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八)



飯店就是一般的商旅,房間普通大小,但過一晚還算湊合。夏宇豪先把邱子軒打發去洗澡,自己爬到床上打開電視,又拆了可樂果,開始耍廢。

他看到隔壁床上邱子軒的手機不斷閃爍著,沒忍住好奇心,探過去看了一眼。鎖定螢幕上不斷冒出訊息,來源都是邱倩如。

夏宇豪對邱倩如的印象已經有點模糊了,只記得還在跟邱子軒交往的時候,被這妹子打斷是常有的事。一開始還會覺得不爽,久了居然也習慣了,覺得唉算了反正我喜歡你嘛。

他想他當時真是M得可以。

想起過往,頓時失去了好奇心。夏宇豪躺回自己的床上,熱情地收看今天的新聞。

邱子軒洗澡沒有花很久的時間,出來的時候帶著一身水氣氤氳,夏宇豪從電視螢幕裡抬起視線,就看見濡濕的頭髮沾在邱子軒的臉頰上。

他感覺邱子軒胖了些,但看起來比高中的時候更有精神了。以前看起來總覺得有點苦悶,眉宇之間都是化不開的鬱氣。

頂著還在滴水的頭髮,邱子軒走近床沿,拿起自己的手機。

「......是倩如。」沒等夏宇豪問,邱子軒自己開了口。「問我婚禮小物選哪個好,一次傳七八個選項來,我怎麼看啊。」

嘴巴講得埋怨的樣子,表情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夏宇豪想這傢伙真是妹控癌末期,「邱倩如要結婚了哦?」

