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十)完



王振武出國那天,夏宇豪原本找了邱子軒一起去機場送老隊友,沒想到前一天晚上被王振文一通電話攔胡。

「不要去。」王振文的聲音有點啞,夏宇豪猜想他是不是哭過。「.......我也沒有要去。」

「——你沒有要去!?」夏宇豪陡地拉高聲調。「欸,你——」

「他說他自己去就好了。」吸鼻涕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像感冒。「.......不然在機場看到我們會想哭。」

好吧他還以為王振文是個沒血沒眼淚的,殊不知是因為王振武眼淚太多。

無言地掛斷電話,夏宇豪透過LINE把這個訊息轉達給邱子軒。

對方的回覆倒是很快。說約都約了,明天空了半天出來,一起去看電影嗎?

訊息的最後附上一串連結,是夏宇豪喜歡的英雄片上映時間跟電影院。

熟知邱子軒並不是英雄片的愛好者,夏宇豪知道對方是為了遷就自己。

搖搖頭,他回覆了好,約看電影,票他來訂。

然後附上亞當山德勒新片的連結。

邱子軒喜歡劇情片,但他覺得悶;相比起來,這種半劇情半搞笑的片子,對他們來說算是兩相宜。

兩個人在一起,本來就不應該有誰完全遷就誰。雖然他們現在也不是在一起的狀態。

夏宇豪低頭看向手機,邱子軒剛回了一個笑臉貼圖。

他想邱子軒懂他的想法。



※※※



在電影院會合後,夏宇豪已經在網路上預約付款了,就先去自動售票機領票;邱子軒說他先去洗手間。

自動售票機的速度遠比排隊買票的人龍來得快,夏宇豪把票收進口袋以後,想著邱子軒走去洗手間再走回來還有一段時間,估量著要不要去附近的手搖飲店買飲料。

他還沒下決定,迎面卻見一群年輕人走來。應該是大學生,大聲吆喝著等等要看什麼電影,討論要買什麼進去吃,十足的青春洋溢。

夏宇豪本能地覺得馬的死小鬼未免也太吵,皺起眉正想閃到一邊,回頭卻見到遠遠的人群裡,邱子軒一邊向他走來,一邊揮著手。

大概是誤以為夏宇豪要離開,邱子軒臉上的表情有點急,可偏偏擠在人潮裡又走不快。

夏宇豪停在原地,看著邱子軒往自己艱困走來的腳步。

邱子軒嘴裡好像在說著什麼,夏宇豪猜測他是想喊住自己,於是點點頭,表示他知道了。

然而邱子軒的嘴唇還是在動。

夏宇豪專注地閱讀著可能的話語,把破碎的動作拼湊完整。

他終於讀懂邱子軒的話。

那是很簡單的幾個字。

欸,宇豪,等我一下。等我一下。

夏宇豪想說,沒關係的,你不用那麼急。

我會等你。



※※※



他們再次在一起是在半年後。

這次依然是夏宇豪先告白,在一個加班到八點的平日晚上。

邱子軒累到懶得想要吃什麼,直接說公司旁邊巷子的涼麵吃一吃就好。

他們各點了一碗大麻醬涼麵跟味噌湯,又切了小菜。辦公大樓所在的區域,加班的人所在多有,就算是快收攤的時間,依然座無虛席。

「邱子軒,」夏宇豪連筷子都沒拿,直視著一臉疲倦的邱子軒。「跟我在一起好不好?」

「...........。」邱子軒沒有暴吼我明天還要測試新軟體、現在你跟我說這個是有病嗎,只是專心致志地拌著他的麻醬涼麵。「你要不要先拌你的麵,不然等一下硬了很難吃。」

實在不知道這是軟性拒絕還是真的關心他的食慾,但總之夏宇豪識相地沒有再多說什麼,開始拌自己的麵。

這餐他們聊得有一搭沒一搭,夏宇豪有點後悔自己這麼衝動,好好的一頓飯就被自己毀了。

他當然不會像高中的時候一樣,跑去沒人的角落自己默默哭泣;但等等回家時去小七買罐啤酒解悶還是要的。

——他真的很後悔。

就算曾經交往過,邱子軒也沒有再次接納他的必要,像現在這樣當朋友也沒什麼不好。這些日子以來自己以為的來往密切、關懷體貼,也可能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的錯覺而已。

夏宇豪正在思考要怎麼把自己剛剛講的話偽裝成玩笑,翻過去這一頁,卻見邱子軒背起包包站起來。

「走啦。」邱子軒朝他點點下巴。「太晚回家你媽會問吧。」

「靠我又不是老媽寶......。」本能性地反擊,夏宇豪慌忙地拿起自己的包。「我去付錢。」

「不用,我剛付掉了。」邁開步伐,邱子軒逕自向外走。

「欸.......?」有些反應不過來,夏宇豪低頭看看一桌的杯盤狼藉,拎起包包追了上去。「一個人多少啊?我給你。」

「不用啊。」走出店外,邱子軒對著夜空伸了個懶腰。「明天請我吃午餐啊。」

「啊.......?」夏宇豪覺得自己像個白癡,只是張大了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做球讓你殺啊。」邱子軒對他眨眨眼,有點貓抓老鼠的味道。「不是說要跟我交往嗎?」

「..........。」頓時覺得無言,夏宇豪甩甩頭,小心翼翼地開口。「所以你....答應了?」

「你餵餌,我就吃啦。」無奈地攤手,邱子軒白了他一眼。「我可能是世界上最好養的魚之一。」

………..夏宇豪現在終於相信邱子軒變幽默了,同時也讓人很難接話。

「那你明天中午想吃什麼?」他吸了吸鼻子,想想兜兜轉轉這幾年,好像又還是回到原點。

只是那是,長大一點的他,和長大一點的邱子軒。

過去分開那些時間並不可惜,或許重來一次也會是一樣的結果。

但這一次,他對現在的自己和邱子軒有更多的期待。

像是重新活過一次一樣,重新嘗試去理解彼此的想望。

應允告白不是故事結尾,而是書寫的開始。他戰戰兢兢地執起筆,希望能把生活進行下去。


「——那明天中午吃茹絲葵好了。」

「你是要逼我去賣腎嗎!?」

「........呵呵呵。」






--
其實早就寫完了,但上週人不舒服就沒放,
一拖拖到中秋了(遠望)
應該會有番外啦雖然還沒動筆(躺地上)






2018.09.21 Fri l [越界/夏邱]high hopes l top