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二十七章



電鈴響了起來。

李浩沅只是盯著電視裡婆媽劇裡面的瘋狂太太抓小三,思考要怎麼樣拉頭髮的角度會比較好。

坐在他旁邊的張東雨盯著他看了一眼。

電鈴響了第二次。

李浩沅還是繼續當他的沙發馬鈴薯。自己在心裡偷偷認為再過了幾分鐘就可以立刻開枝散葉,從手臂上長出小馬鈴薯。

張東雨終於受不了似地站了起來,走到門邊,透過監視器看了看樓下門外的人影,才點了開鎖鍵。

家裡大門打開的時候,浩沅甚至沒有往門口看的意願。

顯然不請自來的客人們也沒有特別想要他招呼的意思。水梨禮盒往客廳茶几上重重一擱,一屁股往沙發上坐的聲音大大聲的。


「──唷,活得還不錯嘛。」


先開口的是客人一號。

浩沅把視線從哭哭啼啼的婆媽劇裡轉回來,發現南優賢正不客氣地拆起茶几上的巧克力吃。

其實他不常見到南優賢。

他知道優賢跟東雨很常一起吃飯,有時候時間如果剛好,他也會湊個一腳一起吃。雖然優賢已經是小有名氣的科幻小說新秀作家,但基本上他們三個人一起吃飯的情況還是跟高中時一樣,沒什麼太大變化。

在更為稀有的時候,優賢現任的同居人也會成為座上賓。就浩沅的思考模式而言,這是個有點怪異的double date。

喔,忘記說,優賢的現任同居人今天也跟著來了。

金明洙沒有跟著一起擠上沙發坐,只是自己默默拉了張小板凳坐了下來,也跟著優賢拿了一顆巧克力,剝起了包裝紙。

浩沅看著明洙側臉上的青紫腫痕,覺得還是有點尷尬,索性又把視線轉回電視。

……這時已經演到大太太在罵小三到底要多少錢才要離開她老公。

東雨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從冰箱裡拎了一壺檸檬水過來,也是放在茶几的報紙上,又順便放上幾個沒有任何生活情趣或藝術品味的紙杯。意義大概是示意大家自便。

他們四個人就在安靜裡繼續看電視裡大老婆跟小三的談判。



直到片尾的畫面定格,李浩沅才放下了千萬個自尊心和內心小劇場的掙扎,對著金明洙低了頭。

「……對不起。」

顯然是被他這樣天外飛來一筆震驚了,其他三個人一時之間都沒有反應過來,只是都停在當場,沒有人願意先開口。

張東雨果然還是這個家的主人之一──雖然也可能是不忍心看浩沅的道歉就這樣被忽略。

「明洙啊,不好意思。」東雨對著明洙點點頭,一副什麼名人在向民眾道歉的姿態。「浩沅下手太重了……。」

「欸,沒事啦。」也許神經線真的傳遞得有點慢,明洙這時候才慌忙地擺擺手。「就臉腫起來而已,跟平常睡前水喝多了一樣。」

「……哪有一樣。」優賢慢條斯理地又吞下一片巧克力,拿衛生紙擦了擦手。「電視台明明就跟你說你臉這麼腫,過幾天再上工。」

「………。」
「………。」

看著優賢滿不在乎地繼續吃著零食的樣子,浩沅有些怔住,一時間竟是不敢直視明洙的臉。



那天原本他的拳頭都已經到那個拿東西丟張東雨的中年醉漢面前了,偏偏在揮下去的瞬間,目標物卻替代成另一張俊秀的臉。

當時李浩沅確實是暴跳如雷,但是發現目標物不對勁,手勁還是緩了一下,沒有真的用盡十分力氣打下去。

後來球團跟球場的警衛都圍了過來,把人群隔開,再把相關人等都帶進球場的辦公區。

進了辦公室,浩沅才發現東雨其實並沒有受傷──雖然臉上還滿滿都是鮮紅色的污漬,但在燈光下可以明顯看到,那不是血的顏色,空氣裡也沒有任何血腥味。

浩沅那時候才知道,那是球場新引進的飲料,叫櫻桃可可來著。據說頗受年輕女球迷的歡迎。至於為什麼一個喝醉酒的中年大叔手上會有這種可愛的飲料,還拿它來當成攻擊武器,這也是一個都市之謎。