「對啊,跟她大學同學。」直接把手機解鎖,邱子軒忙著回覆。「都不知道她幹嘛這麼急著結婚......。」

「呵呵。」夏宇豪看著對方忙碌的動作,突然起了壞心眼。「不會是先有後婚吧。」

邱子軒一秒停下敲手機的動作,狠狠地剜了夏宇豪一眼。

「——才不是。」

「不一定喔,不是沒滿三個月不能說。」

「靠邀喔,揍你喔!」

「哇噻邱子軒你會罵髒話欸。」

那天晚上他們就這樣聊天打屁,毫無營養地結束了。奔波整天也蠻累的,夏宇豪一躺平,睡意就襲上腦門。

恍恍惚惚間,他在黑暗裡看見邱子軒熟睡的臉。像是當年集訓時,那個在夏天裡熱得要命卻還是抱著他睡的少年。



※※※



隔天一早就要準備馬拉松,邱子軒跟另一個也是司機角色的朋友開車載一夥人到路跑出發點卸貨,神情一派輕鬆。

「⋯⋯你不跟我們一起走喔。」看著邱子軒戴上墨鏡後意氣風發的樣子,夏宇豪有點氣悶。「今天天氣很好欸。」

「我腳不行吼,而且我又沒報名。」邱子軒推了推鼻子上的墨鏡,很有些耍帥的味道。「天氣好就慢慢跑啊,不要中暑。」

無法確定邱子軒的語氣裡是不是有幸災樂禍的意思,夏宇豪看著車窗外的陽光,覺得自己會曬乾在半路上。

他們路跑群的習慣是直接約終點等,路上就各跑各的。夏宇豪出發後就照著自己的步調前進,他習慣跑步不戴耳機,仔細傾聽風掠過耳邊的聲音。

其實他也不是特別喜歡跑步,只是在高中打排球那段期間養成練體力的習慣,加上跑步是不需要特別花錢的運動,報名路跑又能拿贈品,對他來說算是一兼二顧。

夏宇豪數著自己的腳步,想這幾年邱子軒在沒有他的日子裡是怎麼過的。

剛分手時總是希望對方過的不好,發現沒有自己不行之類的。久了以後就發現,沒有人是沒有誰不行。他在沒有邱子軒以後,也是恍然意會過來自己可以過自己的日子。

久了以後,連前男友都不想了。只是個存在於過去的影子而已。

人生裡有太多太多事,忙到沒有時間再去想起那個人。

昨天在旅程中聽到邱子軒講分開以後的日子,夏宇豪沒有太多感慨,只覺得好好啊畢業以後就可以在科技大廠工作,薪水這麼高。

他想他已經不是會傷春悲秋的年紀了,幸好。

邱子軒也不是像以前那樣了。不是那個以前平靜柔和、允文允武的學長,在生活中挫折、在時間裡失落的他,不再閃著青春光芒的臉龐,卻讓夏宇豪多看了幾眼。

他說不清他想看到的是怎樣的邱子軒。他還是會為對方心動,卻又躊躇了。

夏宇豪跑步的頻率維持一致,喘息聲混著海邊的鹹風,從肺部裡呼出來。

他想他是願意承認自己懦弱的。還是渴望著邱子軒,但卻不知道該不該再次讓劇情展開。

年輕時候嘗試過、失敗過,但長大以後,未必就不會犯同樣的錯誤。他想他失去的,不只是年輕時的衝勁和無畏,還有面對失敗也不放棄的勇氣。

戀愛的時候,智商情商總是不斷地在創下限。

從休息站拿過一杯水,夏宇豪抿了一口,氣有些喘不上來。

——我想我真的害怕。



※※※



中午吃飯時間,路跑的一群人狼吞虎嚥,在餐桌上很是安靜;反倒是沒跑的邱子軒和另一個負責開車的談笑風生,說早上去看了什麼景點、又吃了什麼好吃的。

夏宇豪注意到邱子軒一邊講話一邊夾起一筷青椒牛肉,他皺起眉,還記得以前邱子軒是不吃青椒的,每每都要一根一根挑出來給他。

於是他裝成無意的樣子,也夾了一筷青椒牛肉。「欸,你敢吃青椒喔?我還以為這盤我可以獨享。」

開玩笑的口氣,夏宇豪忖著自己詢問的方式,拿捏不要太熟又是不引人注意的分際。

「以前不吃的。」邱子軒倒是回答得自然,扒起一口白飯。「後來有一次試著吃,忍住吃一點,然後慢慢就敢吃了。」

「哇你好厲害!」埋頭吃蒸蛋的小楊聞言抬起臉。「我覺得青椒超噁。」

「人的口味會變的嘛。」聳聳肩,邱子軒清光碗裡面的白飯。「而且其實妥協只是看自己要不要,沒有那麼難。」

夏宇豪沒有接話,無意識地又夾了一筷青椒牛肉。

他以為邱子軒是不會改變的。正確來說,那麼耀眼明亮,幾近完美的邱子軒,沒有改變的必要。

曾經距離越來越遠、兩人關係的裂痕越來越大時,夏宇豪也沒有想過要跟邱子軒提;邱子軒總是那樣的,一向是包容溫和,有傷口也是自己捂著。

夏宇豪以前認為自己的陪伴可以治療邱子軒心裡那些傷,但直到後來他才慢慢理解,邱子軒也不過是一個大他一歲的人,再怎麼成熟,也還是有困頓的瓶頸。

他們當時固執地把對方定型在最初遇見的模樣,但是忽略了人本來就會隨著時間和經歷改變。過去的他們不見得不好,改變也不見得不好,那都只是自然而然的。

只是當時的他們,僅僅只想到對方變了。不一樣了。



※※※



在開車從三仙台返回台東火車站的路上,夏宇豪覺得空調有點太低,正伸手調溫度,卻聽見坐在副駕駛座上的邱子軒開了口。

「我以後還可以找你出來玩嗎?」邱子軒沒有看他,彷彿有些不好意思,語氣卻是極為輕鬆自然的。「就是吃飯還是出來耍廢之類的。」

夏宇豪頓了一下,咀嚼著這句話的意思,突然又想起當年他向邱子軒告白時候的場景。

──風水輪流轉,終於也輪到你了吧。

他嘴角含起笑,聲音竟不自覺地提高了。

「好啊。」




--
接下來沒存檔了我也好抖R







2018.09.08 Sat l [越界/夏邱]high hopes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