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二)



夏宇豪是想拔腿就跑的,但基於成年人應該要遵守的禮節,他強迫自己走到桌邊坐下。

小心翼翼地坐下,夏宇豪刻意側了一邊,瞄見邱子軒不著痕跡地往另一邊坐了點,頓時覺得有些可笑。

每個人一張椅子,空間也不大,挪成這樣要給誰看。

夏宇豪有點慶幸自己已經長大到足以應付這樣的場面,也慶幸邱子軒還是那個內斂冷靜的學長,跟他聯手在彼此之間劃上無形的涇渭分明。


......朋友介紹的朋友是前男友,是只有連續劇才會有的情節。今天得去買個樂透。


他還沒開口,小楊已經絮絮叨叨的介紹。「你也來太晚,課長幹嘛沒事嘴那麼多......。喔,這個就是IT部的新同事,子軒。」

夏宇豪捧上自己包裝得誠懇無瑕的傻子笑(王振文說過他這樣的表情看起來最北七,得人緣),對著放下筷子的邱子軒點點頭。「你好,我叫夏宇豪。」

「邱子軒。」刻意拿起掛在脖子上的識別證,指著上面的姓名,邱子軒的臉溫和友善。「你好。」

邱子軒拿識別證的時間沒有很久,但足夠讓夏宇豪看到上面的照片是穿著學士服的畢業照。

他有些走神地想起,何小小跟邱子軒念同一所大學,小小畢業的時候,王振文還有問他要不要一起去送花。

當時他沒有猶豫就拒絕了,怕看到邱子軒會尷尬,不想讓其他朋友夾在中間難做人。

但現在的他已經足夠強大了,不怕、不怕。

夏宇豪泰然自若地拿起免洗筷,拆開封套,摺成小筷架的樣子。「欸,聽說你是我要去台東的室友喔?」

啊,自己連輕鬆的語氣都無懈可擊。

「子軒是想去走走啦,」邱子軒還沒說話,坐對面的小楊女友Mina先忙著解釋。「我們稍微看人數分配一下房間,就剛好剩兩個男的。想說同公司,你們一起睡應該還好...吧?」

「OK啊。」輕鬆接起Mina的話,邱子軒重新拾起筷子,吃著自己的榨醬肉絲乾麵。「就睡一個晚上而已,沒差吧。」

夏宇豪夾小菜的動作停滯了一下,然後重新把剛剛失手弄掉的海帶夾起來。

他真的太久沒有聽到邱子軒的聲音了。畢竟高中的時候還處在變聲期,跟現在的他們是不同的。還以為自己會忘記,可是邱子軒開口第一個發音,他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馬的,還是會心動。

畢竟已經學會在成年人的世界裡把情緒都寫在臉上太吃虧,夏宇豪一邊咬著海帶,一邊點頭。「喔對啊都沒差啊!重點還是要買到火車票吧。」

「喔對。」小楊雙手摀住臉,但可以想像得出手指後的表情的無奈。「花東車票超難買。」

「就看看要不要大家各自買票,鎖定幾班火車,分批到也行。」長期因為路跑活動在各地跑透透的Mina倒是沒有太緊張的模樣。「反正就看怎麼約集合。啊,既然你們兩個OK,我等等回去就訂飯店囉。」

夏宇豪有一搭沒一搭地聽著,眼光卻不自覺地移到邱子軒的側臉。

他想克制自己不要看那麼明顯,卻還是無法不去猜測邱子軒現在腦子到底在想什麼。

他一方面感謝邱子軒這樣平靜無波地裝成互不相識的樣子,卻又有些埋怨對方連一點動搖都沒有,連笑臉都是標準的社交模式。

夏宇豪覺得自己像個白癡。他想,或許在邱子軒面前,他一直都像個白癡。



※※※



那天的飯局就這樣結束了,邱子軒還自己開玩笑說我有腳臭,一日室友請多包涵。

…...放屁,你哪有腳臭。明明比較常說我的腳很臭叫我再去洗一次。

夏宇豪腹誹著,臉上還是掛著哈哈大笑的表情,說不介意不介意。

Mina把邱子軒加入路跑群組,夏宇豪至此意識到他跟邱子軒又重新有了連結。

他們分手後就沒有再聯絡過。電話刪除、line封鎖加刪除,退掉一起在的群組(王振文抱怨過幹嘛這麼麻煩,被夏宇豪當耳邊風),其他社群軟體一律退追蹤再封鎖。

做得很絕倒不是因為分得難看,只是夏宇豪覺得分就分了,不用再給自己留戀的餘地。他猜測以邱子軒的理智,應該也會採一樣的作法。

邱子軒在路跑群組裡面不常講話,往往只有在cue他的時候回應,或是對趣聞分享回個貼圖。

夏宇豪有時候會點進邱子軒的帳號,看著那個「加入好友」的按鍵發呆。

——最後還是把手機關了。

先不要好了,省得自討無趣。

他已經不是當初那個高二的毛頭少年,人年紀越大越玻璃心,他不想自以為伸出橄欖枝以後又被打臉。很痛的。


「宇豪,」桌上電話響了,夏宇豪接起來,聽到不同分組但這次要做同一個project同事的聲音。「檔案我更新好寄給你了,有照上次Amy交代的修,但補了很多資料,檔案有點大,你收看看。」

「喔好。」立刻點了信箱更新,跳出來寫著請收檔案的標題。夏宇豪臉靠近螢幕,在那個標題上點了兩下左鍵。

…...奇怪。

「喂喂喂——?」同事的聲音已經從疲倦拉高到有點不耐。「有收到嗎?」

「......等我一下。」夏宇豪晃了一下自己的滑鼠。「我電腦怪怪的。」

「靠,你,不會吧......。」電話那頭的同事發出驚恐的哀嚎。「你該不會中毒了吧。」

「......。」靠邀咧。


於是他跟邱子軒的第二次見面僅僅相隔半個月。不同於一般老鳥一邊碎碎念一邊喇賽,邱子軒只是安靜地處理他的電腦而已。

「剛好有個檔案要收,我一趕就忘記確認寄件人。」沈默到自己也覺得尷尬,夏宇豪自己先訕訕地開了口。

「沒事。」邱子軒視線固定在螢幕上,連頭都沒抬。「處理這些本來就是我們的工作。」

最後還是緊急先拿一台筆電給夏宇豪頂著用,夏宇豪出於愧疚,自發地把自己的電腦主機搬上去IT部。

「其實我可以自己搬。」在只有兩個人的電梯裡,邱子軒看著鏡子裡的夏宇豪,說出第一句沒那麼見外的話。

「喔沒差啦,當運動......。」原本以為會無口到底的人突然開口,夏宇豪反而有點不知道怎麼接話。「幸好我資料大部分存隨身碟,不然真的GG思密達。」

大概沒想到夏宇豪會突然嘴一句白爛話,邱子軒依然看著鏡子,嘴角翹了起來。

沒有錯過對方的表情,夏宇豪一時間忘記自己手上還有電腦主機、忘記這裡是公司電梯有監視器、忘記電梯停了以後隨時會有人走進來。

他想他必須鼓起勇氣,也許未來他都不會再做這麼冒險的事。


「——我可以加你line嗎?」





--
真的不是以前那種隨便寫就3000字的年紀了
現在寫一寫常常覺得自己寫很多
看一下字數統計才700多(眼神死)









2018.08.10 Fri l [越界/夏邱]high hopes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