球團為了確保沒事,還是同時把張東雨跟金明洙都送了醫院,也主動連絡了電視台的高層。

後來浩沅聽東雨說,在去醫院的途中,他有問明洙幹嘛要過去拿自己的臉接浩沅的拳頭,年輕記者只是戳了戳臉,聳肩回答了。

「──我拉不住他啊,東雨哥。李浩沅那時候真是殺紅了眼。又不能真的讓他跟球迷起衝突,我一急就擋下去了……還砸壞了公司的麥克風………。」


當天這個消息被即時放到社交網路上傳播,隔天就變成了體育版的花絮,討論熱度還更勝他們那天的比賽結果。

球團最後跟那個中年男子和解,把事情平息了下來。明洙的電視台也沒有提告,還准了明洙的病假。

李浩沅當然沒那麼好過。鬧出這種衝突事件,成為眾矢之的是理所當然。

所以,被從先發名單上換下來什麼的,也不是預想不到。

浩沅被換下來之後,球隊之後打得也還不錯,以第二名之姿進了季後賽。這下子更沒有人想把他放回先發名單了。



他們一時之間又陷入了沉默。

電視裡已經開始在播新節目,是在討論現代社會的教育問題。有點枯燥,但聽起來似乎很重要的問題。

明洙開了口。有點遲疑而緩慢的語氣。

「……浩沅啊,總冠軍賽你會上場嗎?」

浩沅沒來得及回答,就先聽到東雨微微倒抽一口氣的聲音。

他側過臉瞄了瞄優賢,後者依然埋首於零食世界之中。

這個問題確實來得有些太快。浩沅原本想回說我又不是總教練啊怎麼知道,可是話到嘴邊轉了幾番,終究丟出了一個不一樣的答案。


「……會啊。」他戳了戳手裡的抱枕,其實心裡摸不著邊。「王牌游擊手不去打總冠軍戰,像話嗎?」


從抱枕裡抬起眼,浩沅正好迎上東雨的目光。

那雙褐色的眼眸閃了閃,然後輕輕對他點了點頭。

浩沅聽見優賢不耐煩地「嘖」了一聲,頓了一下,自己不自覺地「呵呵」笑了出來。



※※※



季後賽把李浩沅放回先發名單這件事,讓球團高層跟球迷都質疑了一段時間。但是總教練只是對著記者的提問淡淡地回了。

「──他休息夠久了,回來試試看吧。」

看著電視裡手持麥克風的金明洙,浩沅當下真是連想要認總教練為再生父母的心都有了。


大概人生真的就是否極泰來。李浩沅在季後賽第一場比賽上場了五局表現都還挺平穩的。還有一支安打。

中場休息時,他坐在休息室的板凳上,看著場中的吉祥物們表演,有些出神。

「……喂。」張東雨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溜到他身邊的,還把一瓶礦泉水硬塞給他。「還好吧?」

「嗯。」有什麼不好的。浩沅扭開了瓶蓋,咕嚕咕嚕地灌了幾口。「還可以。」

「你啊,好好打。」東雨拍了拍他的護腕。可能是浩沅的錯覺也說不定,他居然覺得東雨的語氣帶了緊張。「我剛才聽到老闆們在說你們贏了總冠軍賽以後會有很不錯的獎勵。」

「是喔?那是什麼?」浩沅也跟著壓低了聲音,有些失笑。「拿冠軍那星期,全國手機打三折嗎?」

「……你不如說買建設公司蓋的房子可以免貸款。」翻了翻白眼,東雨顯然覺得他有些無知的樣子,哼了一聲。「他們說要讓全隊大家一起去泰國度假!包整個Villa下來!」

浩沅打了個呵欠。「──哥很想去度假?」

「我好久沒有出國玩了啊……。」東雨把視線轉向場中央的電子螢幕,眼神有些飄渺。「我也想去泰式按摩啊──!」

順著東雨的目光看去,浩沅才發現現在電子螢幕上正在播的,是Kiss Camera。螢幕上看起來應該是大學生年齡的情侶正緊張地臉貼著臉,耳朵都紅到冒煙了。

浩沅吁了一口氣,把手掌疊上東雨的手。


「哥去買個新的行李箱吧,要夠大的那種。」

他看著東雨回過頭,對他眨了眨眼。

「──準備好去度假吧。」



※※※



明明是總冠軍賽,整個過程卻是異常沉悶。二比一的球賽就這樣僵到九局下。對方雖然領先一分,但這是在浩沅球隊自己的主場。只要這一局打出平手甚至是超前分,他們都還不算絕望。

一棒的學弟靠著對方的一記失誤站上了一壘。浩沅拿起了棒子,覺得自己連手套都戴不好。

打二棒的外野手硬碰了個滾地球。對手這次沒再失誤,穩穩地把球傳向一壘,刺殺出局。

原本在一壘的學弟站上了二壘,有意無意地對站上打擊區的浩沅點點頭。

浩沅擺出打擊的姿勢,跟對方的投手打了個正照面。

對方的救援投手,自己在這一季裡一直都沒有打得很順手。是個洋將,投球姿勢雖然怪,但球質和球速一直都很穩。

第一個球飛了過來。浩沅直覺認定這個球偏低,沒有出棒。

身後的裁判舉起了手,判定這是個好球。

……搞屁啊。

他深吸了一口氣,重新就打擊姿勢。

投手抬起腳,帽沿下的眼神平靜無光。拋出球的手指像鷹爪似的,直直伸向他。

很是威脅的一球。但是浩沅就這麼感覺到了。



──這一球,可以打。



他提起了腰,手就這樣跟著揮擊出去。他不再想那些教科書似的打擊姿勢,就讓多年來的習慣帶著自己動作。

浩沅聽到了球被棒子敲上的聲音,清脆的短暫的音符。

他丟下棒子,拔腿就跑。

那顆球就這樣往前飛。浩沅的眼睛追著那顆球的方向,直到全場的尖叫聲淹沒了他。


──全壘打!是再見全壘打!!!


他跑過一壘邊時,激動的球迷已經喊了出來。

浩沅慢慢地把所有的壘包跑完,感覺到全場的光束都打在他身上,有些灼熱。

隊友們已經在本壘等著他了。

從三壘跑回來的時候,浩沅看見東雨也跟其他隊友一樣站在本壘邊。叉著腰,對他歪了歪嘴。



浩沅突然間有點想哭。發現原來一直都是這樣的。

──張東雨一直都站在那裡等著他。一直都是這樣的。











2015.08.16 Sun l [INFINITE/亞東亞]青春畫片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