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1.嗨好久不見。

2.OOC嚴重。清水。

3.所有人物屬於他們自己及CHOCO TV。





夏宇豪知道自己不是念書的那塊料,但也從沒想過自己可以打一輩子排球。

台灣的體育環境就是這樣了,自己算是半路出家才開始打球,在球隊找到歸屬感和自信感已經是謝天謝地,打甲組比賽的時候看過各種強手,更不要說觀摩水管上外國職業選手的表現。相較於繼續走這條路,還是想想晚餐要吃什麼比較實際。

當同學忙著討論未來走什麼路好,他老神在在地坐在位子上看邱子軒傳承下來的筆記。

「欸那你要幹嘛?」王振文拿著自動鉛筆往夏宇豪的下手臂戳啊戳,模擬被海膽襲擊的感覺。「體保?學測?拚指考?」

「我考警專。」夏宇豪沒有抬頭,但他可以感受到王振文的表情很僵硬。於是他又再重複了一次。「警專。我要當警察。」

「靠邀喔⋯⋯。」找回意識,王振文本能罵了出聲。「想去陰間可以直接簽下去啊!我知道中正紀念堂有招募喇我帶你去!你要不要考慮簽憲兵特勤?」

翻了個白眼,夏宇豪搶過王振文的自動鉛筆,反戳著損友的手指。「幹兩個不一樣吼!?」

眼明手快搶過正在虐待自家弟弟的自動鉛筆,王振武眉毛揪在一起,有種莫名的喜感。「你⋯⋯沒問題嗎?」

「你們是怎樣啦?」夏宇豪從王振武手裡拿回自動鉛筆,收回鉛筆盒。「覺得我考得上台大法律膩?這麼想要我去考試。」

「也不是⋯⋯。」抓抓頭,王振文還是以看著外星人的眼光反覆觀察死黨。「就⋯沒聽你說過。」

「靠你也沒問過啊!」捶了一下王振文,夏宇豪科科笑了一聲。「沒啦,我就覺得⋯我考試成績沒很好,考大學也考不上什麼好學校。但警專考試的話,靠子軒給我的筆記應該可以拚一下;進去體能訓練,我一定沒問題的啊!而且學費全免還有錢領,我媽也不用那麼辛苦了。」

「幹,聽你講還以為是代言招生廣告咧⋯⋯。」聽完夏宇豪難得說出一大串話,王振文有些語塞。

「那以後就不能跟你大學夜唱了。」拍拍夏宇豪的肩膀,王振武居然看起來有點惆悵。

「你先考上大學再說吧這位大哥⋯⋯。」抽抽嘴角,夏宇豪看著眼前顯然還在衝擊狀態的兄弟檔。「而且我沒跟你熟到可以去夜唱吧。」

「喔不然釣蝦也可以。」

「並不想。」




※※※




邱子軒如願申請上理想中的學校,主修資工,打算大二開始再去修體育相關的課。原本是打算雙主修,但看一下術科部分,自己的身體狀態應該很難負荷,但純粹選修聽課過過乾癮應該是沒問題。

雖然上了大學,但還是在同縣市,家裡跟學校的距離還算可以。除了每週三早八的必修外,通勤的日子還算可以接受。

他還是固定幫夏宇豪補習——這小子沒人逼,一回家就是打電動。

通常是邱子軒去夏家,因為倩如說追不到的對象還要老是在眼前晃、整天放閃有夠刺眼。

然後他乖巧的妹妹帶著憂心忡忡的表情跟他說,哥,夏宇豪還沒成年,你要忍住啊不然我怕你被告。

邱子軒僵硬地對親愛的妹妹笑笑說,喔好,我覺得他也知道。

夏宇豪知道歸知道,吃完飯洗完澡就常常手癢,對著邱子軒這裡摸摸那裡摸摸。

雖然已經是彼此全身上下摸透透,只差最後一步沒做的狀態,邱子軒還是覺得一個龐然大物黏在身上的感覺很微妙。

「欸你是在幹嘛啦⋯⋯。」稍微把頭側開一點,邱子軒覺得自己的嗓音聽起來又乾又癢。「一直聞一直摸,你是狗喔?」

「嗯啊。」夏宇豪非但沒跳腳,臉頰還在邱子軒的鎖骨側蹭啊蹭的。「我是警犬。」

「⋯⋯⋯。」夏宇豪之前就跟他談過要考警專的事,但邱子軒沒想到男友的志願考科居然是警犬。「那你現在要開始練嗅違禁品嗎?」

「我專嗅軒。」其實邱子軒還沒洗澡,身上還是汗味,但夏宇豪就覺得這樣的邱子軒也很好聞。「汪。」

「你都洗好了快去唸書啦!」嘴上在念,邱子軒推開夏宇豪的動作卻是相當敷衍。「我要回家了啦,回去還要弄報告。」

「你可以留下來啊,我們一起念書。」夏宇豪咬在邱子軒耳朵旁邊的聲音低低的,討好意味的音調帶點引誘的氣味。「我媽上次就說你幫我補習太晚可以先留在這睡,衣服可以先穿我的啊⋯⋯。」

留下來最好會唸書吼——。邱子軒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我想一下。你先起來。」

「不要。」夏宇豪直接舔上邱子軒的下唇。「我是賴皮的警犬。」

「⋯⋯⋯。」會賴皮的就不能當警犬了這位大哥。你這麼沒常識你男友知道嗎?

邱子軒在拚一晚把通識廢報告寫出來或是跟小男友荒淫一晚之間掙扎。

「軒——」

「好了夠了你不要這樣叫我。」勉力撐著不要起雞皮疙瘩,邱子軒的眼神散發壯士斷腕的悲涼。「把我手機拿來。」

「蛤——你要走了喔?」扁起嘴,夏宇豪看向放在書桌邊的手機,完全沒有要幫忙拿的意思。「這麼晚了公車要等很久,你不用查了啦!」

「我是要打給我媽說我睡你這裡,他不用等。」戳戳夏宇豪的臉頰,邱子軒接著手一攤。「你不要的話,我就下去等公車了⋯⋯。」

「——手機手機手機在這裡!」

看著秒速遞到自己面前的手機,邱子軒忍住笑,卻歪了嘴角。

「你知道結巴沒辦法當警犬嗎?」

「聽你放屁咧,狗叫都碼汪汪汪汪汪。」



※※※




最後邱子軒還是沒有把報告寫出來。在強迫夏宇豪把國文注釋重點都背起來以後,半推半就下夏宇豪主動用嘴幫他做了一次;接下來就換他服務年下男友。

這時候就體會到年輕人真的撐比較久(事後賀承恩表示明明年紀都差不多,應該是軒身體隨心態衰老導致骨頭頂叩叩),邱子軒覺得自己下巴酸到快脫臼了,發現夏宇豪還是興致高昂的模樣。

幸好明天星期六⋯⋯。

他昏沈睡去前感受到夏宇豪在他的耳朵跟臉頰上啄吻著,呼吸間是跳跳糖似的甜味。

「軒,晚安。」







2018.08.04 Sat l [越界/夏邱]hold your hand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