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五)



抵達台北車站的時間還算有餘裕,他們先走去誠品地下街的麥當勞,夏宇豪點了大麥克餐,轉頭看向邱子軒。

「──六塊小雞塊餐?」

邱子軒愣了一下,緩緩地點頭。「無鹽薯條、紅茶少冰。」

夏宇豪讓邱子軒到一邊找位子坐,自己走到櫃台前面排隊。

果然還是沒變,連吃垃圾食物的食性都一樣。

其實他也懷疑,過了這些年,他還是記得邱子軒會點什麼餐。可是他卻不記得那個時候他們為了什麼吵架,最後怎麼和好,心裡的刺怎麼種下。

可能人只會選擇性留下好的記憶,畢竟開心的時刻太少,要記起來才能作為撐下去的動力。

夏宇豪付完帳以後,發現邱子軒已經站在候餐的櫃檯旁邊。他擠過去,有些不明所以。

「你在外面等就好啦,這裡人那麼多。」

「我有帶購物袋。」邱子軒舉起手晃了晃,還真有一個海軍藍的不織布袋子。「麥當勞的外帶紙袋不好拿。」

依然是那個萬事俱備的個性。夏宇豪沒多說什麼,幫忙裝好食物後就向台鐵月台飛奔。

他們剪票後剛好聽到列車進站的廣播,夏宇豪看到邱子軒急著踏上電扶梯的背影,加快腳步跟上去。

「......欸,別走那麼快。」他緊跟在邱子軒後面低聲念著,也不知道對方有沒有聽見。「小心跌倒。」

他們找到自己的上車點,火車才進來。邱子軒喘著氣,回頭看著他的表情帶著歉疚。「幸好火車還沒來,害你剛剛白跑。」

夏宇豪一口氣喘不上來,只是搖搖頭。

上火車後找到自己的位置,夏宇豪讓邱子軒坐了靠窗座,幫忙把行李放到頭上的置物架。

火車開動的時候,他們正默默拆開麥當勞的紙袋。夏宇豪想著幸好剛剛跑步的時候飲料沒灑出來。

他們吃東西的都不慢,火車過七堵的時候就吃得差不多了。把食物包裝都掃進紙袋後放到座位前的網袋裡,夏宇豪正打算閉上眼睛一路睡到台東,卻聽見邱子軒開了口。


「你還好嗎?」邱子軒正在收麥克雞塊的紙盒,甚至沒有看他。「過得怎麼樣?」


邱子軒說得像是唉等等到台東好晚啦這樣輕鬆的語氣,夏宇豪知道那對他來說絕不輕鬆。至少對他認識的邱子軒來說,要回過頭去談這些,讓人覺得害怕。

──還好嗎?過得怎麼樣呢?

他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說起。



※※※



要追溯分手這件事,夏宇豪也不知道從哪裡才是開頭。

或許要說的話,應該是他高三那年的春天。

大學入學申請放榜,他考上台中的學校。夏宇豪覺得自己成績就那樣,沒有意願拚七月的指考,就決定去台中唸書。

王振武去國體大,王振文填到南部的學校。

放榜後,王振文非常苦惱地跟夏宇豪商量要不要拚指考,換來夏宇豪一臉茫然。

「——幹嘛多唸這幾個月?」

「但這樣我就得去雲林。」王振文的表情不再是平常的輕佻。「......我不想跟我哥分開。」

「額,你好噁心。」做出一個嘔吐的姿勢,夏宇豪攤攤手。「你也太誇張了吧,只是去念書而已。」

「但沒辦法常見面啊。」對夏宇豪誇張的肢體動作視而不見,王振文逕自嘟囔著。「你英文課沒上過喔,out of sight, out of mind.」

「你才沒好好上課咧。」曲起中指賞了王振文的腦門一個爆栗,夏宇豪撇嘴道:「這個明明是用在有個事情讓你很煩,乾脆眼不見為淨的時候。」

「好喇那你英文好棒棒,怎麼沒考15級分。」揉揉自己挨打的腦門,王振文冷笑一聲。「你就不會擔心看不到子軒學長喔。」

「我早就跟他談過啦。」夏宇豪露出得意的笑臉。「反正兩個人本來就不可能常常黏在一起,未來出社會分開的時候還多著,現在就當成考驗啊。」

「喔,考驗。」王振文一臉不以為然。「那你有沒有想過,沒通過考驗怎麼辦?」

夏宇豪當下是直覺反應回答才不會咧!屁啦!你唱衰我喔!

但後來想想,卻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底氣可以回答得那麼絕對。

沒通過考驗,當然就是分手。當時的他卻沒想過這個可能性。



※※※



夏宇豪開學就被電機系繁重的課業壓到喘不過氣。過去他活蹦亂跳的精力,在三電一工面前也只是被消耗的份。

宿營夜唱晚場電影這些大學生必修課程他還是去,對他來說這就是他夢想的大學生活。課業時間被壓縮,翹課點名沒到是常態,他上學期就一科必修一科選修被當。

邱子軒為此念了他好幾天,從學生不能這樣當,到錢不能這樣花,林林總總念了一遍。

夏宇豪覺得不開心。他想不是每個人都像軒一樣自制又有耐心去學東西,每個人本來就不一樣。

我又沒做傷天害理的事情,也沒有說你的不是,為什麼你要這樣講我。

他忍了下來,想著自己成績不好還要重修確實也蠻對不起爸媽。夏宇豪悶悶地跟邱子軒說好啦我知道了。

邱子軒在通訊程式裡的聲音終於不再煩躁,安撫地說,好啦,先這樣,等你寒假回台北。

那個寒假,志弘排球隊的好友們有約出來吃飯,夏宇豪、邱子軒跟王家兄弟在大年初一還一起去河堤放煙火。

夏宇豪在很多年以後,還記得邱子軒拿著仙女棒,一臉緊張兮兮的樣子。

火光在邱子軒的側臉跳躍,柔和了鬢角到下巴的弧線。在黑暗裡,好像就只有邱子軒一個人是閃閃發亮的。


下學期回台中上學後,夏宇豪收斂了一點。開始在學校商圈的飲料店打工,但不喜歡的課還是不想去聽。

這學期換成邱子軒的狀況比較多。據說是有一個大的project是分組報告,邱子軒自然是跟好友(女)同一組。沒想到原本合拍的好友在新交男友後瞬間變成報告雷包,討論不出現、分配的地方不清楚也不問、拖進度拖到最後又交垃圾出來。

「你就弄他啊!」夏宇豪對於邱子軒反覆抱怨的點相當不解。「把他踢走啊!或是報告最後打各人分工分數給他零分啊!」

邱子軒沒說話,沈默了一下,自己默默帶開話題。

夏宇豪沒有追問下去,他知道追問了也沒有結果。之前已經因為這樣大大小小吵過幾次,最後不了了之。

夏宇豪覺得邱子軒很莫名。既然沒有想要解決,那幹嘛跟他講這些。

他想邱子軒總是這樣心軟鄉愿,但對他的要求又特別嚴格,真是不公平。





--

out of sight, out of mind又出現喇~~~
有多愛這句ㄋ?


2018.09.01 Sat l [越界/夏邱]high hopes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