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該下車了。

李和英敲著手機螢幕,跟友人確認位置。

『我剛下車,你到了嗎?』
『我出站了,二號出口電扶梯上來。』

嘖,臭小子到得真早。李和英略帶煩躁地把原本放在大腿上的背包掛到肩上,一時間忘記自己手上還拿著一罐礦泉水。水瓶匡地一聲掉到地上,眨眼間順著行進中的列車滾遠了。

……馬的。

眼看周圍的人也紛紛站了起來,李和英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下車的全都是跟自己年齡差不多的男孩子。看樣子也都是來參加甄選的。

算了,水出去再買好了。附近總該有便利商店。

李和英牙一咬,甩甩頭,隨著列車到站廣播站起來,順著人潮往外走。

這樣一看真可怕,一堆男的,有點像念男校放學或當兵放假一樣。李和英有些雞皮疙瘩,從背包暗袋裡摸出交通儲值卡,正要走向出口,背包卻被拉了一下。

他確定是那種有人刻意拉的扯法,不是擦身而過那種扯住。

翻翻白眼,李和英回過頭,發現扯住背包的手一秒鬆開了。

長而細瘦的手指,可惜主人的臉不是秀氣的那種。

「……你的水。」略沙的聲音,像是喉間放了一張砂紙,唇齒間卻是字字清晰。「剛剛掉了。」

對方的臉很白,壓在鴨舌帽下面的是乾淨而稜角分明的輪廓,身高比自己高一點。李和英瞬間領悟了過來。

也是來參加甄選的,這個傢伙。

沒有多餘的猶豫時間,李和英接過那瓶水,點點頭。「謝謝。」

對方的嘴唇蠕動了一下,像是要說不會,但終究是沒發出聲。

李和英跨著大步,靈活地穿梭在人潮中。

刷卡出站的那一秒,他覺得嘴唇有點乾。

如果都是像這種對手,或許今天的甄選不會太好過。



※※※



金容炫領了號碼牌,順著人龍走進休息室。

一群人裡面生熟面孔混雜著,一時間有些眼花。看來之前就在這圈子裡面、但怎麼鑽就是沒機會的人不只自己一個;而從沒進過這個圈子,想進來試試看的人,也不在少數。

今天會有第一批淘汰者,金容鉉有自信自己不會是其中一個,但怎麼撐得久,又是另一個問題了。

還沒當兵、存款不多、父母不知道還能半買半相送一樣地資助自己幾年,光想著都讓人恐慌。

金容炫打開手機裡的通訊程式,跟老媽說晚餐還是幫自己留一點,隨即把手機電源關上。

「──第一組!」

他剛把手機丟進包包裡,工作人員的聲音就在鬧哄哄的休息室裡響起,倒是很有鎮靜的效果。

坐在前排的兩個男孩站了起來。金容炫隱約想起報到時聽到的討論,說這兩個實力不錯,節目這樣安排就是為了有個好開場。

秀氣的長相,倒真的像是適合做開場的人。只是以這樣的長相和能力,會來這裡甄選,大抵也是人生走到現在浮浮沉沉,終究不盡如人意。

2號的傢伙是那個在車站裡掉水瓶的,金容炫記得。

倒不是他的記憶力特別好,而是那傢伙在車廂裡把水瓶摔掉了、那麼大一聲,卻是頭也不回的就要走人。

……感覺沒什麼公德心。

但還追上去還水的自己也真是夠無聊的了。

金容炫揉了揉眉頭,從包包裡拿出筆記本,繼續背誦著rap詞。他瞄了瞄身邊同樣是rap組的少年,個個也都是嘴裡唸唸有詞。

