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二十六章



李浩沅不太常看新聞。但是就在去社區附近的超市買牛奶的路上,看個中年阿伯坐在板凳上看報紙。正巧是體育版。

他看著那面朝外的彩頁,印著「○○○隊進入季後賽聽牌」,上頭還大大標了現在的魔術數字。

李浩沅迅速低下頭,把鴨舌帽壓了低,快步走過。

站在超市的冷藏櫃前面,看著一排花花綠綠的牛奶品牌標籤,他卻是腦子比那一排乳白還要空白。

……該死,就知道不應該一邊走一邊亂看的。



現在對整個隊伍來說都是重要的時期。雖然去年已經進過季後賽了,但畢竟是沒有拿到冠軍,所以現在全隊上下還是戒慎戒懼的狀態,想著先打進季後賽再說。

李浩沅最近的狀態其實不怎麼樣。上個月拚著接到一個驚險沒收的接殺,雖然贏得當天最佳美技,但是站起來的瞬間他就知道自己的大腿有點拉傷了。

張東雨為此不是很高興。也不是什麼一定要去住院的傷,每天冷熱交替敷,加上一些舒緩運動就可以的東西,偏偏東雨就是硬拉了他去醫院檢查,每天回家也抓著浩沅敷冰塊。

「哥……。」浩沅一邊看電視,一邊有些好笑地看著東雨拿著毛巾跟小臉盆在旁邊忙得像小蜜蜂。「也不用這樣啦。」

「……你確定?」東雨講話的口氣不是像以往那樣開玩笑的口氣,而是帶著不悅的嚴肅。「你最近打得怎麼樣?」

這不是一個需要答案的問句。浩沅一時之間也啞然了。

確實拉傷有一點影響到他最近的狀況,但是他確實最近手氣不是太好。這兩個星期以來的打擊率慘不忍睹,守備的表現也很普通。如果不是教練不想在大比賽前做出大變動影響軍心,大概會讓坐板凳的學弟上來換掉他。

大概見了浩沅沉默,有些尷尬了;東雨停了一會兒,才訕訕地補了一句:「……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提的。」

浩沅有些愣住。停頓了一下,才伸出手往東雨的頭髮揉了揉。

「──沒事。我最近真的沒打好。狀況沒調整過來。」

「對啊,所以才要好好保養身體。」低下頭,東雨把手裡的熱毛巾換到浩沅的腿上。「當運動員的,身體就是財產啊……。」

浩沅低下眼,看見東雨一邊換毛巾一邊碎碎念的樣子,心裡一時間竟有些百感交集。


他當然知道身為運動員在身體保養上的重要性。但有時候就是,即使你吃了禁藥,但能不能打到依然是個問題。

浩沅很清楚不要說是運動員了;每個人的人生,都有自己的起起伏伏。但是你看不到這一波的開頭在哪裡,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下去。

