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二十八章(完)



李浩沅是在身旁的人一個用力翻身的情況下被吵醒的。

張東雨的臉貼著他的後頸,噴出的絲絲熱息灑在他的頸間,有些暖意。

浩沅沒有很想動。只是維持著原本的姿勢,繼續閉著眼睛。

「……幹嘛?」

「沒…啊。」東雨的聲音一樣很懶散,腳板輕輕地蹭著浩沅的小腿,有些撩撥的意味。

昨天晚上的情緒有些被挑了起來。浩沅翻過身,頭抵住東雨的額頭。

「幹。」他發現自己的聲音還是有點孩子氣,即使是用粗話。「一大早就發春,是想怎樣?」

「……。不想怎樣啊。」東雨睜大了眼看著他,有些似笑非笑的。「想說昨天晚上你的小屁屁很辛苦,現在想補償你,讓你上一次。誰知道你火氣這麼大。」

「………。」這一點倒是可以考慮。如果總冠軍賽員工旅遊的紅利是張東雨全餐的話。

「但是如果保險套用完了的話,那可能還是要再想想喔。」東雨蹙起了眉,擺出有些苦惱的樣子。「畢竟我昨天晚上很勇猛。」

「……幹。」第二次罵了出聲。浩沅從床上跳了起來,蹲到行李箱旁邊。

他記得他在打包的時候有塞一盒進來備用就是。但像張東雨這種打包整理狂,沒有隨身自備才有鬼。



還在跟行李箱裡的雜物奮鬥之際,門鈴卻突然響了起來。

「……誰啊?一大早。」浩沅回過頭,見東雨懶懶地打了個呵欠,從棉被堆裡滾出來,準備走去開門。

──嗯,不行。

一個箭步擋在東雨面前,浩沅的手直直指向床鋪。

「躺回去。」把東雨全身上下掃了一次,浩沅更堅定了等一下要荒淫到中午的想法。「袒胸露屁股的,不要到處晃,妨礙風化。」

「嗯,也是啦。」東雨抓了抓頭,歪著嘴對他扯了個笑。「浴袍掛在浴室裡,你穿了再去開門。」

門鈴響了第二次。

踱到浴室裡抓了浴袍,浩沅草草紮上了腰帶,這才打開門。



出乎意料,來者居然是一身休閒的李成烈。鼻子上還架了墨鏡。

「……你來幹嘛?」有些僵硬地看向對方,浩沅委實想不出一大清早的,李成烈有什麼理由來敲他們的房門。

「唉唷。」成烈把墨鏡稍微拉了下來。「一大早的,精神很好嘛。是吃了藥嗎?」

聽出了成烈話裡的意思,浩沅不客氣地豎起了中指。

「羨慕的話,我分一點藥丸給你,順便也給你們家那個看起來嫩不拉嘰的小鬼。至於誰會唉唉叫,那就不關我的事了。」


這次看到李成烈帶個乾扁瘦的青年來還有些驚訝。原本還覺得有些眼熟,東雨一提醒才想起來,是當年有一次曾經來學校找過成烈,還跟成烈比賽跑步的小鬼。據東雨的說法,那小鬼現在好像是某個室內樂團的鋼琴家。看那種磨磨蹭蹭的樣子,加上東雨敘述時的曖昧語氣,浩沅也約莫猜到了那兩人的關係。

