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邱子軒備考一年多,落榜兩次,還是考上高考體育行政,沒有意外地分發到體育署。

爸媽一直勸他考資訊管理,錢比較多,名額也多一點。但邱子軒瞄到體育行政有開缺,還是忍不住報名。

其實在就業的當口選擇圓夢是蠻蠢的行為,邱子軒還是義無反顧地栽下去。

夏宇豪說,你看你,還敢說我衝動。


彼時夏宇豪已經調回台北,國考那天還一早載邱子軒去考場。

「幹嘛浪費一天假。」明明嘴角翹到掉不下來,邱子軒嘴上還是沒好氣。「不是說這幾天值班很累。」

「我午餐帶便當來給你。」夏宇豪已經被訓練到可以完全忽視邱子軒言不由衷的垃圾話。「這附近車子很難停,我等等在前面seven放你下來,你中午考完打給我。」

邱子軒眨眨眼,彷彿間有種角色錯亂的感覺。好像他才是被碎念的學弟,夏宇豪是貼心的學長。

是了,先出社會工作這幾年,夏宇豪成熟了很多。警察體系要求嚴格的服從訓練,但實地工作完全又是另一回事。半夜值台會碰到哭著上門說家暴的夫婦,臨檢按摩店碰到來抓姦的太太,勸導違停還會被黑道拿大鎖威脅。

夏宇豪一開始天天講碰到光怪陸離的事情,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不說了。邱子軒問,他也只是聳聳肩。

「反正就那樣。好了,不要講工作了。」


車子停在路邊,邱子軒解開安全帶,抓起包包。「謝啦,我中午出來再call你。」

「欸,等等。」按住邱子軒準備開門的手,夏宇豪伸手在男友後腦勺揉了揉。「我午餐做炸豬排。」

「⋯⋯那不是日劇犯人在吃的?」

「那是豬排丼。」

「——爛梗。」

他們相視一笑,夏宇豪的手從邱子軒的後腦勺移到耳垂,不輕不重地捏了兩下。「沒事的。」

「掰啦,待會見。」點點頭,邱子軒打開車門。「路上小心。」

「嗯。」

看著男友穿著白T恤牛仔褲,背著運動背包的背影,夏宇豪頭靠著駕駛座的椅背,呼了一口氣。

子軒,不要怕,我等你。



※※※



考上公務員以後的日子並不是一帆風順的,跟任何上班族一樣,要面對機車的上司,擺爛的同事,還有聽不懂人話的業務對口。

邱子軒身為菜鳥,基本上是叫你幹嘛就幹嘛,連思考的空間都沒有,工作就源源不絕地進來。長官看他叫得動、好用,更自然地把沒人想做的塞事交辦給他。

「人在公門好修行啦,年輕人多磨練。」擺爛的老鳥同事捧著飲料走過他身邊,嘴裡嘖嘖兩聲。「唉唷我也好忙啊⋯⋯。」

因為常常加班,辦公室到家又有一段距離,邱子軒跟夏宇豪商量後,決定兩個人一起分租一間小公寓。

照理來說,他們這種曾經遠距離、又長期住在各自家裡的,同居後應該要日日荒淫夜夜笙歌,但這種不切實際的妄想,入住後就隨著夏宇豪不穩定的排休跟邱子軒瘋狂的加班時間煙消雲散。


某天邱子軒又是為了白癡案子搞到8點下班,走出辦公室的時候突然有一種強烈的自我厭惡感。

——我到底在幹嘛?

