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翻譯練習,謝絕轉載。
內文亦為隨意翻譯,精準度極差,請勿抄襲或二改以避免丟臉。




全文僅翻譯Unit Sky部分。

Herold Pop採訪:[少年24密著取材3]Unit Sky的反轉魅力
原文:http://mpop.heraldcorp.com/view.php?ud=201608120437167133544_1#cb
記者:Herold Pop盧允貞
翻譯:Sophia



「Sky,如同名字一樣的清爽」

與Unit Sky成員見面的瞬間,因為已經有多次的登台經驗,在最後舞台即將登場之際,金容炫卻沒有任何緊張的表情。對著邀請暫時會晤的記者施以特有的眼睛微笑並打招呼,在說話的同時是完全沒有發抖、很安適的狀態。另一方面,李和英顯得很僵硬,他的模樣完全就是個不熟悉的新人。

挑戰『少年24』應該是我很自豪而且不會後悔的選擇。雖然真的很有趣、很辛苦的事情都有,但得到的收穫很多。所以對於最後的舞台不會感到可惜。(容炫)

一開始不知道會從頭到尾一路走過來,託了成員大家都很努力、容炫也一直帶領著的福,才可以一路走到這裡。(中略)在表演前雖然非常緊張,因為粉絲們的應援和歡呼,很大部分消除了緊張,心情也很好。像是一下子就靠近了夢想一樣,很好。表情練習嗎?我有時候會做。但是在舞台上做還好,後台做就有點丟臉…」(和英)

金容炫在採訪進行之間,展現照顧緊張的李和英的一面。他們雖然是兩個看起來呈現相反兩面的人,卻有著共通點,就是他們都是有「反轉」魅力的人。金容炫笑笑的,但只要上了舞台,馬上就拿出領袖魅力;李和英與長的就是美聲的外表不同,以中低音的音色吸引聽眾。

對此,金容炫笑著說:「因為要隨之融入不同的舞台概念,希望不要露出那種(領袖魅力)的表情。那是我原來的模樣。」李和英則對此肯定道:「(容炫是)應該是為了符合舞台概念,表情變化最大的。」因為這樣的魅力,「陷入金容炫而收看『少年24』」的反響不小。一說出這話,金容炫開心的表情喜不勝收。

「我的魅力嗎?我想應該是所有的事情都要做到最好吧。我因為長相不行,因為很冷靜地想過,無法用臉去決勝負,只能在臉蛋以外的事物更加用心去做。」(容炫)

金容炫是rapper還有舞者,發散著「入坑精靈」的魅力;李和英則是以歌者身分獲得好評。但是在同一個組合裡,與李宇珍在主唱的角色上有重疊的感覺。主唱組之間是否有競爭意識呢?李和英誠實地表達了並非完全沒有競爭心,但很睿智地調配過來了的立場。

「分配部分是屬於隊長的權限,在歌唱的部分,宇珍擔任班長的角色,由宇珍和相旻哥一起分配。」(和英)

「宇珍和和英是彼此不同色彩的主唱,都做得很好;但是宇珍畢竟是作曲作得多,書也讀得多,音樂方面的知識稍微多一點。和英也知道這一點,所以就跟著做。」(容炫)

隊長相旻雖然最後因為健康因素而離隊,但一路引領著Unit Sky直到最後的團體戰。可是Unit Sky最初的隊長是在TOP 7決勝戰選出的金容炫。對於換隊長這件事,不知心裡是不是還有些埋怨,他在最終團體戰的事前對決也提了這件事。

「剛知道要換隊長的時候是滿慌張的,我不知道成員們的心情,也有些誤會。但和成員們聊過以後,瞭解到成員們是為了減輕我的負擔,才做出這個選擇。事前對決的rap是那時候跟大家開個玩笑,也想表達『那時候心情真的差』下的產物。」(容炫)

金容炫認為,那場事前對決是最困難的任務。

「我想事前對決應該是最辛苦的吧,是最有負擔感的。我必須要唱rap,也得編舞,很有負擔感,加上很想拿到24分的加分,所以覺得不努力不行。」(容炫)

「我覺得『Just Right』的時候是最辛苦的,雖然大家看起來是很輕鬆的舞蹈,但動作大,也意外地是很辛苦的舞。要做可愛的動作,也要穿成粉紅色的,但還真的滿辛苦的(笑)。」(和英)

克服了困難的任務,成為留到最後的隊伍。那麼在自己的感覺上,TOP 7決勝戰當時跟現在,有什麼不同呢?

「我自己的情況的話應該是手勢?表情?第一次站上舞台的時候真的很緊張,現在就比較有餘裕,跟其他人一起展現出團結的一面,這應該是我變化最大的地方。」(和英)

「在舞台上漸漸可以享受,這是我變得最好的地方。以前在當伴舞的時候雖然也是站在舞台上,但那時候不是主角。『少年24』第1集是我第一次成為主角出場的開始,跟那時相比,現在變得更有餘裕,我想那應該是變得最好的部分。」(容炫)

他們的成長與積極的變化交疊,另外能使他們走到最後的,因為有粉絲的支持。在最後舞台即將到來前的緊張瞬間,兩個人對粉絲滿載真心地留言。

「謝謝你們那麼多地支持和喜愛,我會變成即使節目結束了,也不會忘記初衷的和英。」(和英)








2016.08.14 Sun l 雜誌翻譯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