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七)



在心裡搗鼓了半天,夏宇豪終究想不出來怎麼跟邱子軒介紹自己分手後的日子怎麼走來。他滑稽地覺得為什麼沒有一首歌可以像名片那樣大致地自我介紹,用數分鐘的時間可以唱完生活。

夏宇豪從Facebook的回顧中找到了自己入伍那天的照片,在台北車站的打卡,王振文跟他頂著光頭,笑得尷尬。

「我大學畢業後就先去當兵,沒考上預官,成功嶺新訓後就下部隊。」夏宇豪眨眨眼。「我可是憲兵喔。」

邱子軒把臉湊近手機,看著兩個大平頭男孩,表情有些似笑非笑。

夏宇豪這才想起邱子軒應該是免役的——十字韌帶手術提前結束了他的排球生涯,應該也讓他避開兵役。

看來台灣男人間尷尬時最可以拿來嘴的軍中時光在這時候不管用。

夏宇豪看著眼色,自己學會轉彎。他侃侃而談自己退伍後到處丟履歷,台北的新鮮人薪資搭配生活水平簡直讓人流淚,看來看去沒看到特別想要的;倒是聽大學學長在台中的傳產做得還可以,薪水是少一點,但生活開銷沒那麼大,每個月還可以存上一點。

他在台中待了兩年,算是累積資歷,然後跑了幾次面試,又回到台北,待在現在的公司。

邱子軒的表情帶著理解,交換禮物似地托出自己這幾年的情況。

畢業之後就念研究所,剛好免役就直接找工作。幸而他大學跟研究所的學歷還算漂亮,雖然沒有投上外商,但也在竹科找到以新鮮人來說讓人相當滿意的薪水,之後就搬去新竹住。

「欸,你原本在S公司?」夏宇豪有些訝異地打斷邱子軒的娓娓道來。「你現在跳來我們公司......收入砍三分之一有吧。」

「嗯,比三分之一還多一點。」邱子軒點點頭,看起來卻是沒有很心痛的樣子。「但人生在世,性命還是要顧。」

邱子軒原本覺得菜鳥每天被釘被電是日常,身邊的同事每天都像行屍走肉也是日常,直到去年他在公司血尿,自己搭計程車去醫院,路上公司用手機又不斷的有訊息進來,讓他突然大澈大悟。

......馬的,這樣還能活到30歲嗎?

邱子軒重新打開自己的線上履歷,面試幾次後決定落腳現在的公司,正式告別每天上班都要被刺被爆吼,久了也學著對業務對口爆吼失控的生活。

「──你會發飆喔。」夏宇豪不可思議地搖搖頭。「你欸?邱子軒欸?」

「每天都在高壓又睡眠不足的情況下待命,情緒容易失控很正常吧。」邱子軒吸了一口飲料。「我又不是機器人。」

剛認識你的時候,覺得你根本機器人。夏宇豪忍著沒說出口,看向已經進入宜蘭側太平洋的窗外。「怎麼會想到要跟路跑團?」

「也沒事。」順著夏宇豪的眼光看向窗外,邱子軒的視線似乎落在夜幕裡若隱若現的龜山島上。「──只是想看看海。」

夏宇豪吸了吸鼻子,覺得好像聞到海水的鹹味。

邱子軒在他身邊,車廂裡燈光明暗恍惚間,他錯覺又回到大學時一起去墾丁的高鐵上。

好像什麼都沒有變一樣。



※※※



路跑團總召Mina已經在群組裡頒布到台東以後,大家各自去租車行拿車到飯店,要吃宵夜就自己去覓食,隔天一早再集合。

基於大家到台東的時間不同,這樣似乎是最好的安排。反正都是成年人了,也無所謂一定要集體行動。

夏宇豪隔天要路跑,邱子軒明天勢必得當司機,於是今天夏宇豪就自覺地坐上駕駛座。把導航設定好往飯店的路線,夏宇豪這才後知後覺地想起好像是該買點宵夜比較符合出來旅遊的宗旨。

「你有要買什麼嗎?」夏宇豪盯著正在綁安全帶的邱子軒,腦子裡想不起來台東有什麼地方可以買宵夜。「吃的之類的。」

「還好,我已經過了大學生一定要吃宵夜的時期。」邱子軒拿出手機,在line群組回報他們已經要從台東車站出發去飯店。「你明天不是要路跑?還是早點睡吧。」

其實自己完全不是認真跑的那一型,但夏宇豪沒有想反駁的意願。「那我等一下在路邊看到小七就先停一下,買個水或零食就好。」

邱子軒點點頭,手開始在音響設備上把廣播調到警廣路況導航。

畢竟已經晚上十點多,夏宇豪還是放慢車速,打起精神注意路況。

原本以為邱子軒上車以後會昏昏欲睡,沒想到對方上車後就開始有一搭沒一搭跟自己聊天。從公司的八卦到最近新聞事件,有時夏宇豪接不上話,邱子軒還會自己另開話題。

夏宇豪當然知道邱子軒不是變得多話,只是為了提振他的精神才會想方設法找話題。他只是驚訝現在的邱子軒,竟是成熟了很多。

邱子軒以前就一直是內斂穩重的,但平心而論,他們的年紀也不是差異那麼大,當年的邱子軒也不過是個男孩。現在這樣不需要說出口的默契,倒是讓夏宇豪覺得輕鬆很多。

高中的時候,他一直覺得邱子軒是他的夢想,是他企圖抓住的光芒。直到他握住邱子軒的手,才發現達成夢想只是開端,要揣著當初的憧憬往前,很難。

車站附近就有小七,夏宇豪把車子靠邊停,讓邱子軒下去買東西。他要了一瓶檸檬氣泡水,跟邱子軒說買點零食,明天跑完去觀光帶在路上吃。

邱子軒關門的動作很輕,夏宇豪看見他走進超商自動門的背影,不意外地發現邱子軒的一雙腿走起來還是不太平衡。

果然。

他拿起手機隨便滑著臉書,心裡卻盤算著晚上是不是該幫邱子軒熱敷腿。

還沒計較出來這樣的舉動是不是太親密,邱子軒已經買完東西走出來。

「吶,你的氣泡水。」邱子軒把寶特瓶遞給夏宇豪,冰涼的瓶身在夏宇豪的手機滲出水珠。「還有這個。」

「這什——?」夏宇豪沒反應過來以前就伸手去接,拿到手的時候就後悔了。

邱子軒是真記得的,他什麼都記得。

「你以前不是超愛吃pure軟糖,有夠酸。」邱子軒忙不迭地重新繫上安全帶。「我還有買可樂果跟多力多滋。」

夏宇豪有點木然地拆開軟糖的包裝,丟了一顆進嘴裡。

舌尖首先接觸到糖粉,然後是酸澀的果汁味。

夏宇豪眨眨眼。「好喔,謝謝。」

謝謝你還記得。






2018.09.08 Sat l [越界/夏邱]high hopes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