懶得理還在冒出訊息的工作群組,邱子軒按下手機的快速通話鍵。

他沒記錯的話,夏宇豪現在應該在值台。

「喂。」電話響不到三聲就接通,邱子軒揉揉被電腦荼毒一天的眼睛。「還在值班喔?」

「對啊。」聽出邱子軒語氣裡的疲憊,夏宇豪的聲音放得很軟。「你剛下班?」

「對⋯⋯要去搭捷運。」拖著腳步走在悶熱的台北街頭,邱子軒覺得自己的話都融化在潮濕的空氣裡。「我去找你?」

「好啊可以。」今天星期五,明天不用上班,有時邱子軒就會直接去派出所找夏宇豪。「我值台完,報告整理一下就可以閃了,我們再看看要吃什麼。」

「好,我帶50嵐過去。」邱子軒走進捷運站,撲面而來的空調讓他情緒稍微緩和下來。「大杯無糖青?」

「嗯。去冰。」夏宇豪帶著笑掛上電話,重新在值班台上坐正。

「欸,你怎麼笑得這麼噁心。」抱著文件,學姊晃到他旁邊,看了看還沒進入休眠狀態的手機。「女朋友喔?」

「不是。」夏宇豪搖搖頭,在心裡補充了一句其實是男朋友。「等等要下班了,開心。」

「也對啦,今天是虧雞佛來爹~~」學姊沒再追問,逕自轉身進了辦公室。



※※※



邱子軒到的時候,夏宇豪已經下了值班台,在整理報告。

「你先坐一下,我這個處理完就可以走。」示意邱子軒坐到自己旁邊,夏宇豪的手重新放到鍵盤上,「這個還好,弄一下應該很快可以閃。」

「你的無糖青。」把吸管插進封膜,邱子軒把飲料推到夏宇豪桌上。「晚餐想吃什麼?」

「不知道欸,現在店都沒開了。」夏宇豪似乎是已經習慣一心二用,敲鍵盤的手沒有停下。「⋯⋯不要再吃麥當勞。」

「啊不要麥當勞,就只剩鹹酥雞跟燒烤了啊。」嘆了一口氣,邱子軒仰頭看著天花板。「好油喔⋯⋯。」

完全想不出來可以吃什麼,兩人之間陷入短暫的沈默。

「欸宇豪,」要下班的學長繞到夏宇豪的桌邊,似乎是發現不尋常的沈默,瞄了一眼邱子軒。「在作筆錄喔。」

「不是啦!」立刻發出否定句,夏宇豪側眼發現邱子軒的表情有點僵,突然覺得好笑。「這我朋友啦,來找我吃飯。」

「喔那你們吃飯還約真晚⋯⋯。」學長拍拍夏宇豪的肩膀。「好啦弄完就閃啦,早點回家。」


最後他們還是決定回家煮。當然是夏宇豪下廚,畢竟邱子軒在廚藝上就是個恐怖份子。

去超市挑食材的時候,邱子軒看到兩罐台啤18生特價,毫不猶豫就放到購物籃裡。

「啤酒喝了會胖喔。」夏宇豪挑眉,意有所指地看向男友的小腹。

「減肥是明天的事。」完全沒有被夏宇豪動搖,邱子軒迅速帶過話題。「肉買這個比較便宜。」

「⋯⋯⋯。」翻翻白眼,夏宇豪決定明天要帶著邱子軒去跑步。

走出超市的時候,夏宇豪兩手拎著戰利品,看起來十足駝獸樣。

「欸,」邱子軒伸過手,接起其中一個塑膠袋。「我幫你拿。」

「不用啦,很重。」夏宇豪抓緊塑膠袋。「你等一下走回去又抽筋。」

「我拿啦。」硬是搶過塑膠袋,邱子軒沒給夏宇豪可趁之機。「你的手還有其他任務。」

「?」站成三七步,夏宇豪有些狐疑地看著男友。

「這個。」邱子軒伸出左手,在夏宇豪身邊晃了兩下。「牽手。」

夏宇豪仰頭笑了出聲,在時近深夜的馬路上顯得有些突兀。

他伸出右手,扣住邱子軒的手,掌心的溫度有點涼。是了,邱子軒體溫向來比較低。

「回家。」球鞋踢在柏油路上沙沙作響,夏宇豪的聲音很輕。「我晚上再幫你熱敷。」

邱子軒沒說話,只是把夏宇豪的手握得更緊。

謝謝有你,見證我從少年的一無所懼,走到現在的平凡無奇。

也幸好這樣平凡的我,還有你。





--

基本上就沒什麼主題只是流水帳,
整篇沒什麼主題。

第一次用手機打整篇好累,
但下班以後就不想開電腦惹。









2018.08.04 Sat l [越界/夏邱]hold your hand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