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九)



還沒等到他們私下約一攤,王振文已經先找上門。

Nick/王振文:星期六中午陪我去機場

宇豪YU-HAO:幹嘛

Nick/王振文:王振武打完比賽回來啦
Nick/王振文:陪我去接他

夏宇豪恍惚想起王振武最近確實在臉書動態上有po一些比賽影片之類的,忘記是在泰國還印尼。

宇豪YU-HAO:幹嘛找我
宇豪YU-HAO:意圖使人戴墨鏡嗎

Nick/王振文:沒他行李很多
Nick/王振文:我想找馬夫

宇豪YU-HAO:.......
宇豪YU-HAO:是挑夫

Nick/王振文:差一個字
Nick/王振文:不要計較這麼多

原本以為王振文是孤單寂寞覺得冷才想找自己陪同,殊不知根本只是因為王振武的老二手車壞了、沒辦法開去機場,王振文才找上夏宇豪充當苦力。

對於機捷一日遊有些意興闌珊,夏宇豪基於兄弟情義還是應允了下來。

他捏著手機,看著已經進入睡眠模式的螢幕,然後又把螢幕點亮。

進入LINE,他找到跟邱子軒的對話,點了進去。

宇豪YU-HAO:我跟振文這週末要去機場接振武
宇豪YU-HAO:一起來嗎?

他想這應該是個不尷尬的開始。



※※※



他們在台北車站集合的時候,王振文遠遠瞄到在馬路對面的邱子軒,轉頭對夏宇豪露出一臉「你們這對姦夫淫婦」的表情。

「.......。」夏宇豪自覺無辜,倒退一步。「我以為你對我跟邱子軒和好感到甚為欣慰。」

「我怎麼知道你們進展那麼快。」王振文翻了個白眼。「好恨我今天沒有戴墨鏡。」

「幸好我有帶。」拍拍自己的背包,夏宇豪作出悲憫的假笑。「氣象報告說今天氣溫高達36度。」

王振文被激得一口老血哽在喉間,正想開噴,卻見邱子軒已經往他們走了過來。

「學長哈囉!」立刻換上乖巧的表情,王振文迎上前去。「很久不見!感謝學長一起來當苦力!」

「沒啊不是只有你們兩個搬嗎?」邱子軒挑起眉,指了指自己的腿。「我腳這樣,當然是你們搬。」

「.......。」以前都沒發現子軒學長這麼幽默呢。


等機捷的時候,王振文盯著月台,有些突兀地開口。「我哥這次回來,過沒多久又要出去了。」

像王振武這樣把打球當工作的,飛來飛去打比賽也是正常。夏宇豪了然地點點頭。「正常吧,這次要去哪?」

「義大利。」語氣間有種要笑不笑的尷尬,王振文沒把臉看向好友。「去多久不知道。」

「打聯賽嗎?」還是邱子軒先反應過來,聲音也拉高了。「振武有去測試?」

「嗯,之前有去測試了,最近才通知他。」王振文調整視線,望向列車會出現的方向。「但應該會從三級或二級開始打啦,可能沒辦法直接上超級聯賽。」

「能去打蠻難得的,」夏宇豪這才意會過來為什麼王振文硬要拉自己來,如果沒有他在場調節氣氛,他這個損友對著王振武大概又是一張假笑得像哭的臉。「可是你們.......?」

「他能去其實很好,家裡面也很高興。」避開夏宇豪想詢問的部分,王振文拉了拉包包的背帶。「我哥.......他也一直很希望可以旅外。」

邱子軒沒接話,只是拍了拍王振文的肩頭。

列車要進站了,伴隨而來的狂風幾乎讓人站不住。

夏宇豪看著王振文整理一頭亂髮,突然覺得自己還算幸運。

不得不祝福的離別,以及對未來的未知,足以讓他感到恐懼。



※※※



王振武這幾年高壯了不少,線條輪廓明顯就是體育選手的樣子。推著行李從關口走出來,在人群中相當明顯。

夏宇豪用力對老友揮手,「振武,這裡這裡!」

顯然並不是被夏宇豪的呼喊所吸引,王振武的目光在搜尋到弟弟的瞬間就鎖定,露出安心的微笑,推著行李快步走過來。

沒有忽略一旁的陪同人員,王振武有些訝異。「子軒學長也來了?」

「對啊,我們和好了。」沒避諱王振武探詢的目光,邱子軒坦然地指了指夏宇豪。「我們現在是同事。」

王振武緩慢地點點頭,還來不及開口,夏宇豪已經迅速地接過話頭。

「不是那種和好啦,就.......,」他歪頭看了看邱子軒,露齒一笑。「我們現在又是朋友啦!」

「喔。」王振武的眼神還是一樣平靜,各看了他們一眼。「朋友。」

夏宇豪剛想發出乾笑,王振文已經先伸出腳踢了踢王振武的行李。「走啦,先去吃飯,這堆東西一看就很重。」

王振武伸手揉了揉王振文的頭,還不待對方抗議,已經先一把把人拉近胸前抱住。

「──我回來了。」

王振文的臉在王振武的胸前擠成章魚嘴的形狀,卻沒有掙扎。

「喔,歡迎回來。」

夏宇豪看向邱子軒,卻發現對方也正看著他,似乎是不想造成這對兄弟的尷尬。

他們有默契地走向一邊,適當地留出空間。

「你覺得吃什麼好?」

「.......吃豬排飯吧,不是說要補充體力才能搬行李。」



※※※




一搭機捷回到台北,王家兄弟就直接跟它們說掰掰,推了行李往計程車招呼站走。

夏宇豪懶得戳破明明他們四個人的家都是在同一個方向的事實,只是轉頭看向一旁的邱子軒。

「──去喝個飲料?」

邱子軒點點頭,表示自己不趕時間。

結果最後還是找了麥當勞坐下來,夏宇豪覺得邱子軒根本是惡趣味,怎麼這麼大的人了還跑來麥當勞坐著聊天。

「方便啊,冷氣又很涼。」似乎可以讀出夏宇豪對這個提議無言的反應,邱子軒聳聳肩。「而且講的再大聲也不會吵到別人,反正其他人更吵。」

「.......。」講的你很多話一樣,明明多話的是我。

夏宇豪沒再多說,逕行去座位區佔位子。

邱子軒貼心地點了兩份1+1套餐,夏宇豪看到餐點還算稱心,剛剛肚子裡的小小埋怨全拋了開,熱烈地拆開番茄醬擠在餐盤紙上。

.......邱子軒拿了三包番茄醬,很好。

「振武如果出國,振文怎麼辦?」夏宇豪拿起薯條,怒沾了滿滿的番茄醬。「一去又不知道去多久。」

「去語言不通的地方,加上其他對手身體素質都比自己好的情況下,」邱子軒倒是分析地很認真。「可能打幾個月就回來了吧。」

「.......。」皺起眉頭看向對方,夏宇豪覺得這評論未免太認真。「你這是在詛咒振武?」

「不。」邱子軒倒是一臉認真地回答。「我這是叫你不要太為振文擔心。」

「.............。」

他懷疑邱子軒是不是被換過了腦,怎麼變得這麼幽默。









2018.09.21 Fri l [越界/夏邱]high hopes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