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六)



大一升大二的暑假,夏宇豪跟邱子軒第一次去旅行。正確來說,是第一次的雙人旅行。

夏宇豪剛被選上系學會的總幹事,暑假的高中生營隊跟開學後的宿營都在策畫中,但跟邱子軒的旅行計畫在期末考前就定了,怎麼樣都是要去的。

他們搭高鐵到高雄,再搭公車去墾丁。

一路上夏宇豪的line訊息瘋狂跳出,大多是系學會討論營隊的事加上各種有的沒的垃圾話。夏宇豪覺得基於義務應該要回一下,直到下了高鐵,他才意識到兩個小時裡,他跟邱子軒幾乎沒有交談過。

於是他訕訕地收起手機,拖著行李箱跟著邱子軒的腳步走到公車亭。

......也許不是他的錯覺,邱子軒真的走得比較快。

萬幸去的時候沒有颱風,車過枋寮的時候,天空是一片水洗的藍。

夏宇豪看著窗外省道上掠過的平房,覺得那一切好像隨時會融化在七月豔陽裡的海市蜃樓。

在他昏昏欲睡之際,聽到邱子軒比車內空調還淡漠的聲音。

「──你都聊完了?」邱子軒的眼睛沒有離開手機上的candycrush,若不是夏宇豪有仔細聽,幾乎不會認為那是針對自己的。「剛看你在高鐵上好像很忙。」

被說得一時尷尬了起來,夏宇豪拿出手機,打開line的對話秀給邱子軒看。「沒啦,就系學會的活動。不信你看。」

「沒,我就想說怎麼你看起來很忙。」瞄了一眼夏宇豪的手機,邱子軒搖搖頭。

好像是生氣的樣子,可是又好像沒很生氣的樣子。

夏宇豪沒摸透邱子軒的心思,但他自覺男友的心思一向是比他縝密得多,也沒什麼出奇的。

那次旅行就像所有的大學生情侶旅行一樣,他們走到哪裡打卡到哪裡,風吹沙沙漠跟夜市大魷魚都被放上了IG。

夏宇豪注意到邱子軒的IG上有個應該是他大學同學的人留言,問跟誰去玩啊。

邱子軒tag了他,回了「朋友」。

夏宇豪幫那則回應點了讚,又回了幾個表情符號,就跳出APP。

他有點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



※※※





墾丁旅行就這樣結束了,夏宇豪回到台中準備營隊活動。期間被其他幹部虧了幾句出去玩沒揪,還約了下次放假大家一起出去玩。

忙得腳不沾地,跟邱子軒的聯絡也少了。夏宇豪知道邱子軒本來就有接家教,因為帶的情況不錯,暑假開始又接了一個學生,算得上生意興隆。

IG跟臉書上的好友數隨著活動籌辦逐漸增加,夏宇豪閒暇時間的任務就是當敷衍的狂讚士。他看見邱子軒和朋友出去吃吃喝喝或是跟學生互動的照片,點了讚,偶而會留一些爽喔、看起來好好吃之類的廢話。

夏宇豪心裡是知道的,他和邱子軒的聯繫變淡了。

以前將他們圈在一起的是生活圈,讓他們走在一起的是喜歡,直到距離將他們分開,讓他們發現生活有沒有對方的差別。

他們還是會聊彼此的生活,有時間會一起看排球賽的線上轉播,但很多時候是安靜的。

夏宇豪原本覺得這就是進入交往成熟期、所謂的「靜靜的兩個人在一起也沒關係」的時期,但某個時刻他突然意會到,他跟邱子軒,真的已經不一樣了。

辦完給高中生的營隊那天,他看到有好感的高中生們彼此交換聯絡方式,心裡居然嘲諷地想著算了吧反正之後就沒有聯絡了。

Out of sight, out of mind.

當年王振文說的話,他一直記得。



※※※



真正的分手到來,是一年後,夏宇豪大二升大三的暑假。

會走到這麼一天,夏宇豪沒有很意外,但驚訝是邱子軒先提出來的。

他想,覺得這段感情像植物人的人,原來不止他。

那天是夏宇豪趁暑假回台北,名為孝親實則軟爛的時候。在他洗完澡剛在看youtuber的影片耍廢的時候,邱子軒傳了訊息來。


軒:在嗎?

宇豪:在
宇豪:怎麼了?

軒:明天中午吃飯好嗎?

宇豪:好啊
宇豪:家裡附近吃嗎
宇豪:還是出去


最後他們約在人來人往的信義區吃義大利麵。那一餐他們吃得一如往常,討論著彼此的生活。

邱子軒的新家教學生是市議員的小孩,仗著自己不念書也沒差,整天在學校瞎搞。家教時間也不念書,擺明了跟邱子軒說你不要惹我,各自做各自的事就好。

做自己的事還有錢領,邱子軒當然是欣然接受。

「這小鬼好屁。」夏宇豪拿著叉子捲著義大利麵。「有錢了不起啊。」

「還蠻屁的啊。」邱子軒笑著,眼睛瞇了起來。「跟你以前也蠻像的。」

「哪有......。」夏宇豪嘟嚷著,搖頭表示深刻的不同意。

他們在新光三越的運動品牌樓層走了一圈,沒有特別要逛哪間店。於是又逛了第二圈。

夏宇豪記得是在Adidas前面分手的。那間店他沒再去過第二次。

店員帶著笑臉上來推銷,他們異口同聲地說不用了,自己看看。

邱子軒停在特價促銷的一串衣架前面,小小聲、卻很清晰地說了。

「我們分手吧。」

邱子軒沒有看他,看特價標籤的手沒有停下,語氣卻是很堅定的。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從邱子軒停止向他抱怨生活瑣事開始?還是對話中常常不明所以的沈默開始?也可能是,從夏宇豪不會主動去敲邱子軒開始?

他們終究是走到了這一步。

夏宇豪設想過無數次這樣的情境,他以為自己會哭,但實際上他連點頭的動作都極為輕微。

「嗯。」

聽到他的回應,邱子軒這才停下手看著他。

夏宇豪強迫自己正眼回望著邱子軒,提醒自己要勇敢,比第一次站上球場還要勇敢,比第一次告白還要勇敢。

邱子軒笑了,夏宇豪看著對方臉上熟悉又陌生的細細魚尾紋,突然不合時宜地想,如果當初告白的時候,這個人是給自己這樣的笑容,而不是一通亂吼,該多好。

「——宇豪,謝謝。」

不知道怎麼接話,夏宇豪木然地點點頭,然後轉身離開。

他不想當看著邱子軒背影的那個人,他還想維持自己的驕傲。

他最後沒有說再見。不知道邱子軒有沒有對著他的背影偷偷說。

所有的通訊方式刪除加封鎖,面對王振文的詢問一律忽視,他甚至提早回台中。

整個夏天的記憶,就只剩下邱子軒那個分手時的笑臉,很溫柔,像當初那個對夏宇豪很好很好的學長。

在那之後,就是六年。直到他們在春天的牛肉麵店裡再會。









2018.09.01 Sat l [越界/夏邱]high hopes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