沒練過的都說rap不過就是數來寶,真的說起來才發現每一句都可能會咬到舌頭。

他試著不去在意休息室裡面小螢幕發出的表演情況,但顯然沒那麼簡單。縱然想裝作不那麼在意,但周圍的人持續討論,也沒有不聽的空間。

水瓶少年的舞不是他覺得OK的類型,唱歌卻出乎意料地不錯。跟秀氣的外表相反,中低音的滄桑感反而托出亮眼的效果。

呼,都是這種水準的話,也真夠嗆的。

叫號的工作人員走了進來,示意他們stand by。

同組的男孩拍拍他的肩,半推著他走出去。

金容炫吞了吞口水,又深吸了口氣。

走出這裡,就是戰場了。



※※※



李和英早就知道自己沒有選擇隊伍的權利,分組名單出來以後也就是可有可無的心態。可一坐定了才發現不太對勁。

……喔,隊長是金容炫。

他在第一次淘汰的時候就記住了這個名字,當然是連同其他人的名字一起。之後排群舞的時候也見過幾次,存在感很強的人,記住也是自然的。

他後來才知道金容炫跟自己同年,甚至還小上幾個月,但可能因為早早就出社會打滾,講起話來倒像是大哥。

整個隊伍裡年齡差異不大,裡頭甚至還有外國人,金容炫這個老么帶頭,不知道能不能壓得住。

李和英對於這種跟一堆男性合宿的生活其實有點敬謝不敏,但想想這跟想像中的偶像團體生活類似,又生出了點興奮感。

搬進來第一天總是最尷尬的,相較住宿時可能會出現的摩擦,練習時間的集體活動還好一些。

──他們連洗澡順序都搞不定。

「年紀大的先洗吧,洙韓哥先。」金容炫抓抓頭,李和英發現他不笑的時候反而看起來很嚴肅。「那…幾個96年生的就猜拳。」

李和英向來是耳朵尖的人,眉毛瞬間就挑起來了。

「『幾個96年生的』?」重複了金容炫的話,李和英歪了歪頭。「你不用猜拳?」

「我是隊長啊,」金容炫倒是說得理所當然,聳聳肩。「當然排在你們前面。」

壓住了翻白眼的衝動,李和英倒是看到朴庸權撇了撇嘴,反而有點想笑。

「……當隊長特權倒挺多的。」

聽著朴庸權小聲的嘟噥,李和英先是轉頭確認金容炫沒聽到,才放心地笑了出來。

「欸好啦,來猜拳。」

「拜託啦讓我先洗,」李宇鎮半趴在地上,語氣懇切。「我真的流一整天汗身上很癢啦……。」

「拜託我也很臭好嗎?」踢了踢李宇鎮,李和英抓住還在發呆的朴庸權的手。「來啦快猜拳。」

「吼李和英你好不近人情啊……。」「我本來就是冷酷的男人啊,你不懂。」

鬥嘴間,李和英抬起頭,看見坐在床角邊的金容炫剛打開公用筆電,一雙沒笑的笑眼卻直瞅著他們瞧。

李和英衝著金容炫咧開了嘴,感覺自己唇角都拉到了耳邊。

像是沒想到自己會被發現一樣,金容炫迅速低下頭,避開了視線。

……貼了冷屁股。

李和英收起笑臉,一邊跟著其他人喊著「剪刀石頭布」,一邊為自己第一次嘗試向隊長伸出友誼的橄欖枝這愚蠢的行為感到羞恥。

看來這傢伙就是想當頭,沒想來這裡交朋友。


「欸李和英你慢出啦!最後一個洗啦你!」
「屁咧你是哪隻眼睛看到我慢出!」


「──不准說髒話。」

李和英轉過頭,看到金容炫從筆電裡抬起來,略森冷的表情滿是告誡。

兇屁。李和英微笑著,沒有出聲。

然後對著金容炫,吐著舌頭,翻了個白眼。

我爽,你咬我啊!



