」東雨盯著他的眼神也沒有絲毫移動,語氣還是跟在問要看什麼電視節目一樣平淡。「我知道。」

「……我是認真的耶。」雖然不常說,但畢竟這種話不是第一次說,想也知道對方應該不會有太大反應。可浩沅還是有點失望。

「我也是認真的啊。」東雨的唇微微翹了起來,然後咧出一個沒心沒肺的笑臉。「我知道。我真的知道。」



「──因為我也是。」














2015.08.02 Sun l [INFINITE/亞東亞]青春畫片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