至於李成烈這種用膝蓋看都知道沒有音樂細胞的老粗,到底是怎麼搭上一個鋼琴家,這就不是浩沅所關心的事情了。


「不用了,我們功能運作良好。」成烈嘿嘿一笑。「我是來問你們說要不要去游泳還是水療。李成種說現在人少,問東雨哥要不要去。」

……不需要了。我現在有荒淫到中午的人生大計。

浩沅正想直言拒絕,東雨的聲音卻從背後鑽了出來。

「好啊好啊!」回過頭,青年已經穿上了浴袍,手舞足蹈著。「我昨天就想去游泳了!可是人太多!」

浩沅感覺到自己臉上的肌肉垮了一吋。

大概是覺得他很有趣。成烈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好,那等一下游泳池見。」



關上門,浩沅覺得相當疲累。

東雨靠在牆邊,閒閒地盯著他看。

「好了啦,快換泳褲啊!」揮了揮手,東雨看起來精神十足。「不要讓人家等太久。」

重重地吐了口氣。浩沅認命地蹲到行李箱旁邊。只是這次找的目標從保險套換成了泳褲。

「好了啦,不要生氣啦。」東雨跟著蹲了下來,把頭放到他的肩膀上,聲音有些討好。「今天晚上補償你。」

僵了一下,浩沅回過頭,看著東雨笑得皺成一團的臉。

「──真的?」

「真的啦!」比出了YA的姿勢,東雨晃了晃手指。「我帶了兩盒。」

……靠。

浩沅把頭埋回行李箱,開始聚精會神地尋找泳褲。



今天晚上洗好屁股等我吧!混蛋。



※※※



一大早的,游泳池跟水療區的人果然不多。浩沅在池畔做著伸展操,皺著眉看著一旁在陽傘涼椅上看書的傢伙。

「……喂。」他低聲問著跟他一樣在拉筋的李成烈。「不是你家那個說要來?」

「喔。」順著浩沅的視線看過去,成烈點了點頭。「對啊。」

「……那他在幹嘛?」浩沅扭了扭嘴角,又瞄了一眼坐在那裡翻書的李成種。「來游泳池…看書?」

「唉唷,白痴!你真的很不時尚耶。」成烈鄙視地看了他一眼。「你沒看過美國影集裡面,時尚的人都是坐在游泳池旁邊曬太陽看書的啊!」

是,對,就你們這些喝過洋墨水的最時尚。浩沅翻了翻白眼。「我熱身夠了,先下水。」


沒理會身後成烈冷哼了一聲,浩沅走到游泳池畔,便見到熱身做沒幾下就跳進去池裡的東雨向他靠過來。

「快下來啊!」東雨甩了甩臉上的水珠。「超舒服的耶!」

看樣子是挺愜意的嘛。浩沅咕噥了一聲,先坐下來,把雙腳放進水裡,再整個人跳下去。


──嗯,是還挺舒服的。


泰國的天氣,即使是早晨,也還是比韓國熱。比起去海灘上曬太陽,泡在水池裡是相對舒服得多。

「游兩趟喔!」東雨指了指泳池的另一邊。「輸的人等一下請吃午餐,連成烈成種的份一起請。」

「喔,那希望哥的信用卡上限還夠。」浩沅翹起了嘴角,準備就預備動作。

不是他小看張東雨。只是對方實在是太久沒有做整套的訓練了,體力方面要跟他們這種專業運動員比,根本是天差地遠。

「不夠的話就借你的卡刷啊。」眨了眨眼,東雨涎著臉笑了一下。「準備喔!」

他們兩個人同時把頭埋進水裡。浩沅側過頭,看見東雨的頭點了一下。

開始!



幸好一大早真的人很少,不然這種娛樂式而非競賽型的游泳池根本不適合兩個人飛快地游。浩沅一邊擺動著手臂,一邊感受到對方划過來的水花,有些被威脅的感覺。

東雨哥……還不錯嘛。該不會趁我忙的時候,都跑去游泳池釣帥哥之類的?

第一趟游完,浩沅反身踢了池壁,開始游第二趟,發現東雨的速度還是沒有慢下來。

嘖。看樣子是真的不想輸給自己了。

雖然也不是吝惜那一點錢,但是輸這個字眼本身就不讓人愉悅。浩沅加快了手裡的擺幅,逐漸拉開跟東雨的距離。

嗯。東雨哥今天註定要同時賠上錢包跟屁股。

有些得意洋洋地游回原點,浩沅站出了水,才發現東雨還在中線的部分慢慢滑著,而且不知道何時已經從自由式變成了仰式。

……搞什麼啊。

浩沅重新投回水裡,用仰式滑到對方身邊。

「……等一下要請吃飯喔。」手也懶得動,他只是用打水維持浮在水面的姿態。

「好啊,反正我這個月信用卡的帳單就拜託你了。」東雨的聲音很無所謂。

……就知道是這樣。浩沅嘆了一口氣。「我這一季不知道能不能調薪啊──。」

才剛要感慨一番,東雨卻突然打斷他的話。

「──來接吻吧。」

猛然聽到那串字,浩沅差點忘記打水,整個人往下沉。「欸?」

東雨沒有回話,只是停止了打水的動作,沉到水面下。

有些摸不清楚頭腦,浩沅見到對方消失在水平面,也跟著沉進水裡。



水面下,東雨抱著膝蓋,眼睛直溜溜地盯著他瞧。

浩沅想起剛才那句話。

……來接吻吧。

他輕輕地靠近東雨的臉頰。浮力讓他們有點不穩地掙扎,但幸好肺裡的空氣還是夠的。

緩慢地把唇貼上的東雨的唇,輕微的碰觸擦過,隨即分開。

其實在水裡是感覺不到什麼的,最多就是氯的味道很重。但是只是一瞬的碰觸,卻讓浩沅硬是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他浮出水面,站了起來,看見東雨也一樣站起身,瞅著他笑。



李浩沅這個時候才終於確定,原來他自少年時以來的夢想,一直都很簡單。

他沒有想過自己要成為什麼樣的人。但是跟張東雨在一起,讓他成為他現在的模樣。他也同樣地讓張東雨,成為現在的張東雨。

他們型塑了彼此的人生。把細碎的縫隙用陪伴和溫柔填滿。

時間如細沙一樣流逝於掌間。即使他們並不確定可以陪伴彼此多久,但還是選擇了留在對方的身邊。



浩沅拉了拉東雨的手,捏了緊。

「?」東雨沒有甩開,只是晃了晃牽著的手。

「沒事。」深吸了一口氣,浩沅看著在游泳池另一邊好像在看著他們笑的李成烈擠了擠臉。「想一下待會要吃什麼吧!」



他終於確切的感知到,這個人就是他最初和最終的想望。







(完)









--
這應該是我無限文最後一篇有完結長篇了。感謝各位一直以來的陪伴。
之後應該會放一些廢稿之類的,謝謝。
感想就麻煩拍手或ASK喔~










2015.08.23 Sun l [INFINITE/亞東亞]青春畫片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