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三)



宇豪YU-HAO:我跟你說
宇豪YU-HAO:我今天做了一件大事
宇豪YU-HAO:(饅頭人大笑貼圖)

Nick/王振文:幹嘛
Nick/王振文:我等等要去接來賓
Nick/王振文:有屁快放

宇豪YU-HAO:我加邱子軒的line了

Nick/王振文:!!!!!
Nick/王振文:(法鬥崩潰貼圖)
Nick/王振文:(卡娜赫拉崩潰貼圖)

宇豪YU-HAO:我們可能5月會一起去台東

Nick/王振文:.............
Nick/王振文:......................
Nick/王振文:...............................

宇豪YU-HAO:幹嘛啦

Nick/王振文:我覺得以前想趁用你手機的時候,把子軒學長的line加回來的我很白癡
Nick/王振文:(史迪奇崩潰貼圖)
Nick/王振文:(凱蒂貓崩潰貼圖)

宇豪YU-HAO:....................
宇豪YU-HAO:幹



※※※



王振文大學畢業後到一家專門經營體育路線的網路電視台工作,老闆是一群前報紙或電視台的體育記者,年紀都很輕,靠著拉贊助跟大家湊積蓄,經過兢兢業業的草創時期,才把網路電視台經營起來。

電視台剛開始主要以棒球相關報導為主,做起來以後,慢慢籃球、網球、高爾夫、排球都有做節目。他們那屆志弘排球隊最後還有在繼續打球的,只剩王振武跟陳家均,王振文還幫自家哥哥兼曖昧對象(王振文的說法,照王振武坦蕩蕩的說法就是男友)做過一次專訪。

這行飯並不好吃,加上又是網路電視台,薪水自然不可能太高,王振文就是靠一股熱情在燒,寧願加班到八九點也要繼續做。

熟知老友的下班時間,夏宇豪下班後就先去悠閒地吃個飯,然後到王振文公司附近的便利商店坐著,才傳了訊息。


宇豪YU-HAO:我到你們公司樓下萊爾富了

Nick/王振文:等我一下喔
Nick/王振文:我手邊還有事,可能還要20分鐘


說是20分鐘,那大概就是一小時了。夏宇豪習以為常地去雜誌區挑了一本新車總覽的雜誌,又拿了一瓶氣泡水,拿去櫃台結帳。

於是王振文累得像狗一樣的走進便利商店時,就看到夏宇豪看雜誌看到兩眼發光的樣子。

翻了個白眼,他走到夏宇豪佔據的雙人桌前,一掌壓在雜誌上的內頁上,坐了下來。

「不用看了啦!」沒好氣地看夏宇豪,王振文摸摸肚子,還真是有點呃。「死上班族跟人家在那邊看什麼INFINITI,LP捏緊買VIOS差不多啦!」

「喔唷,嗆喔。」夏宇豪不以為忤,指著便利商店的冷凍櫃。「哥有錢,來,這一櫃隨便你挑,哥請你吃晚餐。」

「靠邀喔,走啦。」王振文把雜誌合起來,推向夏宇豪的包包。「陪我去吃飯。」

「都快九點了,還有店開喔?」把雜誌收進包包裡,夏宇豪有些疑惑地站起身。

「啊不是還有永和豆漿大王。」語氣已然死亡,王振文快步走向便利商店門口。

「.........。」說的也是。


豪氣點了冰豆漿、總匯飯糰跟蔥抓餅,王振文在把飯糰吃一半之後總算有開口的力氣。

「好了。」用力吸了一口冰豆漿,王振文繼續啃著飯糰。「我有時間聽你告解了。」

「......我是有求你嗎?」無言地看著老友,夏宇豪實在是見不得王振文那副紆尊降貴的樣子。

「好啊不然你可以滾。」毫不留情地指著門口,王振文吞下最後一口飯糰。「慢走。」

「......。」夏宇豪一口氣憋在胸口,差點向往王振文臉上吐口水。

夏宇豪還是不爭氣地大致說了跟邱子軒重遇的情況,王振文的表情看起來還算鎮定,但夏宇豪卻從好友的動作裡看出了不尋常。

「——你是很驚訝嗎?」

「還好,」王振文奇怪地回問。「幹嘛?」

「沒啊,你不是不喝鹹豆漿,說很像嘔吐物。」手指著王振文手上的大碗,夏宇豪有些莫名。「但你剛剛拿我的連續喝了兩口。」

「噗——」剛入口的鹹湯噴回碗裡,油條渣彈跳到對面夏宇豪的桌邊。「幹你是不會講喔!」

「......你浪費食物我都沒跟你計較了。」惋惜地拿回那碗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喝的鹹豆漿,夏宇豪延續原本的話題。「總之就是,我覺得我還是滿喜歡邱子軒的。」

「你可以,但他可能不行吼。」沒好氣地橫了夏宇豪一眼,王振文喝了一口自己的冰豆漿洗嘴巴。「你怎麼知道他沒對象?也有可能根本就對你沒fu啊。」

「所以我才找你啊。」夏宇豪居然還挺自覺地接了話頭。「你們幾個經理不是還有聯繫。」

「要利用的時候才會想到我,嘖嘖。」露出不可取的表情,王振文搖搖頭。「群組很久沒聯絡啦,上次聯絡是小小學姊跟隊長的婚禮,你不是還怕遇見子軒學長,叫我幫你帶紅包去。」

…...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那婚禮的時候他有攜伴嗎?」

「有啊。」王振文講到這裡突然挑起一個詭異的笑臉,陰惻惻地看著夏宇豪。「——他妹啊。」

「.........。」好吧算我錯了是我不該問你。

「但有個事可以確定啦,他沒跟陳家均破鏡重圓。」繼續進攻蔥抓餅,王振文一邊嚼一邊覺得還是該點蔥抓餅加蛋比較對味。「陳家均IG前天才跟女友在福岡打卡,他女朋友好像還是大學生,吃很好。」

「白癡喔,他們又沒在一起過,破鏡重圓個屁。」最後還是決定捨棄被王振文吐出來的鹹豆漿,夏宇豪沉痛地把碗放到一邊。「而且我也有加陳家均好友好嗎?」

「當初你不要搞分手,現在哪來這麼多煩惱。」王振文撇撇嘴,一臉不屑。「要分也是你,說還喜歡也是你,都給你玩就好啦。」

「分手是兩個人說好的吼。」頓時無心跟王振文瞎扯,夏宇豪玩起丟棄在桌上的吸管套。「我也沒想過我會再遇到他。」

「世間種種的陰差陽錯,都是尋常。」手越過桌子拍拍夏宇豪的肩頭,王振文的表情有些幸災樂禍的憐憫。

「......為何突然要用甄嬛的台詞。」夏宇豪拍開王振文的手,一身惡寒。「你覺得我還有機會嗎?」

沒有放棄,王振文第二次拍上夏宇豪的肩頭。

「──不放手,直到夢想到手。」

「不要用沙士廣告的台詞!!!」







2018.08.17 Fri l [越界/夏邱]high hopes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