他想,也許那個拉傷就是自己這一波不順的起源。但是他不知道這一波的手感不順到底什麼時候會過去。

……希望可以盡快調整過來啊。畢竟還是想打季後賽。

浩沅抬起了手,望了望掌心的紋路,深深淺淺交錯著。

什麼時候開始,連揮棒的頻率也找不到,也很難去判斷什麼樣的球可以接下來呢……。



「──不好意思。」

肩膀被擠了一下。浩沅回過神,才看見一旁的家庭主婦伸過了手,越過自己,往貨架上的牛奶堆裡拿。

這才意識到自己站在冷藏櫃前面有點太久了。浩沅有些窘迫地讓開位置,搔搔頭,正想隨手抓一瓶牛奶,褲子的口袋裡卻傳來手機的震動。

他抽出手機,站到一旁的角落,才點下了接聽。

「……喂,你是跑去百貨公司買牛奶嗎?」張東雨的聲音聽起來很是不耐煩,大概是餓昏了。「外賣都送來了。」

「喔,沒啦。」轉了轉眼珠,浩沅瞟見一旁寫著特價的黃標籤,想著買那一牌的牛奶就好。「就不小心逛太久。」

「不要亂花錢啊,買牛奶就好了。」話筒邊傳來呵欠聲,東雨的語氣有些懶散。「快點回來吧,我有跟外賣店的老闆多要一點醃蘿蔔。我剛才趁你不在,已經自己吃掉一盤了。」

……是暴食症嗎?浩沅扯了扯嘴角,走到貨架上拿起特價優惠中的牛奶,快步走向收銀台。

「哥好歹留一點給我吧?」

「看你能不能在我把東西吃完之前回家囉~~!」



※※※



李浩沅分明已經感覺到那顆球彈進了手套。但是等他站起來準備把球傳向二壘的時候,卻發現手套裡是沒有球的。

他後來看電視上的重播,才發現那顆球只是擦過手套而已。直接就掉到地上了。

那時全場滿是驚呼聲和鼓譟,可是浩沅什麼聲音也沒聽見。他只是看著三壘手過來補了他的漏洞,接了球往一壘傳。

……但也沒來得及。

那時正是跑者攻佔一三壘的時候。如果李浩沅沒有失誤,那本來可以成為一個雙殺打,這一局就這樣結束。

浩沅這一個低級的失誤成為整場比賽的轉捩點。對方多得了一分,還站上了一二壘。後面的打者氣勢如虹,硬是把他們的先發投手打了退場。

如果只有失誤也就罷了。偏偏李浩沅的打擊也不爭氣。雖然是第三棒,但是今天四個打數一支安打都沒有,還領了兩次三振。


比賽結束的時候,浩沅甚至不敢看向場邊球迷們的表情。

他知道自己沒有那麼偉大可以影響一場比賽。畢竟球賽是大家的,沒有人可以真的左右全局。

可是今天他的失誤拉低了士氣,是個不爭的事實。

他走進休息室時,剛好看見場邊的記者正在對著鏡頭比劃。浩沅沒有刻意去聽,但不影響他理解今天報導內容的能力。

……輸了今天這場,根據目前各隊的戰績,要打到賽季的最後一場才會知道勝負了。畢竟現在戰績就是票房,沒有隊伍想拿比賽開玩笑。

浩沅把帽子跟手套丟著,站在置物櫃前,連鏡子裡的自己都無法直視。

他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裡。沒有隊友過來跟他說話,甚至連教練也沒有過來喝斥他。

但是浩沅清楚知道自己的情況。

他可以說是運氣不好。但是運氣不好到害大家輸了這場比賽,有時候自己要負的技術上的責任成分更大。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繼續當個職業運動員。如果這樣的不順再持續下去的話。

……也許自己,會就這樣失去當一個運動員的資格吧。

浩沅胡亂地把東西塞進包包裡,盡力不要去想球團可能會跟自己解約這類的可能性。



※※※



步出休息室時,走道上已經有一些記者在等著了。球團的工作人員把記者擋開,催促著他們上車。

浩沅在記者群裡瞥見了打著一條粉紅色領帶,拿著大麥克風的金明洙。他原本想打招呼,後來還是低著頭跟上隊友的腳步往前走。

……以他今天的表現而言,不是什麼適合和老同學打招呼的日子。更何況,這個老同學還是個記者。

停車場上,球團的大巴士早就在等他們了。旁邊慣常地圍了一群球迷;有要簽名的,也有高喊加油的。

今天顯然沒有球員有興致跟球迷們互動。浩沅見隊友們都只是禮貌性地向球迷們打招呼後便迅速上車,也加快了腳步走向巴士。


他還低著頭,一旁已經有步伐聲跟了上來。

「靠杯喔!今天打成這樣!你還算是個職業球員嗎?」聽聲音像是個中年男子,帶著酒精味道的攻擊性話語就這樣往他耳邊拋去。「如果不是你那個低級失誤,今天哪會輸!?」

──我知道。

浩沅沒有回答,只是走得更快了。

「──係安納啦!?認了喔?不想說了喔?」男子交替著非首爾地區口音的問句顯得有些滑稽。「靠杯,今天看你這副樣子就北送啦!」

咬著下唇,浩沅抬起眼皮,提醒自己巴士就在前面了。

也許是他的無反應真的有些過分強硬了。中年男子倏地停下腳步,朝著他吼了出聲。


「──李浩沅你個罪人是在擺什麼姿態啦!裝聾作啞!!!」


浩沅當下是有些愣住的。本能性地回過頭,他只見到那個男子高高地舉起一個東西。

直覺告訴他那個東西是要丟向他的,所以下意識就是要往旁邊閃。

但是有什麼力量是比他的反應更快的──在他可以意識過來以前,他已經被推向另一邊。隨著一旁圍觀者的驚呼聲,他就這樣跌坐在地上。

浩沅倒抽了一口氣,揚起視線,就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落在自己原先的位置上。


他看見張東雨蹲在那裡,有什麼液體正沿著那張瘦削的臉龐滴下。

透過水銀燈的慘白光線,浩沅可以辨認,那個液體是刺眼的鮮紅色。

丟東西的中年男子就站在一旁,似乎也對這個突如其來的狀況傻了眼,只是手足無措地站在那裡。



有一股情緒就這樣燒上了李浩沅腦袋。

他無法思考。更遑論呼吸。

下一秒中,他只能勉強記起自己一把抓住那個中年男子的衣領,連牙齒都在顫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的憤怒。

浩沅還隱約記得周邊的尖叫聲,還有人過來拉住自己。

至於剩下更多的什麼,他真的不記得了。










2015.08.09 Sun l [INFINITE/亞東亞]青春畫片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