※※※



金容炫想,自己最崩潰的時候顯然已經過去了,但那種空虛感顯然還殘留在身上,是一種看不見的滿身瘡痍。

……他不懂為何要拔掉他這個隊長。

坦白說,尚旻哥不是壞人;但以能力來說,他覺得自己是Unit Sky的頂尖。

除了這些人一直看不爽他、想衝康他之外,金容炫想不到任何自己被拔掉隊長的理由。

回到宿舍以後,他東西放著就出去外面,忽視尚旻想叫住他的表情。


──不管你現在想說什麼,我都不想聽。



走出房間還算簡單,但出了宿舍大門,又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裡。

金容炫挫敗地坐在花圃邊,沒來由地覺得自己到底在這裡幹嘛。

這顯然跟自己在舞團時是完全不同的經驗──以前的夥伴們是相互砥礪求進步,舞蹈底子跟能力是大家一起累積上來的;但是在這裡,每個人的能力不同,過去的人生歷程也不一樣。

他們不是因為興趣而一起努力,只是剛好被湊成一隊。馬的這節目連選隊友這種基本的自由都不給他。

金容炫真的不知道自己在這裡做什麼。


「──在幹嘛?」


突然響起的聲音。金容炫先是抖了一下,然後弓起身。本能的防衛姿勢。

發現對方沒有進一步的動作,他試探性地抬起頭,對上李和英疑惑的表情。

一秒像放氣的汽球一樣鬆懈下來,金容炫撇開視線。

「……你來找我?」

「──蛤!?」李和英的語氣先是狐疑,然後是一聲要笑不笑的乾笑。「少臭美了,我剛猜拳猜輸了,最後一個洗。想說出來走一走。」

「………。」結果連最基本的同事關懷都沒有。

金容炫有點負氣,扁了嘴,沒再說話。

「還在心情不好喔?」李和英沒有走開的意思,反而一屁股在他旁邊坐下來。「覺得我們都很機歪,你這麼幫我們,大家居然還背叛你?」

──靠腰,既然都知道幹嘛還在那裏雞雞歪歪的。金容炫沒打算回應,自顧自把頭撇到一邊。

「少在那裡不說話。」似乎是早就知道他會有這種反應,李和英倒也沒有太生氣的樣子。「就是因為你這樣才不想讓你當隊長的。」

一句話點到了金容炫的梗,火氣就這樣從胸口冒了出來。「我就知道你贊成把我換掉!」

突然的高音量似乎是有點嚇到了李和英,但顯然威懾性並不是很充分。

「………。」無奈的聲音聽起來倒有幾分像挑釁,李和英吁了一口氣。「就是這樣啊,你是很強,大家都跟不上你,但這是團體賽,不是你最強最厲害就好棒棒。」

好像對又好像不對。金容炫咬住下嘴唇,過了幾秒才想起是該回幾句話。


「──我有這樣嗎?」


「你沒有嗎?」李和英攤攤手,一副「老子是在教你」的樣子。「現在去跟製作單位調練習時候的帶子啊?」

「……是也不用。」金容炫倒吸了一口氣,想想又覺得不能在這裡敗下陣。「但也沒差到那個程度吧?」

「嗯,是沒有。」這次倒是露出了肯定的表情,李和英點點頭。「只是……我不知道大家是怎麼想啦,但我覺得這樣做,不管是你或是大家,都會好過一點。」

怎麼搞成是自己被拔了隊長、還要跟人道謝的氣氛。金容炫嘆了口氣,居然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李和英就坐在他旁邊,一句話也沒說。


後來回想起來,金容炫覺得那就像是一場憋氣比賽,像大家小時候會在游泳池做的那樣,憋在沉默裡,看著對方在水裡吐出的泡泡,看誰先受不了冒出水面。


「啊你不洗澡喔?」李和英似乎是不太在意先開口就輸了這件事。

「你們先洗。」搖搖頭,金容炫想這應該是自己第一次退讓。「……我沒差。」

「喔,那一起回去吧。」伸出手勾住他的肩膀,李和英似乎是忘了剛才他們是近乎爭執的狀態。「我看到Issac哥行李裡面有一包零食,一起吃吧。」

「……他有說要給你吃嗎?」

「沒,但我想你去跟他講,他會說OK。」

「…………。」


金容炫沒那麼氣了,但心裡的不甘還是一直在。他想這氣沒那麼容易消。

……但以職業生涯的起步點而言,李和英這傢伙在伙伴的資格上,勉強及格。






--
好啦我知道是「齊步走」但我想寫起步走喇。
這篇沒有然後了,太久沒寫東西了覺得寫東西好苦

我exo好像還有一篇開桃存檔,再找時間放上來好了。






2016.08.07 Sun l 未分類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